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行业再现大额融资案。信用租机平台——享换机近日宣布完成1.1亿元融资,享换机CEO表示,融资将主要用来打造消费场景,在扩大销售渠道的同时提升消费体验。在业内人士看来,共享手机行业需要“烧钱”占据市场。
此次享换机完成共计1.1亿元的天使轮和A轮融资,由华盖资本领投,清新资本等投资方跟投。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随着手机折旧速度加快,一部苹果手机在市场的黄金时期大约为两年时间,共享手机盈利也存在难点。
在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看来,共享手机与手机租赁服务相比“换汤不换药”,在当下手机更新迭代加速的环境下,多数共享手机平台是通过租赁来实现手机销售。同时,共享手机的消费群体都不明确,此外,通过手机租赁模式形成的庞大过气二手机堆积,这部分手机产品的处理也将是个难题。张书乐指出,在共享经济的泡沫热度下,共享手机如不加速融资、“烧钱”,发展前景将堪忧。
目前,共享手机市场已经初具规模。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北京商报记者找到4家从事手机租赁业务的平台,分别为乐租、享换机、机蜜、趣先享。5月,北京商报记者在芝麻信用查看到的共享手机平台,分别为乐租、享换机、机蜜和神州租手机。公开资料显示,爱回收于2016年底推出享换机平台;机蜜成立于2015年,目前共获得2.05亿元融资;乐租成立于2015年,总融资约3亿元。不过,对于投资享换机的原因,华盖资本合伙人王宝华表示,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信用租赁是华盖资本持续关注的一种新消费趋势。

随着国产手机行业的迅猛发展,早些年国内的手机品牌呈现出百家争鸣的状态。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行业热度难免出现下降,再加上竞争日益激烈,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等因素,部分国产手机厂商利润偏低、生存压力大的困境愈发明显,曾经的“中华酷联”如今也只剩下华为一枝独秀。
而对于规模略小的手机厂商或者说相对更小众的手机品牌而言,行业洗牌的趋势更为凸显,如夏新、波导、大可乐、盛大手机等均已销声匿迹。这样的大环境下,那些仅存的小众手机品牌就变得格外显眼了。这也很难不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小众手机品牌的未来到底在哪?而在钉科技看来,这些小众手机品牌的未来或许会愈发艰难。
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且愈发向头部手机品牌集中
根据前不久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统计报告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147亿部,略高于第二季度,但低于去年同期,同比下降约为1%。并且IDC预计2017年全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将低于去年整体水平。由此可见,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正在逐渐放缓,比之去年更是有所下降。
而在国内市场逐渐趋于饱和的大环境下,消费者对智能手机品牌选择集中化趋势进一步增强。IDC数据显示,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在中国市场的总份额为76.0%,较上年同期的65.2%增长10.8个百分点。前五的国产品牌中,华为、OPPO、小米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相较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而vivo虽然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2%,但与第二季度相比却增加了2%。
可见即便中国市场趋于饱和,但是头部手机品牌仍在积极抢夺竞争对手的份额,“强者愈强”的市场格局似乎已经成为定势。而在这丢失了10.8%市场份额,被沦为“其他”的手机品牌中,相对小众的手机品牌或许是损失最大的。至于在更久远的未来,这一趋势恐怕会进一步凸显,小众手机品牌将面临更大的市场集中化的挑战与挤压,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
小众品牌逐渐失去差异化优势
一直以来,主打细分市场的小众手机品牌凭借各自的差异化优势,都有着自己忠实的用户群体。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小众手机品牌们正逐渐丢弃“小而美”理念,向主流市场不断妥协。
