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S《2017年全球趋势年度报告》曾说过一句对企业至关重要的话:“未来将只有两种公司,有人工智能的和不赚钱的。”这句看似太过绝对的话,却有其一定的道理。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以及人们需求的多样化发展,人工智能在未来的应用上将更加全面,更能满足人们各种需求。
目前在市场上有许多家电企业都走上人工智能这条道路,推出不少人工智能家电产品,有扫地机器人、智能空调、AI音箱等,而在这些人工智能家电产品中,又以AI电视最受市场关注。因为传统电视市场日渐萎缩,AI电视的出现或将给市场注入一股新的活力。
其实在AI电视出现之前,互联网电视已经先一步在市场上发展起来,而以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企业经过短暂发展后,AI电视的出现将市场的关注度吸引了过来。AI电视带来的巨大市场规模吸引了不少资本企业入局AI电视领域,有海信、康佳、创维等传统品牌向人工智能化方向转型,还有小米、暴风、微鲸等互联网企业进一步将电视升级为人工智能化。
陷入债务危机的微鲸将如何自处?
近来,专注于智能家居的微鲸科技接连被两家供应商爆出有拖欠款项的嫌疑。但很快微鲸方面就否认了这一说法,认为目前仍旧在还款时间内,所以并没有拖欠款项这一说法。而我们可以通过将这件事情抽丝剥茧来深入了解一下微鲸科技目前的发展情况。
今年1月16日,微鲸电视被评为“2017年度IT影响中国用户喜爱品牌奖”,其在去年推出的“微鲸未来之家”也受到不少消费者喜爱。就市场表面看来,微鲸电视的发展应该是前途无量才对,但是近期微鲸爆出的欠款风波则又给人一种市场发展千变万化的可能。
虽然微鲸科技有华人文化、阿里、腾讯等行业巨头进行投资,拥有20亿的首轮启用资金来对市场进行布局,还实施硬件+内容双线布局,意图通过低价销售硬件来为内容铺路,通过内容实现企业盈利。但是事与愿违,低价销售硬件除了给企业带来资金压力之外,在内容补贴上并没有多大用处,微鲸科技面临着严重的资金亏损问题。
虽说在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微鲸科技就调整了战略,放弃烧钱模式,但此前实施的补贴计划也着实让微鲸亏损不少资金,且在对价格进行调整后,短时间内产品销售量将会受到影响。
不管如何,此次欠款事件的爆出可以让我们知道,人工智能电视在市场上的发展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在光环后面,企业所付出的或许更多。诸多入局人工智能电视的企业中,目前在市场上开始盈利的只占极少数。
智能电视发展受阻,微鲸科技是“受害者”?
2016年开始,乐视资金链断裂,危机全面爆发,电视市场也受到重创。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17年,受乐视影响,整个彩电市场的发展状态都不是很好,出现了企业融资数量缩减,甚至还发生撤资事件。奥维云网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为4752万台,同比下降了6.6%。同时人工智能电视也受到波及,不少企业出现融资难、市场规模难扩大等问题。
此次彩电危机的爆发,与面板成本上涨、互联网品牌疲态尽显有莫大的关系,而乐视就是引爆这次危机的导火线,不仅限制了彩电市场规模的扩大,在一定程度上还限制了人工智能电视行业的快速发展。而致力于发展智能家电的微鲸科技在这场战役中,真的只是一个“受害者”?
