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貌似写了很多制造业的问题,而今天讨论的问题还是与富士康有关,11月23日著名的世界金融媒体《金融时报》发布报道称:苹果供应商富士康承认有学生在其iPhone制造工厂违法加班,明确显示出中国企业正在开始借助学校学生填补自己的劳动力不足。
根据具体的采访:郑州市某些中专有3000名学生被派往当地富士康作为自己的毕业必修学分,在富士康,他们的工作就是组装iPhone,而他们的专业很多都手机制造完全无关,富士康也证实说:郑州工厂的那些学生的确在加班,也违反了富士康规定的一系列政策。为什么富士康要用学生工加班?富士康到底怎么了?
由富士康展现出来的中国用工危机
一直以来,中国作为全世界用工成本最低的国家承接了大量的世界产业转移企业,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进入中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与中国制造的核心动力。
在这个里面既有为苹果代工生产iPhone的富士康,也有为耐克、阿迪代工生产衣服的制造业企业,这些企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中国制造的典范,在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将中国送上了世界工厂的宝座,中国制造以其物美价廉成为了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主要产品来源,乃至于网上有不少报道称如果不使用中国制造的产品,很多欧美国家的人将无法生活。
然而,这一切却正在发生着变化,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国的人口问题,根据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大量的人口被束缚在农业土地上,从而导致了中国积累了巨大的富余劳动力。
据当时统计,中国有多达两亿多的富余劳动力在农村地区,所以当制造业企业进入中国的时候,给他们准备的是一个巨大的蛋糕,这个蛋糕有大量廉价的富余劳动力以及低廉的土地成本,还有各种各样的税收减免与政策优惠,这些优惠政策让习惯了欧美高劳动力的企业们看到了商机,于是大量的企业在中国设厂,将低利润的产业转移到中国从而汲取中国的人口红利,这也成就了这些企业,带来了中国制造的腾飞。
但是,随着中国大量的人口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农村的劳动力正在快速锐减,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了2.8亿人,但是中国的农民工增速正在逐年减缓,代表农村能够给城市提供的劳动力总数正在减少,而中国16岁-60岁的劳动适龄人口数量为9.07亿,占人口比重65.6%,与去年相比减少了0.9个百分点,而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劳动人口数量都在下降。
无论是农民工增速还是劳动人口总量都处于一个下降的阶段,这样就正好验证了为什么富士康等制造业企业想要招到合适的员工正变得越来越难,毋庸置疑的是中国的刘易斯拐点正在到来,并且这个速度其实是超过我们想象的,虽然没有明确的统计数据证实,但是大家可以用身边的现象管中窥豹,中国的农村其实正在逐步空心化,真正从事农业的人口越来越少,青壮年离开农村正在成为一个常态。
众所周知,农民其实是一类非常特殊的群体,由于其没有完善的养老保障,所以农民其实并不存在退休的年龄,只要能干动农活都需要下田,所以很多农村的农业劳动力素质其实是一个被严重高估的数据,大量的农业生产正在被老年劳动力替代,真正留在农村种地的劳动人数可能远少于我们的想象,不少农村精壮劳动力其实已经转移的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大家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在城市中类似于安保、清洁、园林等低技术含量的工作正在被大量的中老年劳动人群承担,一旦这些人都步入老年,那么劳动力的缺口会进一步扩大。
根据《大国空巢》一书的研究,在未来的五年之内,20岁到60岁的适龄劳动人口将会到达巅峰,之后就会出现大规模的下降,富士康等企业的劳动力匮乏危机可能就是劳动力资源不足的一个写照,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有钱也招不到工人了,劳动力萎缩将有可能真正影响中国制造,这才是中国制造最大的问题根源。
中国企业到底该何去何从?
根据世界经济史的发展规律,我们可以看到,人口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就是一国的人口在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时期会快速增长,一旦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一定水平之后,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会显著下降,这个与国家是否采用了一孩的政策并无太大的关系。
举例来说,像西欧、俄罗斯、日本等国,其从来也没有采用过任何的人口限制政策,但是现在人口增长下降乃至负增长的危机却严重存在,即使是我们的邻国印度,其人口增速这些年来也正在处于一个快速下降的过程中,所以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这就是二孩政策的出台只能够缓解劳动力增长下滑的危机,无法真正根除这个危机。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中国的第一人口红利即低端制造业人口供给红利已经被消耗殆尽,而富士康现在所用的学生工其实是第二人口红利,即中国日益增长的大学生人群,大学生等高素质人才数量的相对较多可能才是支撑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红利,但是这个红利如果按照富士康的用法将其用于纯粹低端制造业的话,无疑是一种资源的极大浪费。
根据市场上的常规统计,国家每培养一个大学生其需要投入的培养成本就高达20万元以上,这样高成本的人才应该被用于更有用的地方。
那什么才是更有用的地方?这就是技术产业升级,之前中国企业不愿意使用更新的技术是因为技术成本高于劳动力成本,我与其更新技术不如多雇一个人,而现在企业必须要面对的是中国的产业后备军已经在快速萎缩,市场已经在倒逼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只有采用先进技术才能够用更少的人干更多的活。