以锤子和一加这两个品牌为例,近段时间这两家厂商都发布了各自的新机坚果Pro2和一加5T。以往锤子的产品往往自带“情怀”、“工匠精神”等标签,以不拘一格的外观设计博取了一部分用户的青睐。比如救锤子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坚果Pro被称为“圆滑当道”时代的“锐利异类”,凭借有棱有角、割手感强烈的独特外观,坚果Pro成为锤子科技迄今为止卖的最好的一款产品,并获得颇为不错的用户口碑。而它的下代产品坚果Pro2则要显得平庸些许,除了采用自称为“Almost全面屏”的全面屏设计之外,坚果Pro也融入了主流,变得“圆滑”了起来。
至于最近的一加5T,网上更是吐嘈声四起,称一加已经从“不将就”转变成了“不讲究”。这样说或许有点言过其实,不过也难以掩盖一加5T向市场的妥协。当年一加1代的竹制后壳,可谓是一众金属、玻璃、塑料机身中的一股清流,包括一加3独特的背部外观也让不少人感叹一加手机出色的ID设计。而在这之后,一加手机的外观与其它主流品牌的产品外观愈发相似,尤其是与背后大股东家OPPO旗下机型的外观堪称“神似”。除了与OPPOR11相似的一加5之外,新近发布的一加5T更是与OPPOR11s如出一辙,就连前后摄像头也“升级”到了同款型号。另外,此前多次被一加所贬低的后置指纹识别这一次终于还是出现在了一加5T上。除了一贯以来强悍的硬件性能之外,这次的一加5T似乎越来越“将就”了。
可见如锤子、一加等的产品不断向主流市场妥协,在同质化程度日益加深的情况下恐怕难以再次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毕竟每一次的技术更迭,率先采用新技术的往往是那些头部手机品牌,而这些规模略小的手机厂商受限于成本、技术、供应链等因素难以及时跟进,导致失去先机。
难以适应手机内部元器件成本涨价和消费升级的趋势
说到成本这方面,又不得不提如今的两个大趋势,消费升级和手机内部元器件成本涨价。正因为受此影响,目前部分国产手机厂商纷纷上探中高端,以寻求更高利润。如华为近年来发力高端,并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在国内乃至全球高端市场逐步站稳脚跟。
这对于华为等“大厂”来说或许是好事,对于小众手机品牌们来说却不一定。一方面,在手机内部元器件出现价格上涨和紧缺的情况下,对于资金能力、供应链把控力以及供应链议价话语权均相对不足的小众手机品牌们而言,其产能很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进一步加剧其销量压力。
另一方面,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一线厂商如三星苹果华为等可以借助以往的品牌形象和过硬实力打造高溢价,为旗下手机产品进行提价。而小众手机品牌们由于品牌溢价不够高,又逐渐缺乏创新,失去核心竞争力,难以实现足够并有效的产品提价,进而导致“掉队”,回到中低端市场互相蚕食的局面。
综上所述,手机行业正在一轮轮的洗牌,在这样的市场规则中,摆在小众手机品牌们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如果不能时刻保持警觉,其未来或许会比现在更为艰难。

腾讯市值20日首破5000亿美元,市值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六。这可担心坏了邻国韩国的媒体,韩国《朝鲜日报》22日的一篇文章称,“不仅是韩国,这是连日本企业也无法企及的市值。而腾讯不过是最近中国技术崛起的一个案例。”
文章称,中国企业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在内需市场积累了竞争力,已经发展到了“威胁”美国硅谷的水平。腾讯2012年起跻身游戏和移动聊天工具世界第一和第二名,中国电商阿里巴巴11月11日光棍节的打折活动,仅一天就创下1682亿元的销售额,超过了美国的竞争对手亚马逊。
在尖端制造业方面,中国也开始超越韩国。在今年三季度全世界售出的智能手机中,每10部就有5部是华为、OPPO、小米、VIVO等中国企业制造的产品。相当于排名首位的三星电子和排名第八的LG电子等韩国产智能手机的两倍。
在韩国最领先的半导体领域,中国也开始了强劲追击。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协会的统计显示,在今年到2019年的3年里,中国计划建设的半导体工厂共达15家,比同期韩国、日本加起来还要多。《华尔街日报》推测说:“仅是中国为支持半导体产业而设立的基金,就高达1000亿美元以上。”文章还称,中国半导体企业明年起将正式生产由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主导的存储芯片,预计将撼动世界芯片行业的版图。
对此,韩国汉阳大学科学技术政策学系教授金昌经说:“中国半导体至少能在短期内掌控巨大的本国市场”,“韩国半导体产业不能陶醉在史无前例的最佳业绩中,应该具备可能被中国夺走尖端制造业主导权的危机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