首先,目前在市场上,传统电视基本已经被市场所淘汰,互联网电视还在挣扎中,而人工智能电视如今正受市场青睐。在往后的发展中,AI电视或将成为未来电视的最终形态,市场发展空间大,但这并非意味着只要进入市场企业就有肉吃,曾经的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乐视之所以“失手”主要还是因为毫无克制的实施补贴战略,最终将企业带入资金链断裂,企业亏损严重的恶性循环中。此前暴风CEO冯鑫曾说过,暴风每台电视的出售都意味着暴风又亏损300到400元。其实不止是乐视和暴风,在电视市场上不少企业都在打价格战。微鲸也不例外,若是处理不当将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更别提给企业带来利润,近期微鲸爆出的欠款风波就是最直观的表现。
其次,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通过补贴战略或许能在短期内为企业吸引不少消费者,但一味的打价格战会让用户对AI电视的价值感产生断崖式下降,消费者会觉得这个AI产品本来就只值这种价格,产品将沦为低价消耗品,这就违背了AI电视高端消耗品的初衷。而在企业停止补贴、价格上调之后,能继续为该产品买单的消费者将大幅减少。微鲸在去年下半年时就开始调整市场战略,改变价格战打法,想要以此来实现企业转型,但长期的低价销售已经让消费者对微鲸有了固定的价格认知,转型后企业所面临的市场将更加严峻。
此外,电视是耐消耗产品,用户在购买一台电视之后,基本短时间内不会更换。而微鲸跟随大众所实施的价格补贴战略,说白了就是通过降低产品价格的方式来增加产品销售量,从而吸引更多消费者进行购买。但如此反复下去,消费者是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想要的产品,但吸引了更多消费者的同时,也加大了企业资金负担,给企业带来更大的亏损。
最后,好的东西自然免不了多人来分食。人工智能电视自出现之后便备受用户喜爱,其所带来的市场规模巨大,在此情况下,市场涌入不少企业意图能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分一杯羹。有长虹、创维、海信、TCL等传统品牌陆续向人工智能电视方向进军,小米、暴风等互联网品牌也加快在人工智能家电上的推进,在前后夹击的情况下,微鲸电视的发展可谓是如履薄冰,市场发展空间还随着入局者的增多在不断缩小。且微鲸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中优势并不突出。
总而言之,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一个企业之所以在发展上受到阻碍,绝不仅仅是市场发展带来的因素所造成。对于微鲸而言,在面对AI电视市场的诸多竞争对手时,价格战的营销方式并不能缓解其困局。
发展受限的微鲸电视如何破除危机?
微鲸人工智能电视目前在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但如今微鲸受内部与外界存在的问题所影响,在AI电视市场上发展受限。微鲸要想在如今AI电视行业正兴起的时候打开一条通天道路,就要对市场有相应的布局。
首先,性价比不再是消费者选择产品的唯一标准,人们更加注重品牌价值以及产品带来的体验感。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竞争上,各个品牌之间通过不断降低价格意图最先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严格说来,在初期,各个品牌的人工智能电视在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企业通过价格来抓住第一批用户。因此,随着升级消费以及人们对高品质的注重,微鲸AI电视带来的高质量体验有助于其获取更多的消费者,从而扩大市场规模。
其次,在各家产品差异并不明显的情况下,升级场景化服务功能可以更好地搭建起用户与产品之间的桥梁。如今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虽说有不少的品牌,但各个品牌间差异性并不是很大,基本就是全面屏外观设计和语音交互性能的加强等。而微鲸电视要想拉大与其他AI电视品牌之间的差距,在用户对AI电视视觉显示和人机交互的需求得到升级的情况下,升级AI电视在场景中的应用,更能符合如今人们对多样化体验的需求,这样不仅能给用户带来颠覆式的体验,还能加强人与AI电视之间的联系。
最后,随着AI电视的普及以及消费的不断升级,高端化品牌将成为人们追求的目标。如今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的产品“千机一律”,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企业更是纷纷打起了价格战,拉低品牌价值。但在消费升级下,相比较价格来说,用户更加注重品牌和品质。微鲸要想获得长期发展,就要先提升品牌价值,打造高端化品牌和高质量产品。
微鲸AI电视要想获得更多的市场,就得找准消费者需求。对于消费者来说,人工智能电视是一件需要长期使用的产品,这就使得人们除了对产品的质量有高要求之外,产品的时尚度、多样化使用也逐渐成为消费者选择电视品牌的因素。
总之,如今AI电视的发展已经由一开始的初级阶段逐渐进入成熟阶段,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的竞争也由原来的价格战到如今的体验战。微鲸电视要想在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拥有话语权,最重要的还是要打破目前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上存在的同质化、产品体验差异化小等局限,只有这样,微鲸电视才能在如今人工智能产品泛滥的市场上继续存活并节节高升。

据iTnews报道,研究人员在英特尔处理器中发现并报告了8个新Spectre式硬件漏洞后,这家芯片巨头面临着提供新安全补丁的困扰。
英特尔处理器中再现8个新漏洞,4个有严重威胁
德国IT网站C’T首先报道了此事,并称其已经从研究人员处获得了全部的技术细节,并进行了验证。此外,英特尔公司也已经证实了这些漏洞的存在,并将其列入“通用漏洞披露”(CommonVulnerabiltiesandExposures)中。
新的硬件漏洞已经被命名为“SpectreNewGeneration”,英特尔认为8个漏洞中有4个有严重威胁,其余的则属于中等威胁。英特尔正在为它们开发补丁。
C’T报道称,其中一个新漏洞比原来的Spectre漏洞更严重,因为它可以用来绕过虚拟机隔离,从云主机系统中窃取密码和数字密钥等敏感数据。不管英特尔的软件保护扩展是否启用,SpectreNewGeneration漏洞都可以被利用。
目前还不清楚ARM架构下的AMD处理器和芯片是否也容易受到SpectreNewGeneration的攻击。
谷歌ProjectZero团队的安全研究人员被认为发现了其中一个SpectreNewGeneration漏洞。他们可能会在下周发布技术细节,届时将有严格的90天保密期,以给供应商时间解决问题。
对于英特尔及其技术合作伙伴来说,应对处理器上的Spectre和Meltdown漏洞始终很困难,因为在应用了微代码补丁后,用户报告系统不稳定,且性能变慢。
这些漏洞源于硬件的设计缺陷,并允许攻击者在内存中读取数据。成千上万的新旧处理器都容易受到漏洞影响。英特尔已承诺重新架构其处理器,以防止再次出现Spectre和Meltdown漏洞。

任正非曾经慨叹,世界上最难的改革是革自己的命!