而大量的高学历大学生则是推动这个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其实中国大学从始至终都并没有将大学作为一种精英教育,除了最早时期的大学生被称之为天之骄子之外,其实中国大量的大学生其实就是一种高端化的技工培养,著名苹果CEO蒂姆库克曾经说:为什么苹果不会将生产线转移到其他国家?并不是没有比中国劳动力更便宜的国家,而是除了中国之外再也找不到这么多便宜而且经验丰富的技师了。
所以,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转型道路是非常明确的,中国企业通过技术升级实现技术对低端劳动力的替代,而将大学生等高素质人才培养成为技术人才乃至于技师,从而实现整个产业的全面升级,只有这样才能在老龄化时代到来之前真正实现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

阿里巴巴宣布其将以28.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中国规模最大的商超卖场运营商高鑫零售的主要股份,这将是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向线下零售市场扩张的重要举措。
这家线上巨头即将收购中国规模最大的沃尔玛式商超卖场运营商高鑫零售集团36%的股份,以寻求进军实体零售获得新发展。据彭博报道,高鑫零售集团运作着欧尚和大润发两大品牌,在全国各地约有400家综合性大卖场(与其相似,沃尔玛在中国也运营约450家零售商场)。根据协议,法国欧尚零售(AuchanRetail)拟增持高鑫零售的股份,和阿里巴巴所持股份相当,助力零售大联盟形成,牢握十亿美元级的中国食品零售业发展的大好机会。
未来,阿里巴巴计划通过集成技术实现传统零售的转型,有效管理库存,提升利润空间。阿里巴巴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强调需要与零售伙伴达成精诚合作,为中国13亿消费者带来线上与线下无缝连接的购物体验,同时扩大现有网络的布局,让零售走进更多中国的偏远地区。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在声明中表示,“实体商店在消费者购物体验中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我们应该发展数字经济的数据型技术,推出个性化服务,助力实体商店的发展。”
在投资高鑫零售之前,阿里巴巴还先后入股苏宁云商(SuningCommerce)和银泰商业集团(IntimeRetailGroup)。随着城市电商市场在中国逐渐处于饱和状态,这家市值4740亿美元的公司调整了战略方向,不断采取新举措开拓线下、农村和海外市场,甚至一反往日态度,采购了部分基础设施。
现今新零售的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不过一旦成功,阿里巴巴就能在这场零售大战超越亚马逊,获得领先地位,实现线上与线下的连接。当下胜负未定,但早在亚马逊缔造者杰夫·贝佐斯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Foods)之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就将数十亿资金注入各家食品商、百货商店和卖场。相较之下,似乎更胜一筹。

日前,因认为宁波奥克斯空调有限公司生产的八个型号空调产品涉嫌专利侵权,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将其诉至法院,索赔4000万元。
更早前,格力电器与美的的“贴身肉搏”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在产业经济观察家洪仕斌看来,如今的专利战已不仅仅是企业对专利权的争夺,俨然变成一种商业战。
这一年来,为何专利战火越烧越旺?
2017冷年是空调业丰收年毋庸置疑,但天气的不确定因素、房地产市场走势的不明朗以及来自制冷剂政策层面的多重挑战,为2018冷年空调市场增添了众多变数。而走过高速增长时期,白电行业的规模早已触及到天花板,对于各占山头的空调巨头而言,市场份额的增长必然要从对手手中抢夺。从线下打到线上,企业之间的争斗从未停止过,而专利争夺显然也是企业抢占市场的一种途径。
“专利争夺”既暴露出了空调行业存在的弊端,去也为不少企业敲响了警钟,行稳致远,企业要想在市场站稳脚跟,终归要靠自身过硬的竞争力。格力电器总裁董明珠说:“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能否成功,关键在于企业的创新能力。”创新能力来自哪?企业对技术的投入。
据董明珠介绍,目前格力电器有8万多人,其中有1万人专门搞技术开发。“格力电器要把研发的技术快速地转换成生产力。”她把格力电器的目标定为“创造者”,“创新可能是一个改变,但是创造是颠覆,所以我们要成为创造者。只有创造者才能创造出无数个可能。”
海尔,技术专利质量最高的中国家电企业和国际、国家家电行业标准的主导者和制定者,为整个家电行业提供了新的产品创新标本。以“空净合一”空调为例,首创太空舱净化系统,坐拥15项发明专利,在净化的同时可以同步开启制冷或制热功能。一间40平米的房间,全屋净化只需15分钟。资料显示,海尔已经参与了56项国际标准的制定,在参与过程中提出了90项修订提案,中国家电领域80%的国际标准修订提案来自于海尔;海外专利数量近9,000件,覆盖25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家电海外专利布局最多的企业。
虽然身陷专利风波,但美的交出得成绩单可不一般。美的集团全球研发中心成立了中央研究院,并形成四级研发体系,其中事业部定位1-2年的新品开发和2-3年个性技术研究,中央研究院定位3-5年中长期共性技术研究及5年以上的基础研究、颠覆性研究。而美的对于在产品研发中有突出贡献的团队和个人也是真枪实弹地给出奖励,如,“一晚一度电”团队获得高达500万元奖励,拥有这项成果的空调一上市,就成为消费市场的“宠儿”,为消费者解决了使用过程中的痛点,也奠定了美的空调的核心竞争力。
代表年轻消费群体空调选购风向标的奥克斯在技术研发上也是下了血本。据奥克斯家电集团副总裁古汤汤透露,过去5年来,奥克斯累计投入21亿元进行技术升级改造,目前仅技术人员超过600人,其中硕博以上学历超过30%。迄今为止,奥克斯共攻克空调行业的技术难题33项,取得各项专利超过2396个。
专利战的“升温”告诉我们,空调行业竞争形式已从低端的价格战向更高层面的技术专利战升级,技术实力将是未来空调行业谁主沉浮的关键因素。如同中国家电协会副理事长王雷所言,空调企业只有加强产品创新、渠道转型、营销创新,通过好产品、好服务,才能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家电市场正在经历一个由消费品质、消费方式、消费形态到消费行为全面升级的阶段。在此背景下,空调企业不仅要有天马行空的创造力,还需要拥有一颗脚踏实地的匠心,只有二者兼备,才能真正创造出经得起市场考验的精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