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消息:黄牛们期待的iPhone
X炒价大赚这次似乎并没有出现,首发当日的涨价就不算太高,而现在iPhone
X的渠道价格甚至有的已经跌破官方价。
有微博反映,目前有第三方渠道商报出国行iPhone X
256GB版的售价为9500元,已经低于苹果官方售价的9688元。
这主要归功于苹果在生产线调整上减少了部分iPhone 8的产能,而为iPhone
X提供更多产能。为了应对年底的购物大热期,苹果也在积极供货。
而另一方面原因则是256GB版本的iPhone
X需求量本来就不高,更多人还是选择64GB版本,因此64GB版的价格倒是还和官方价差不多。
而且现在苹果官方也承诺发货日期为一周到两周,在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人们还是更愿意选择官方渠道。
总体上来说,iPhone
X目前的供需算是比较平衡的,这让黄牛们几乎没了市场,也算是大快人心了。

双11”提前10天做“攻略”、半夜守在电脑旁边,可是你血拼回来的商品真的是“最低价”吗?中消协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商品价格跟踪》显示,先涨价后降价、虚构“原价”、随意标注价格的情况较为突出。539款非预售价格跟踪商品中,78.1%的促销商品并没有便宜,也就是说,这些商品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购买到。与2016年同期相比,这个比例有所增加。
预售商品涉嫌虚构“原价”
本次价格跟踪调查体验活动涉及16家网络购物平台,共选取了668款商品,涉及服装鞋帽、手机数码、食品特产、化妆洗护等9大品类。商品分国内和进口两大类,预售和非预售均有涉及。
预售商品价格相对规范,但也发现4款商品存在价格问题。
一是涉嫌以“划线价”形式虚构“原价”。如某电商平台上一款标称为“恒源祥”品牌针织衫11月10日、11月12日、11月15日的划线价格均为508元,但11月11日划线价格调整为专柜价1280元。而且,这个专柜价仅在11月11日的商品页面显示,并未连续出现。
二是预售价格不如“双11”当天价格优惠。某电商平台的一款标称为“蔻驰”品牌的单肩斜挎包11月7日、11月10日预售价格为1068元,活动为“订金99元抵扣150元”,折算下来为1017元,但11月11日当天,每满400元减50元,折算价格为968元,11月12日价格为促销价999元。
三是预售价格频繁变化。某电商平台的一款标称为“神画”品牌投影仪,11月7日预售价为2999元,订金50元抵扣450元,折算价格为2599元,11月10日预售价为2799元,订金50元抵扣450元,折算价格2399元,11月11日当天活动价格为2599元。
四是订金随意变动。某电商平台的一款标称为“佐特”品牌双人床,10月26日标示订金为100元,而11月7日标示订金从100元变为了50元。
部分商品“双11”价格不降反升
调查体验发现,今年的“双11”促销活动中,一些平台和商家优惠活动规则设置复杂,打折、满减、红包、优惠券、津贴等多种“优惠”方式叠加,附加各种限制条件与使用顺序,促销规则晦涩难懂,消费者很难推算出商品的实际销售价格,降低了消费者的网购消费体验。
根据价格追踪调查体验统计结果,539款非预售商品中,不在11月11日也能以“双11”价格或更低价格购买的比例达到78.1%,其中一些平台和商家的商品存在先涨价后降价、“双11”价格不降反升等问题。
比如当当网某款标称为“韩都衣舍”品牌女装在11月7日之前价格为152元,而在10日价格上调至288元,并于11日又降至136元,涉嫌通过虚假折扣诱导消费。某款标称为“良品铺子”品牌糕点11月7日价格为29.9元,但在“双11”期间页面标价升至79.9元,优惠活动为满50减50,折算价格为29.9元。
京东平台某款标称为“博洋家纺”品牌的床上用品,价格忽高忽低,“双11”前最低价格为229元,之后曾经提价到379元,“双11”价格调低为249元,仍然比此前的最低价高出20元。某款标称为“谜尚”品牌BB霜10月29日价格为79元(标价84元,满60减5),而在“双11”价格又上调到109元,价格反而更贵。
