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华为公布了新一届董事会的选举结果。梁华接任孙亚芳,出任华为新一任董事长
华为官网显示,梁华出生于1964年,毕业于武汉汽车工业大学,博士。1995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供应链总裁、公司CFO、流程与IT管理部总裁、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首席供应官、审计委员会主任等职务。
华为原董事长孙亚芳1989年参加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培训中心主任,采购部主任,武汉办事处主任,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变革管理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客户委员会主任,华为大学校长等。自1999年起任公司董事长。据了解,她卸任后依然会在华为治理体系内发挥作用。
这次改组还产生了新的董事会成员。华为现任的三位轮值CEO郭平、徐直军、胡厚崑分别担任了华为的副董事长,并将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一职,此外,任正非之女,华为CFO孟晚舟也出任华为副董事长一职。
新任的常务董事包括常务董事为:丁耘、余承东、汪涛。其中丁耘为华为董事会成员、运营商业务CEO,余承东为华为董事会成员、消费者业务CEO,汪涛为华为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

3月29日晚,微软宣布对整体业务进行大规模重组,长期担任公司副总裁的特里·梅尔森(TerryMyerson)将会离职,此前他已在该公司供职长达21年,曾负责领导服务器、Exchange以及Windows和设备团队。
据CNBC报道,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Nadella)向公司员工发出电子邮件,对梅尔森的服务表示感谢,并阐述了公司的未来计划。
微软此次重组的主要目的是在公司内部建立两个新部门:由拉杰什·贾哈(RajeshJha)领导的体验和设备部门,以及由斯科特·古斯里(ScottGuthrie)领导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部门。
重组之后,体验和设备部门将负责Windows和Office软件的开发工作,并负责生产新的Xbox、Surface及其他微软自主开发的硬件;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部门则将以微软日益增长中的企业服务为重心,其中包括Azure云服务、各种分布式计算解决方案、AI感知以及混合现实等。

从3月30日开始,北京及上海的地铁卡用户可以用iPhone或AppleWatch代替交通卡了。
3月30日凌晨,苹果公司推送了iOS11.3系统和WatchOS4.3更新,更新后,用户可在设置中查看电池状况,也可以手动关闭处理器降频,保证使用时的流畅性;此次更新最大升级点是加入“快捷交通卡”功能,也就是说,iPhone和AppleWatch变为交通卡。

据相关媒体报道,目前快捷交通卡还只在北京、上海两座城市公交系统使用,其他城市暂时还没有开通消息。上海支持公交车、地铁、磁悬浮、轮渡;北京支持公交和地铁。

图片 1

具体操作步骤是:iPhone更新至iOS11.3系统后,在钱包中会看到“快捷交通卡”功能,用户可以选择创建一张新的虚拟交通卡,也可以选择把现有的实体交通卡增加到手机中。乘坐公交或地铁只需把iPhone当做交通卡接触读卡器就可以付费,无论用户是在听音乐还是看视频或者手机还没有唤醒,都不影响刷卡。
AppleWatch也同样如此,只需要手表接触一下读卡器就可以快速完成刷卡。
苹果支持给“虚拟交通卡”充值,但不支持给实体交通卡充值。另外,要想iPhone和AppleWatch同时可以刷交通,需要两张“快捷交通卡”,不能共享。
对于苹果设备的要求方面,只需iPhone可以更新至iOS11.3系统都可以使用“快捷交通卡”功能;AppleWatch则除了第一代不支持外,其余款都支持“快捷交通卡”。此外,由于“快捷公交卡”利用的是NFC技术,iPhone/AppleWatch是否有网络都不影响刷卡,但设备没电时是无法使用的。
至于“快捷交通卡”是否可以转移至新机上,苹果快捷交通卡与AppleID绑定,用户在换机的时候虚拟交通卡和额均会随账号转移到新设备。卡内余额需要退回或提现的话必须通过北京公交一卡通以及上海公交的App来操作。
刷苹果“快捷交通卡”享受的优惠跟实体交通卡一致,但实体卡之前的积分或优惠作废,以使用苹果快捷卡来重新开始计算。但有些特殊的卡必须学生卡苹果还不支持使用。
从多年前代表“高大上”的肾机,到如今支持地铁卡功能,近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苹果对受众面的扩大作出了许多新的尝试和努力。

仍旧在本月,3月27日,在芝加哥举行的一场活动上,苹果公司推出了一款更新版的iPad,屏幕约为9.7英寸,该款平板电脑面向学校的售价为299美元,面向消费市场的售价为329美元。更新版的iPad可以支持“苹果铅笔”,其售价为99美元,可以用于素描和手写笔记。苹果公司还宣布了一款新应用程序“课堂作业”,帮助老师创建作业,并检查学生的进展。苹果公司负责营销的高级副总裁菲利普·席勒说:“创造性会激发学生更深程度的参与,能帮助教师在课堂上把这种创造力引导出来。我们对此感到很兴奋。”很明显,该款产品的受众主要针对学生,为此苹果公司还对产品价格和功能做出了新的调整。

图片 2

但国外却有相关媒体对此表示了不屑。BusinessInsider刊文评价了这款新iPad,认为这款产品完全不会奏效,苹果根本不了解学校和孩子的需求,更不用说在教育市场分一杯羹了。此外,苹果在所谓的教育特供App方面的不足,操作设置方面并不贴近未成年人等诸多方面的不足,让有些网友甚至惊呼是谁给了库克勇气。

图片 3

而在本月初,苹果公司在日本联合运营商,针对学生群体推出低月供且父母能够进行掌控的苹果手机购买业务。据日本相关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2017年iPhone的出货量中,学生群里显示出高增长,高中生中的占有率甚至达到64.5%。而目前苹果在日本市场的各年龄层中,占比最大的是10代-20代已经20代-30代这两个阶层,但这两个阶层的购买力也并不非常充裕。因此苹果才会针对这两个年龄段施行低月供策略以及推出对应的应用程序,保证其父母能够控制子女的的上网应用以及时间、消费等等。
此外,苹果近年还推出过廉价版iPhone即SE系列,但是其销售的惨淡可以说是有目共睹。据调查公司SliceIntelligence数据显示,iPhoneSE开卖后的首周在线销量只有2015年iPhone6s同期销量的6%,只有2014年iPhone6同期销量的3%,销量甚是惨淡。
因此,苹果不断地亲民化、低价化的市场策略,对部分领域快速甚至带着些盲目的扩张。究竟是否有胜算,真的需要重新审视一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