也正因如此,传统制造业面对互联网公司的降维打击,伤痕累累。如今那些转变的制造企业都已经重新开花、结果。
世界纷繁复杂,我们还在犹豫的时候,已经有人在路上了。
今天,面对技术革命的到来,面对新零售形态的出现,我们必须调整,进化,升级。
零售进化,适者生存!
有关数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突破50万亿元,这对于零售商来说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大机会。
这也是一个消费者主权时代。互联网技术的突破与创新,使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发生了极大变化。
甲骨文公司面向18—60岁的消费者进行了一次以“体验式零售演变”为题的市场调研,结果显示,相比于美国,中国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更加凸显,87%的受访者都认为个性化很重要。
尽管如此,多数企业却还在原地踏步。
德勤公司一份针对“中国消费者与企业家关系”的调研结论显示:“75%的中国消费者并不满意目前的消费体验……中国消费者对于客户体验的要求已大幅提升,但中国企业普遍未能跟上变化的步伐。”
这实则道出了当下中国众多的零售企业正面临的困境:战略上的懒惰,不习惯勤奋,不习惯迭代,不习惯变换姿势……
嗅觉灵敏的巨头企业已抢先入局。亚马逊推出“不用排队结账”的Amazongo,阿里收购银泰商业,腾讯入股永辉新零售板块,京东提出“无界零售”战略……
从传统零售过渡到新零售,一部分“脱轨”的从业者将被无情淘汰,只有适应新节奏、掌握正确方向的企业才能脱颖而出。
新物种的“降维”攻击
近年来大卖场和百货店日渐式微,其略显陈旧的经营方式,已很难赢得消费者的喜爱。所以我们看到,零售业在经历了“大”时代之后,“小”时代日渐兴起。“小”意味着场景聚焦,场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1.与消费者审美观共鸣
体验设计作为新零售基础架构,需要完成的是消费者预期管理,从感官到内心,创建超越期待的新消费场景。
无印良品在2013年夏天上线了一款助眠App——MUJItoSleep,制作者走进深山林间,搜集自然的声音,制作成一款有5个场景选项的高音质应用,与店内和睡眠相关的书籍、杂货一起形成提案,如同MUJI倡导的减法生活。
2.定义新的生活方式
连接性与内容力是零售业进化的两个秘诀:连接性在于对用户需求的精准响应;内容力指向生活方式定义能力。
在米兰的“未来超市”Coop,每种食物都拥有自己的故事。超市在货架上方安装显示屏,当客户触摸某件商品,甚至只是手越来越近时,显示屏便呈现食物的详细信息。每种食物的完整表达赋予它们生命属性和身份标签,对食物生命的感知是人与物所进行的平等对话和意义交换。
3.触发用户情绪
购物早已不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而是与休闲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消费者希望购物的过程不仅可以满足生活需求,还能发现生活乐趣。
台湾全联便利店的“小确幸”,MUJIBOOKS的“寂寞”,造作的“新设计主义”都是源于用户情绪的场景再造。
复星+奔驰,巨头的进化之道
事实上,今天用户情绪的消费主张不再是功用层面的价值观念,更多的是圈层审美态度影响、激励下的消费动机。
在上海BFC外滩金融中心,一向“高冷”的奔驰刚开了一家“网红”体验店。不同于其他4S店,作为主角的奔驰,卖美食、卖红酒、卖咖啡、卖周边,卖生活方式,就是不卖车。随处可见的汽车元素,搭配美食、周边,试乘试驾,甚至成为轰动魔都的一处新的时尚地标。
这不难理解,因为商品和服务是有价的,但是其背后的独特文化和体验是无价的。在消费者购物的过程中,如果商家能够营造一种独特的文化氛围,为消费者提供一种独特的感官体验,就能够让消费者提高对产品的价值认同,潜移默化地提高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影响力。