贝贝平台某款标称为“一邦”品牌休闲食品“双11”前团购价格为13.9元,“双11”期间团购价格提升到16.9元。某款标称为“美肤宝”品牌化妆品“双11”前团购价格为188元,“双11”期间团购价格涨至229元。某款标称为“曼秀雷敦”品牌化妆品10月22日、10月23日、10月26日、11月1日团购价格为76.6元,11月4日后“双11”期间团购价格上调到85.5元。
我买网平台某款标称为“梅花”品牌食品“双11”前价格为99元,11月11日价格调整为129元。网易考拉某款标称为“美旅”品牌拉杆箱10月22日价格为359元,11月11日价格涨至649元。亚马逊平台某款标称为“大嘴猴”品牌针织衫“双11”前价格为53.1元,“双11”期间价格涨至109元,增加幅度较大。
中消协:应依法惩处价格误导行为
中消协表示,此次价格跟踪情况与2016年同期相比,不仅涉嫌价格违规的情况有所增加,一些平台和商家复杂的价格计算方式和促销规则,还降低了消费者的网购消费体验。对此,中消协建议相关部门完善网购价格监管制度,依法惩处价格误导行为。比如,将价格严重违法行为列入失信“黑名单”,并予以公示,方便消费者查阅。同时,加强平台商品价格管理,落实诚实守信经营责任。建议电商平台及商家要依法诚信经营,不搞促销噱头与价格误导,使用简洁的价格促销表述方式,真正让利于消费者;平台方则要加强管理,建立健全集中促销期间价格监控机制,利用技术手段预防不法商家涉嫌违法的调价行为。积极履行平台义务,密切配合政府有关部门、行业协会和社会组织,做好价格等监督检查工作。
另外,消费者也要培养良好价格意识,坚持精明理性消费。根据自身需要制订采购计划,提前关注商品价格,避免冲动消费,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日前,上海市质监局发布了2017年上海市带USB电源适配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结果显示,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以下简称“飞利浦”)的两款产品被检测为质量不合格,两者均为代工厂新萄京娱乐网址,所生产。
这再次引起了外界对飞利浦品牌授权的高度关注。据悉,飞利浦在国内主要采取代工生产模式,其部分业务也进行了品牌转让,目前看来,该模式可能会对品牌本身造成许多潜在的威胁。然而,包括飞利浦在内的很多品牌特别是外资品牌仍热衷于此。
对此,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认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授权生产本身并不等于产品质量低下。“决定产品质量的关键点在于,授权之后品牌方有无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做保障。”
新萄京娱乐3730,转让前景未明朗新萄京娱乐场官网app下载,
事实上,自从2010年9月冠捷科技集团入主飞利浦以后,飞利浦电视就一直遭到消费者质疑质量差、“贴牌货”等。
据了解,冠捷科技集团是一家显示器制造商,产品包括彩色显示器、液晶显示器、液晶电视与等离子电视。它为多个知名电视和个人计算机品牌代工生产,亦以旗下品牌AOC与Envision在世界各地分销其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冠捷与飞利浦在电视业务上有着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
早在2010年,冠捷就全权接管了飞利浦品牌电视机在中国内地的采购、分销、市场和销售。次年,冠捷与飞利浦成立合资公司TPVision,负责飞利浦电视在世界多个地区的业务。2014年6月,TPVision成为了冠捷的全资公司。自此,飞利浦在彩电领域进一步退出,尤其在中国,只以品牌授权的方式涉足。
对此,外界的质疑声不断。有业内人士认为,冠捷科技作为一个代工企业,相比TCL、创维、康佳等国内彩电企业来说,不管是质量管理、产品研发还是核心技术都存在较大的差距。而且,飞利浦电视没有自己的生产工厂,其生产和管理的质量都难以监控。
中国家电协会副秘书长张剑锋则表示:“冠捷作为面板企业,强项在于屏幕的制造,但其国内销售渠道以及市场推广仍是短板,显然无法支撑整个飞利浦电视的运营,这必然会对其在中国的销售造成影响。”
