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AWE的热闹、繁华落幕,对于所有家电厂商来说,都将回到一个发展的原点,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已经开启的2018年市场竞争大幕,到底靠什么好好活着,持续赚到钱?
其实,不管是互联网、物联网,还是智能家居、智慧家庭,甚至是新零售、无人零售、智慧零售,对于家电厂商来说,在千变万化的市场环境中,最核心的任务只有一个:不断优化盈利模式、不断拓宽盈利渠道,只有自己能赚钱、持续赚到钱的企业,才能拥有变革的资格和筹码。
就在AWE2018上,在海尔、美的、格力,方太、老板,及海信、长虹、索尼、TCL等超过500多家企业,展示的一系列新产品、新技术,甚至是全套系统解决方案,或者是跨界进入机器人、智能物流等领域。其实集中释放出家电厂家谋求盈利手段丰富性、盈利多模多样性的两条出路:一是继续卖硬件赚钱,提升硬件盈利的空间;二是探索硬件之外生态和服务的收费,增加盈利的来源。
第一条,继续坚持硬件盈利的本位,但是通过推出一系列原创性、高端化,以及差异化的家电新产品,从而希望可以卖出一个好价格,或者是卖出更多的销量,获取更多的利润。比如,一系列智能家电新品的层出不穷,以及很多企业从单一的冰箱、洗衣机、空调,推出洗护套装,冰冷整体解决方案,以及空气解决方案,都是希望通过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引领,带动更高利润硬件产品的销售。
过去30多年来以来,中国家电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厂家是靠卖产品,规模化盈利;商家是靠产品,信息不对称赚差价;一旦打低价格战,虽然市场规模起来了,但利润减少,并非很多家电厂商的初衷。如今很多家电厂商已经想明白其中的道理,通过推高端新品、精品,来提升盈利的水平。比如说,中高端产品占比大,那么单台盈利能力就能提升5个点,或8个点。
过去几年,中高端转型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白电的海尔、美的,以及黑电的索尼、海信,都是在通过推动中高端、高毛利产品,解决市场销量下滑、用户需求多变的挑战。
值得一提,今年索尼突然在中国市场上,将OLED电视的价格体系通过推新品方式,从2万多拉低至1.5万元左右。其实并非简单价格战,而是一种通过价格策略抢夺可能引爆的OLED电视需求,从而为产品在不同时间的规模和利润构建平衡点。
由此来看,对于所有家电企业来说,并非“规模化盈利”的传统盈利手段就不对,也不是一定要追求“单台产品的高利润”,而是应该分清产品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不同用户需求,找到规模和利润的阶段性平衡点,从而建立新的盈利体系。
第二条,则是很多家电领军企业推动的盈利方式多样化,即从卖硬件赚钱向提供生态服务增值内容赚钱。比如说,一些彩电企业在电视硬件之外,通过推送精准的广告,销售视频网站会员,甚至是第三方APP等盈利;同时,冰箱和洗衣机企业,也在探索如何在依托冰箱卖生鲜、果蔬;依托洗衣机卖洗衣液、甚至衣服等。
今年以来,无论是海尔的智慧家庭成套解决方案,还是美的一次性推动机器人、智能物流、企业云等科技业务落地,都是跳出传统家电硬件,生态服务盈利的轨道,建立新的盈利来源。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家电巨头,在寻找新盈利模式和手段的道路上,会有新的成果出现。
归根到底。对于所有家电企业来说,无论时代怎么变,市场怎么变,用户怎么变,有三点根基不能变:一要守住原有的赚钱工具不动摇,同时还要持续提升,即提升硬件的盈利能力,必须要做出更多、更有价值和吸引力的硬件;
二是要寻找新的盈利手段,跳出硬件构建生态、内容、服务,甚至是创新业务的盈利来源,这必须要及时跟进;三是一定要认清商业本质,那就是必须搞定用户,在赢得用户需求和信赖道路上,家电厂商任何时候都不晚,都应该努力付出。
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无论这个行业怎么变,对于家电厂商来说,紧盯用户、专注产品,掌握一技之长、拥有一门赚钱的“手艺”,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变!

