美国当地时间5月1日,苹果将发布一季度财报,另外按照承诺,苹果也将公布对于股东的海外现金回报计划。据外媒最新消息,华尔街金融机构近日进行了各种预测,他们认为苹果将给股东发放最少1000亿美元的海外现金“大红包”。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公司海外现金大规模减税(从35%降到15%),苹果公司已经准备把全部的海外现金转移回美国。
早前,苹果已经公布了海外现金给美国经济以及苹果公司员工带来的两个大礼包:苹果今年将在美国开支550亿美元,未来将带来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对于内部员工,苹果也公布了一次性奖金等福利。
二月份,苹果首席财务官马思群已经表示,将会逐步花光大约1630亿美元的净现金。苹果怎样花掉这些钱,引发了行业关注。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华尔街分析师预测,苹果1630亿美元净现金的绝大部分将会在未来几年内回报给股东。这样,加上苹果过去实施的回报计划,在2020年之前,苹果将累计向股东回报4500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苹果将海外现金回报给股东,并非采取直接放发现金的方式。苹果将主要通过股票回购和增加分红来实施。通过股票回购,流通股数量将下降,市场供需规律将导致苹果股价上涨,股东的财富也将增加。
在库克担任苹果掌门人之后,苹果对股东实施了慷慨的回报计划,几乎每一年的四五月份,苹果总会宣布总额在3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的股东回报计划。在下周的“股东大红包”之前,这些历史回报计划的累计金额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
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公司在近日的研究报告中预测,本周二,苹果将会宣布1500亿美元的回报计划。这意味着未来三年内,苹果将会回购价值2100亿美元的股票,支付520亿美元的分红。
该公司表示,即使对股东如此慷慨回报之后,苹果仍将拥有大约300亿美元用来进行收购。
不过,其他华尔街机构则不像摩根士丹利这么乐观。花旗集团预测苹果将会宣布增加1000亿美元股东回报,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部预测金额为800亿美元到900亿美元,将在四到五年之内实施。
二月份,苹果高管马思群在提到花光净现金时,并未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
华尔街分析师NeilCybart表示,苹果要花完全部的净现金,大规模增加股东回报是唯一的办法。这位分析师表示,除了现有的巨额现金之外,苹果每一年还在源源不断产生超过50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
这位分析师表示,如果按照苹果现有的股票回购和分红计划,苹果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够花掉3250亿美元的现金,因此苹果需要进行重大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慷慨的股东回报福利之外,外界认为苹果在收购兼并方面显得有点保守。
目前,苹果手机、平板和电脑三大硬件全部处于下滑通道中,手机销量已经连续两年下降。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语音助手、智能音箱、AR/VR等领域,苹果目前落后于对手。
舆论普遍认为,苹果应该花费一部分海外现金,收购一些热门公司,从而弥补自身在一些创新领域的劣势。业内人士认为苹果可以收购的目标包括电动车企业特斯拉公司、以原创内容为特色的视频网站Netflix,以及电视电影内容巨头迪斯尼等。

4月10日,《财富》杂志中文版公布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榜单中的企业家包括在产权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缺乏的蛮荒年代中探索的“84派”和身为现代企业制度和管理思想的实验者“92派”以及互联网一代。《财富》杂志意欲借助这个人物榜致敬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在这份榜单中,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排在首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分列二、三位。
电子电器企业的带头人方面,除了任正非之外,还有十余位知名企业家入选。