而事实上,飞利浦电视的表现确实难以与昔日相比。数据显示,2006年第一季度,飞利浦仍以13.9%的市场占有率位列全球液晶电视销售量榜首。据中怡康发布的2017年前9个月的各项电视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海信、创维、TCL、长虹和夏普稳居全国零售量前五席,而飞利浦则已消失在榜单上。
对此,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认为,这与其品牌授权的期限密切相关。“冠捷没有永久性买断飞利浦在彩电领域的品牌,换言之,未来飞利浦有收回品牌的可能性。因此,冠捷对飞利浦电视品牌不可能有太多的投入,这对其长期、深入的发展造成了一定影响。”
代工模式遭质疑
日前,上海市质监局发布了2017年上海市带USB电源适配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结果显示,8批次产品不合格。其中,标称为广州市昊达电子有限公司生产的飞利浦牌延长线插座、沃科声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飞利浦电源转换器被检测为质量不合格。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飞利浦不合格产品的标称生产企业“沃科声”去年就曾因涉嫌销售不合格商品案而遭到了严厉的行政处罚,当时所销售的不合格产品恰恰是飞利浦的USB转接器。
同一家代工厂生产的同一类产品竟先后被检测出质量不合格,飞利浦的代工生产模式再一次引起外界的关注。对此,记者曾就品牌授权后的质量管控等相关问题联系了飞利浦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但至截稿之日并未获其回复。
事实上,除了品牌转让,飞利浦的代工生产模式也备受关注。据了解,飞利浦在国内没有生产制造基地,国内销售的很多产品都是授权代加工,而非从海外进口,即所谓的“贴牌生产”。
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贴牌生产本身并不等于产品质量低下。刘步尘认为,决定产品质量的关键点在于,授权之后品牌方有无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做保障。“以苹果为例,它从原材料采购到整个制造过程再到产品检测,全过程参与,并不是委托给富士康之后就撒手不管了,这样的委托生产不太容易出问题。”
然而,在梁振鹏看来,这恰恰是一个难题。“品牌方对代工厂工艺质量的把控难度很大。”他表示,“毕竟品牌已经转让给别人运营了,品牌方不可能直接过问太多,其对于代工厂的技术研发、产品创新、生产工艺等各方面都难以进行严格管理。”
品牌授权仍受热捧
如此看来,无论是业务的直接转让,还是产品的代工生产,都可能会对品牌本身造成许多潜在的威胁,“品牌授权”的模式理应被冷落。
但事实上,目前包括飞利浦在内的很多品牌特别是外资品牌仍热衷于此。记者了解到,大多数外资品牌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往往会使用品牌授权的方式发展。一方面,采用OEM、ODM的模式,由中国企业贴牌生产。就如博世、西门子、松下、沃尔玛、夏普等品牌的微波炉产品,绝大部分产自美的。
另一方面,直接进行品牌转让。例如,东芝品牌的白电业务已授权予美的;黑莓的品牌使用权在TCL手里;长虹则成为了作为“三洋”品牌在中国区的电视品类排他性授权使用者。
对此,刘步尘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在制造方面所具有的明显优势吸引了外来品牌。“我国制造能力强,产品工艺水平提升快,制造成本也相对较低。如今,我国制造产品品质和技术提升,因此他们索性退出,交由中国企业。”
梁振鹏则谈到了资源分配的问题。他表示,总体上而言,目前家电行业的制造资源、产量都严重过剩,其产量远远大于需求。“而对于那些急于打开市场的品牌企业来说,与代工厂合作不仅是一条捷径,也是一种对社会资源的有效再利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