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国美零售发布《盈利警告公告》,公告显示,于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集团发布了“家·生活”战略,明确了由主营电器向围绕“家·生活”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用科技赋能、服务升级去实现“国美、家美、生活美”的战略转型方向,目前已初见成效。
国美持续亏损
报告期内,国美零售的线上线下交易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预期增长超20%。电子商务业务目前进入到线上线下融合阶段,虽然在融合阶段电子商务自营销售收入有所下滑,导致集团于报告期内的整体销售收入语气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约7%,然而电子商务业务的平台GMV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预期超过100%。
报告期内,归属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将在3亿元至5亿元之间。相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然而,如剔除商誉减值,与电子商务业务相关的长期资产减值及应付债券的利息等非经营性项目,集团的利润预期则将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
但是2017年已经不是国美第一次出现亏损了,根据以往公布的2016年度全年业绩公告显示,国美电器2016年销售收入766.95亿元,毛利约103.7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净利约3.25亿元,同比减少73.1%。虽然集团线上线下交易总额同比增长31.05%,但是线下的可比门店的销售收入减少约9.42%。
而且2016年的报告期内,国美拥有线下门店1628间,一级市场891间,二级市场737间。可比门店销售收入为505.54亿月元减少9.42%,线下门店年平效为15214元,同比下降8.03%。
2016年国美对外公布利润下滑的原因是转型阶段,线上投入大收入少,但是2017年作为销售元年,国美的整体收入相较于去年更少了,线上收入并没有明显增加,而线下收入仍是大幅度缩水。而在2017年上半年,国美零售销售收入不足苏宁的一半,约为人民币380.73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7.82%,公司上半年净亏损1.06亿,亏损较去年同期扩大了近6000万元。国美由于线上发展形势不明确、线下布局后劲不足,不得不让让人质疑其提倡的“家·生活”战略、共享零售之路还能否有发展前景。
新零售模式探索受阻
近几年,国美交出的成绩单表现平平,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表示,我国整个家电行业市场需求量减小、销售量增长迟缓,对以家电为主的企业带来更大的压力;同时,传统零售商的转型需投入大量资金去发展新业态、新渠道,短期内资金成本的压力也很大。
苏宁和国美作为传统家店零售企业的两大老对手,在国内的实体零售业中,苏宁从事电商行业较早,算是转型最彻底的实体零售企业。对于其他零售企业来说,国美现在转型也算与其他实体零售业排在第二梯队的位置中,加上以电商为代表的京东一枝独秀、发展迅猛,国美可能感到了不止一丝的紧张。苏宁推动线上、线下动作较早,转型带来压力在前几年已消化较多,对比国美刚刚探索新零售模式来说成本压力要小一些。而京东已拥有其他零售商无法与其匹敌的绝对优势。京东自营的规模较大,与上游的供应商不仅包括电器、服装等其它丰富的商品品类,并且自营已形成一个有目共睹的口碑。
“国美劣势在短期内很难超越。现在电子商务已经形成了寡头垄断的格局,实体企业想超越电子商务目前来说还不敢想象。”赵萍表示,国美原有的电商规模不是很大,为了发展在电商领域投入的力度会更大一些,短期资金的压力也会更大一些;之前没有太多流量积累,需要加大营销力度。而这样的营销在短期内由于像京东、苏宁云商已有的竞争的压力;同时市场的表现、市场份额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改观,所以对他的业绩短期内不会有带动作用。但并不意味着品牌商会抛弃线下的渠道,线下渠道仍然是重要的。对于电器类、3C产品等品牌商来说,即注重线下渠道又注重线上渠道战略。毕竟线下的销售额在整个消费总额比占80%多,具体到家电来说线上销售额占比要明显高于其他品牌。
这几年很多消费者选择在网上购买电器,所以线下的实体店衰落的很快,实体店已经走过了他们的巅峰期,在2010年之后不论在门店数量,单店的营收都是在回落。整个市场不允许大规模开店了。在电商大规模的发展时候,国美在大规模的扩充线下的店面,会造成单店的产出会降低,整个利润水平不会提高反而会下降。消费者产生了在网上购物的理念,不意味着传统企业会死,但国美和苏宁未来发展的增量市场变小。
相关人士表示,传统家电卖场模式在互联网渠道的冲击下衰落是必然结果,电商虽然流量巨大,但竞争激烈,盈利能力不足,国美也没必要在这个红海中拼杀。国美应该走消费升级的路,建立体验型销售模式,发展家电一体化解决方案,重点放在电商无法替代的产品品类上。