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排名第6、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排名第9、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郭台铭排名第12、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排名第21、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排名第27、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排名第34、京东方科技集团董事长王东升排名第36、vivo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沈炜排名第37、TCL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东生排名第39、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排名第48、360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祎排名第50。
以下是《财富》中文版的部分人物介绍和评语: 方洪波
作为中国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第一”王座在2017年仍旧无人撼动——2017年10月9日,美的集团的市值突破3,000亿元,居深市第一。他并不经常抛头露面,也鲜少公开发表任何哪怕稍具争议性的言论,更从不主动牵扯进口水战中,甚至被动地深陷口水战中也几乎从不口出激烈之词。这种表现与他的公众形象极度吻合,也几乎成为“美的”这一品牌的公众形象映射。前一年收购的“库卡”,并不仅仅令美的在科技上增加得分点,更是方洪波渴望美的这家中国企业成为世界企业而进行全球化经营的必由之路。方洪波为美的全球化战略规划的重点领域是家电核心部件、运动控制器等工业机器人核心部件以及人工智能。他要让美的跳脱“家电企业”形象,成为先进、高端制造的代名词。
郭台铭
去年年初,鸿海公布2016年全年营收业绩,比前一年下滑2.81%,这让郭台铭感到忧虑,也更让他加快转型脚步。实际上,郭台铭早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担任苹果“组装者”的角色。他早先志在必得地收购夏普,并且在2017年卖力不错过任何一个场合对夏普电视进行推广。2017年6月宣布有意联手苹果和亚马逊收购东芝记忆芯片业务,尽管这一计划最终失败,但郭台铭早已经在共享出行、电子商务、云计算、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金融服务等领域,进行多元化布局并不断升级。去年年末,郭台铭以15亿港元入股IDG能源,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这是郭台铭多年来在新能源领域开辟的一块新战场。已经68岁的郭台铭仍旧希望自己能在这个战场上拼杀得更久。
董明珠
董明珠36岁从格力的销售员做起,以铁娘子的作风创造了多个营销神话,她从分公司调往珠海格力总部后,步入管理岗位,逐步升任总裁,直至全面执掌格力电器。
格力成就了董明珠,董明珠亦再造了格力电器。从格力营销大神到管理者,她以独特的女性管理者风格领导格力品牌走向世界新高度。在业务发展中,她坚守质量、技术和服务。在董明珠全力执掌格力电器的过去五年,她带领格力成为一家优质上市公司,格力的利润增长是过去21年的三倍。2017年,格力的营收增长了400亿元,净利率达到了15%,税收超过了200亿元。董明珠还带领格力进入多元化时代,围绕智能家电和智能制造两大板块,格力目前已经完成了内部生产线的自动化,开始为其他企业“机器换人”提供定制方案。
张瑞敏
张瑞敏在2005年提出的“人单合一”商业管理模式,在2017年实现了海外成功“移植”。2016年6月海尔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人单合一”这一海尔原创的商业模式开始在GEA身上发挥效力。过去十年持续销售收入负增长的GEA在2017年实现了过去十年的最好业绩,预计全年收入增幅6.6%,利润增幅22.4%。海尔2017年的海外营业额达到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占集团总营业额的47%,而海外收入占比预计将在2018年首次过半。随着GEA商业模式的改造成功,海尔未来的国际化发展,将更多地受益于张瑞敏的“中国模式”。
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

和功能型手机被智能手机迅速取代一样,传统电视的领地正在被互联网电视所侵蚀。
群邑、奥维云网、AdMaster等调研机会联合发布的《2017OTT广告投放指南》显示,2017年上半年,OTT终端(包括智能电视与盒子)保有量达到2.34亿台,与2016年相比增加2121万台,达到有线电视保有量的80%。OTT激活量达到1.26亿台,达到有线电视缴费用户的66%。预计到2020年,OTT终端保有量突破4亿台,OTT激活户数有望于有线电视缴费户数追平,实现收视格局的真正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上半年,OTT广告保持爆发式增长,仅半年时间就完成了2016年全年的量,达到10亿元,预计到2020年,OTT终端的广告规模将会达到160亿元。到了2018年3月,国内智能电视日均开机率已经达到40%,日均活跃用户首次突破5000万。
电视不再只是电视