3月30日,华为发布了经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独立审计的2017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人民币6036亿元(按2017年期末汇率折算约合925亿美元),较2016年的5216亿元增长15.7%;净利润47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8.1%。
“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机会与挑战以更快的速度扑面而来。华为依托技术创新,使能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展望2018年,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和5G等新兴技术加速走向规模商用。我们不仅要把握技术创新与商业变革的趋势,更要关注客户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遇到的现实挑战,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实现商业成功,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年报发布会上说道。
2017年,华为旗下四大一级业务单位均呈现积极稳健的上升势头。其中,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创新解决方案挖掘现网潜能,抓住视频、IoT、云通信等机遇,实现销售收入2978亿元,同比增长2.5%。在企业业务领域,强化云计算、大数据、企业园区、数据中心、物联网等领域的创新,推动在各行业广泛应用,实现销售收入549亿元,同比增长35.1%。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华为与荣耀双品牌并驾齐驱,市场规模快速增长,华为智能手机全年发货1.53亿台,实现销售收入2372亿元,同比增长31.9%。在云业务领域,新成立CloudBU,上线14大类99个云服务及50多个解决方案,发布EI(EnterpriseIntelligence)企业智能,发展云服务伙伴超过2000家。
“2017年,华为经营结果健康,财务稳健。受益于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快速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以及通过持续管理变革提升效率,华为保持合理稳定的盈利水平,现金存量充裕,资本架构稳健,抗风险能力强。2018年,华为将持续稳健经营,为客户创造价值。”华为副董事长、集团CFO孟晚舟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在研发创新上依然保持压强式投入并有所加强,继2016年研发费用首次超过100亿美元之后,其2017年研发费用更是增至897亿元,同比增长17.4%;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940亿元。在华为,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8万名,占比公司总人数45%。在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中,华为以103.63亿欧元排名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2017年,华为更新了自己的愿景,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而面向全联接的智能世界,华为把自己定位为中间的这个桥梁,也是连通万物的“黑土地”。通过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一块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黑土地”,让各个伙伴的内容、应用、云在上面生长,形成共同的力量面向的客户,即个人、家庭和组织。图片 1

据外媒报道,短期内,运动相机厂商GoPro恐怕无法和任何买家一起“合照”了。
据两名消息人士透露,在去年年底聘请摩根大通帮助探索可能的出售后,GoPro未能引起任何买家真正的兴趣。
今年1月,GoPro创始人兼CEO尼克•伍德曼(NickWoodman)在电视采访中表示,他对出售公司持开放态度,并确认GoPro已聘请摩根大通帮助处理出售事宜。
然而,一位了解出售过程的消息人士表示,“没有人想碰GoPro。”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许多买家只是浅尝辄止,此外伍德曼是个复杂的家伙,他们没有达成任何交易。”
伍德曼曾在今年1月和2月强烈暗示可能出售公司。
“作为CEO,我的工作就是为投资者尽可能创造更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更轻松更快的和伙伴达成交易,我们将抓住机会,”他在2月份说。
在2月初,GoPro公布了该公司截至12月31日的2017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报告显示,GoPro第四季度营收为3.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41亿美元下滑38.1%;净亏损为5585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16亿美元。
作为曾经的华尔街宠儿,GoPro的第一视角相机在冲浪者、跳伞运动员和其他运动爱好者中受到了广泛欢迎。但在遭遇一系列失误后,包括Karma无人机上市延迟、Hero5相机出现生产问题,GoPro开始陷入挣扎。
Karma无人机于2016年9月发布,不过这售价为799美元的无人机并没有成为营收不断下滑的GoPro的救命稻草,反而因为近几年中国无人机品牌大疆在市场上的绝对统治地位,扼杀了后上市的GoPro无人机的生存空间。
此外,Karma在发售期间还发生了召回事件。有部分用户在使用Karma的过程中发现无人机会突然失去动力,这无疑又使本来就失去市场先机的的Karma更加雪上加霜。
再加上2017年整个大环境对无人机市场都不友好,各国政府都纷纷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划定了禁飞区域,这使处于垄断地位的大疆日子也不好过。GoPro预测,欧洲和美国监管方面的严格障碍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减少无人机的市场,因此该公司在慎重思考后决定退出无人机市场。
在相机方面,功能丰富的智能手机,以及Garmin和索尼的竞争产品都对GoPro的产品造成了打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