北京的易先生在2015年5月通过国美在线购买了索尼的进口可更换镜头数码相机与镜头。2017年4月时易先生发现使用该相机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会出现对焦不准的情况。于是易先生向镜头与相机的中国总经销商索尼有限公司400客服反映情况。经过调查,索尼公司告知易先生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该镜头对焦设计本身无法实现和满足易先生的使用需要。易先生认为自己所采用的拍摄方法为目前全球通用的方式,如果索尼镜头设计特殊,不能采用现行的通用方法。应该将这一情况写入产品说明书,或者标注到消费者能看到的官网产品介绍等地方。这时索尼却称自己的产品说明书编写内容符合国家标准GB/T29298-2012《数字照相机通用规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的要求。
易先生随后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发现在《消费品使用说明》强制性要求的表述原则8.4.4中规定:“产品的使用说明应预测消费者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并为消费者提供解答。”而索尼公司没有预测到易先生在使用该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将会遇到的问题,并对该问题进行解答,将这些情况与解答写入镜头产品说明书。也就是说,索尼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中强制性的规定。
面对易先生发现索尼镜头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索尼原本声称的国家标准对于产品说明书编写的内容要求,索尼有限公司又有了新说法。索尼公司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是国家推荐性标准,并不是强制企业必须依照该标准执行。那么,即便索尼公司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之前索尼提到的国家标准,但由于其标准是推荐性的,对企业没有强制力。
那么问题来了,易先生购买的索尼产品到底应该依照什么标准来判定产品的质量与使用情况是否存在问题呢?易先生发现其所购买的索尼镜头和相机外包装上没有标注任何一个产品标准。