“传统电视”是指利用电子技术及设备传送活动的图像画面和音频信号的设备,仅能承担接受信号以及输出音频、视频信号的作用。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互联网的接入,电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传统电视由于受到线缆和电视台的控制,用户对于电视节目基本没有任何点播选项,只能在特定时间观看特定的电视节目。一旦错过,只能等待下一次重播。而智能电视的出现则把电视内容的选择权释放给用户,用户可以在任意时间收看任意节目,即便是错过的直播节目,随后都可以在智能电视上观看。
直播型电视台的作用已经不再重要,电视摇身一变,从播放器成为了内容交互界面的终端。而互联网分享的便利性,也让用户完成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接触,甚至可以像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一样通过电视机进行视频内容的上行输出。
另外,人机交互方式也在发生巨变。早期的CRT黑白电视,开关、调节键、调台旋钮固定在电视机前方,由于当时电视尚属于稀缺物品,电视台少,同时电视机尺寸小,需要近距离观看,因此采用旋钮的方式控制不会影响效率。然而彩色电视出现,电视台逐渐增加,电视机尺寸变大,也随之带来了远红外无线遥控器,控制按键达二三十个之多,功能相对齐全。
当智能电视出现,电视交互也变得智能化。电视交互模式标准11键遥控器变成了主流的遥控器。采用RF射频作为无线通信,让遥控器的形状、按键种类、控制对象的种类等各方面都发生了改变。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机交互已经不再单一地依靠遥控器,手机、语音等等开始成为更加简便的交互方式,而用户也由控制电视,转变成参与。
电视借由人工智能进入智能家居生态圈,成为了其中重要的一环。以谷歌助手为例,虽然谷歌助手以语音助手的身份进入电视操作系统中,但实际上,在国外谷歌助手几乎无处不在。在智能家居方面,它可以连接超过1000款智能家电,并对家电进行控制,如开关灯或调解空调温度、湿度等。在汽车上,谷歌助手可以进入车载系统Android
Auto上,实现听音乐、查路线,还能够和用户的手机屏幕实现互联等等。甚至,用户在家里,还能够通过电视机与汽车互联,实时观测行驶状况。
而人工智能之所以为人工智能,最主要的就是学习能力,比如记忆用户开关灯的规律,并在一段时间后,无需用户进行任何的操作,就会按照用户习惯自行开关灯等等。
内容+服务电视产业需要更多想象力
2013年,乐视推出乐视TV超级电视,依托背后的乐视网,侵入电视市场。可自由选择的内容和智能化的系统,在当时几乎可以预见互联网电视将会成为电视市场的下一个风口。在这种背景之下,传统电视厂商纷纷开始打造全新的互联网电视新品牌,企图在互联网电视进入早期分城掠地,抢占份额。
当时TCL推出旗下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创维推出酷开等等,互联网企业也不甘落后,以小米为代表的一系列厂商也陆续推出互联网电视。随后以风行电视为代表的国家队也进入战局。一时间互联网电视沦为激烈战场,价格战四起,大有让电视市场变为焦土的气势。
实际上,经过一轮激烈的交手后,电视机传统的盈利模式已经悄然发生改变。过去以硬件为主要收入的模式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内容变现。这就导致了电视市场,亏本卖硬件,然后通过付费服务以及广告收入盈利的现状。基于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比传统的硬件盈利实际上更具有生命力和持久性,同时拥有更大的蓝海。
前文提到的《2017OTT广告投放指南》显示,OTT大屏用户中,同时使用网络视频的用户占比为71%,根据这一数据计算,OTT大屏独占用户为1亿人,占到15%的份额,而广告规模却远小于网络视频和有线电视,这意味着,OTT有大部分广告区域未被覆盖,也就是说,OTT的广告开发潜力巨大。
同时随着传统电视日活规模的不断下降,智能电视日活规模不断上升。点播端用户日活在点播加直播所有用户中的占比在以每年3%的增幅增长,到2020年OTT独占用户预计占到全TV的20%,届时,原本投放于有线电视的部分广告需求,将会流向OTT,进而形成庞大的广告市场。
嗅到这一风向的电视厂商,已经在内容端和服务端布局。
近日,创维电视官方发布《关于“酷开”品牌电视业务平移整合至创维全球电商中心的说明》表示,酷开网络从2018年4月1日起,正式剥离电视业务,专注构建开放统一的超级智能生态。酷开超级生态的核心是系统支持,根基是广告收入。酷开网络旗下最核心资产酷开系统以广电总局TVOS为基础,已经在为创维电视、酷开电视,以及飞利浦电视、松下电视、熊猫电视、等16个非酷开品牌进行服务。
同时将目光放在智能电视生态的还有TCL集团旗下从事智能电视平台运营业务的子公司雷鸟科技。该公司近日获得京东战略投资,而此前亦曾获得腾讯的等巨头的战略投资。
不可否认的是,在移动智能设备的冲击之下,电视的地位实际上已经被弱化。然而,不仅是电视的尺寸在越做越大,电视产业本身也在做大,作为智能生态的一个可选入口,在智能家居中成为关键一环,又或者是打造电视超级生态。实际上,电视业务依然大有可为。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