奔驰汽车餐厅只是一个缩影。无论是传统零售企业还是“新物种”,越来越多人注重场景再造,重塑自身的内容力与连接性。在这场零售转型大潮下,不乏像复星这样活跃的巨头身影。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CBD,复星打造了42万平方米的BFC外滩金融中心,它是外滩唯一的商业综合体项目,集超甲级写字楼、购物中心、艺术中心和酒店于一体。
当前,商业地产正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重要转折期。BFC的“野心”不止于商业,用现在时髦的叫法,BFC并不是一个物理意义上的综合体,而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生态系统,商务社交与休闲娱乐融为一体。作为关键一环,商业就必须打破常规。
如今消费者的需求日趋多元化、个性化,BFC的解决方案是:不单纯迎合需求,还要创造需求,构建一个全方位的商业生态圈。
试想,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餐饮不止于餐饮,购物不止于购物,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方圆50米的半径内,BFC为顾客描绘了这样的生活场景:
上午在永辉全国第一家“精标店+超级物种”购买生鲜;午休在Mercedesme外滩体验店享用地道的西餐;下午是米其林大厨推出的创意甜点;晚上有博纳影院特别开设的高端院线,或在复星艺术中心欣赏一场艺术展……
BFC不只是简单引入自带流量的新零售IP,作为平台,它甚至拿出整个集团的资源孕育新物种,使其与平台深度融合、重组。
不仅是赋能,更是基因的注入与重组 1.独创性是通行证
BFC对入驻商户的经营模式有一项严格的标准,即独创性,必须能为顾客提供全新的生活场景体验,在与顾客的交互中形成新意义的输出。
高门槛的筛选机制让BFC成为绝佳的新零售创新之地,跨界是这里的常态,尽可能满足顾客的空间体验感和舒适度,营造顾客愿意停留的氛围。
比如奔驰跨界玩餐饮,永辉首次将超级物种和精标店结合,博纳特别开设全球首个高端影院博悦汇,复星、ClubMed和美泰Mattel联手打造全球第一家儿童玩乐中心Miniversity迷你营,等等。
2.联营机制
在传统的市场环境下,商场开发商受“房东”思维影响,对零售店的态度是“管理”,采用各种方法压榨“乙方”利益,导致商家生存愈发艰难。在新零售业态下,必须转变战略思维与管理方式。
作为零售业态创新的试验田,BFC辟出地下两层3000平方米的文创街,采取共同收益模式,取代传统的固定租金支付,商户无需承担高额的底租;同时,运营系统由BFC接手,商户只管做好产品和品牌的经营工作。
3.开放式购物环境
实体店的一道围墙,束缚了消费者,也束缚了零售商。围墙的存在标志着实体店牢牢掌握主权:采购的商品自己定,售卖方式自己定,售卖地点自己定,售卖时间也由自己定。但时过境迁,现在消费者需要打破这道围墙,实体零售商要把自由还给消费者。
BFC地下文创街的整个购物空间不会用传统墙体分割,不同店铺根据地面纹理及陈列风格进行区分,这样做的好处是顾客不会被限制在某一个品牌区域,购物的动线更加自由、开放。
4.共享线上平台
相当一部分的零售企业先后转战线上,建立电子商务渠道,但是效果似乎低于预期。线上渠道究竟该如何开拓、如何定位、如何发展,成为实体零售企业遇到的难题。
BFC地下文创街拥有技术完善的线上购物平台,由专业人员负责运营,商户在线上渠道销售产品,而不用担心资金、物流和人员问题。
结语
新零售下,用价值观选品是未来消费需求的趋势,而选择什么样的产品就投射出什么样的价值观。
唯有专注给用户创造价值,才会带来财富,让商品之外的人文、艺术、情感、社交的价值,根植于客户的内心。
复星将自身丰富的产业资源与BFC物理空间嫁接、整合,引入体系内外的优质IP、新晋品牌,为消费者营造全新的场景体验,可视为一次良好的尝试。
平台孕育新物种,新物种反哺平台,最终实现平台与商户的共同进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