进军大陆三十年的富士康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在2018年春节前夕终于决定在国内上市了。
2月1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康股份”)正式向证监会上报招股书申报稿,开启了登陆A股的历程。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在近年来多次谋求品牌化的转型之路,然而除夏普收购案外,其余的多项举措均不尽如人意。此次富士康股份如IPO成功,也有助于其凭借国内的资本市场突破长久以来的转型困局。
IPO搭快车
自富士康股份上报招股书以来,其“一路飞奔”的IPO速度便一直受到市场关注。
2月1日,富士康股份上报招股书申报稿;2月9日,证监会公布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资料显示其拟在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2月11日,富士康股份二度报送申报稿;2月22日,招股书进入“预披露更新”状态。
通常情况下,国内A股上市的流程要经过申报、受理、预先披露、反馈会、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初审会、发审委、核准发行等一系列流程,IPO的排队时间也主要消耗在预先披露到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之间。一般而言,排队的时间基本在半年至一年左右,但此次富士康股份仅用半个月时间就走完了这一流程。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富士康股份上发审会,再之后例行获得证监会批文,最快可于3月份上市。
这似乎印证了监管层对新经济企业IPO开启快速通道的传言。2月28日,有消息称证监会发行部将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企业中,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成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股份不仅符合这一标准,其成立未满三年的门槛也获得了有关部门的特批。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富士康股份提交招股书的日期为2018年2月1日,距离其成立满三年还有一个月,然而提前申报的富士康股份依旧进入了IPO审核的快速通道。其招股书中也显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
相关信息显示,早先也有经营时间未达标但获得特批上市的先例,但这类特批企业多冠以“中字头”,如中国电建、中国建筑等大型央企,而富士康股份也成为了获得特批的首家民营企业
低净利困局
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代工龙头,富士康有着巨无霸级的营收表现。2016年,富士康实现营收9327.69亿元,即便是此次拆分上市的富士康股份,其营收数据也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
从招股书公布的信息来看,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营收分别高达2728亿元、2727.12亿元、3545.4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4%。以2017年营收数据来比较,2016年A股已上市的公司中,仅有13家超过这一体量,可以说IPO成功之后的富士康股份将成为A股的又一大巨头。
尽管拥有千亿级别的营收规模,但受制于电子制造业低毛利的市场现状,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净利率并不出彩。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归母净利润为143.50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16%,净利率在5%左右徘徊。2017年公司的综合毛利率约为10.14%,其中通信网络设备业务、云服务设备业务分别占公司收入的60.5%、33.96%,但上述两项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3.65%、4.65%;尽管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业务的毛利率高达49.23%,但由于该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仅为0.27%,因此对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拉动并不明显。
另外,富士康股份目前也客观存在着无实际控制人、关联交易、同业竞争等发审层面的技术问题,尽管已经进入了IPO快速通道,但市场对富士康股份能否顺利IPO依旧处于观望之中。对此,富士康股份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公司正处于上市静默期,除招股说明书外,尚无额外的信息可以披露。
艰难的转型路
富士康此前曾有过多次品牌化的布局,但这一次富士康股份的IPO闯关,却将目标聚集在智能制造这一领域。
代工电脑起家的富士康早年间曾试图打造“富士康”品牌,产品涉及电脑机箱、电源、主板等,但这一品牌市场反响并不乐观。随后富士康又收购了赛博电脑城,意图进军线下的电脑城市场,并且在2010年成立了浙江嘉兴万马奔腾商贸有限公司,希望在线下开设一万家数码专营店。
随着线上电商的火爆,2013年富士康最终抛售了赛博股份,一万家数码门店的铺设计划也随之夭折,其转而设立了3C数码网上购物平台富连网。但由于国内电商已基本被几大寡头瓜分完毕,成立至今的富连网依旧难有作为。同年,富士康甚至还推出过富可视品牌的手机。目前,除2016年夏普的收购较为成功外,富士康其余的品牌化转型基本都宣告了失败。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代工厂的品牌化转型往往十分艰难,往上游产业链的整合又需要有一定的规模优势;相比于下游的推广,富士康在上游构建布局的一系列面板、模具、连接器等元器件厂商却为富士康节省了不少成本,不过目前上游产业链的空间还很大,富士康整合的难度也很高。
这也是富士康股份将此次IPO的募投项目锁定在了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这一领域的原因之一,而智能制造是其中的重点。早在2011年,郭台铭就喊出了部署百万机器人的口号,然而根据媒体报道,富士康只在国内各大生产基地安装了4万台机器人,这一数字远未达到郭台铭的目标。
招股书显示,此次富士康股份拟募集273亿元打造的智能制造八大平台,仅智能制造领域涉及的募投资金就达到了173亿元,占募集资金总额的63%;其余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物联网等项目也将帮助富士康股份实现智能工厂全面网络化、云端化、平台化。一系列项目的实施不仅会提高公司技术水平、研发实力和生产效率,也有助于缓解富士康股份所面临的用工难以及人力成本上升等问题。事实上,仅2017年富士康股份的直接人工成本就已经达到了165.62亿元,这一金额甚至超出了当年的净利润。
前述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市场上普遍有观点认为大批量工业机器人的应用会导致员工失业率上升,出于这一层考虑,因此富士康近年来工业机器人项目推进缓慢,其实这并非主要原因;关键是由于目前电子产品技术更新太快,标准化生产较难,因为现在还没有成熟的方案以应对快速变化的技术更新,然而工业机器人投入又十分巨大,因此企业面临着成本还未收回自动化设备就需要更新的困境,故而目前的工业机器人只是做很简单的标准化工作,并不如人工操作灵活,这也正是富士康目前依旧维持着百万员工的原因。

在索尼公司写给工商部门的情况说明中索尼自己承认:“由于该产品系进口产品,故相关企业标准并未在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或在包装上注明。”也就是说,索尼公司根本就没有在中国销售的这些产品上标注任何产品标准,无论是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也没有对产品应该适用的产品标准情况和内容向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

图片 1

情况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