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中关村,南有石牌村”,在华南地区,很少有人不知道位于广州岗顶的太平洋电脑城。曾经兴盛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原来它也会有衰落的一天。
那天看到这一消息——“广州太平洋数码广场近日宣布,在明年2月28日租赁期届满之后不再向业主续期,也不再与场内租户续约。届时B场将全面结业,只剩A场仍然运营”,笔者心里不免突然空落落地。
想起曾经的繁华、人来人往、很多“砌”机专家都爱在里面淘宝、杀价,面对近几年人流量越来越少,更多人选择网购的现在,笔者为电商的崛起、中国互联网已经遍布全球感到庆幸、开心,也为某些被淘汰的实体店铺感到不舍、遗憾。
或许说太多情怀的东西,在这个社会已经没什么现实意义,毕竟所有事物总该向前看。实体经济是不是真的玩不下去了呢?实体经济还有出路吗?实体经济应该与电商抗衡呢,以家电业为例,编辑带你看家电卖场销售情况,以小见大,了解家电业应该如何玩。
暗访广州家电卖场 地点:广州正佳、天河城等
时间:2017年11月26日中午12点到傍晚5点
笔者暗访了两家大型实体店面,可以看到在周末这样的节假日,在本应该人流量很多的时候,这里的人流量不多,少数专柜竟然有销售比顾客多的情况。
笔者在某家家电商场的门口停留了许久,广场周围人流量非常多,但是进出门店的人数屈指可数。
通过观察,笔者发现,上面的情况不是个例,很多大型家电卖场都有这样的情况,除去黄金周、小长假等节日,很多家电实体店面的人流量都不太理想。例如万和、海尔、老板、康佳、LG等众多家电专柜,客流量都很依稀。
在音频中,笔者通过与家电卖场的销售人员聊天,发现现在很多人都会选择在网上购买小家电,然而在大家电、黑电方面,更多人还是比较信赖家电实体卖场的。
人流量上不去,销售额自然也会有所下跌,实体经济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到底应该怎么开刀阔斧,用实力与电商对抗。
实体经济PK电商,从数据看事实
在上面那段采访录音中,销售说现在更多顾客喜欢在网上购买家电。究竟事实是不是这样呢?我们看看这组数据:今年8月2日,工信部发布了《2017上半年家电网购分析报告》(以下简称《家电网购报告》)。报告显示,2017上半年,我国B2C家电网购市场规模迈上2000亿元台阶,达2160亿元,同比增长16.9%。
其中,传统四大家电网购零售额达747亿元(平板电视239亿元、空调286亿元、冰箱123亿元、洗衣机99亿元),两净(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产品、厨卫大电和传统小家电368亿元,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产品为104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京东、天猫、苏宁三强角逐格局不变,京东仍占家电网购市场六成份额。的确,网购将大部分有购置家电需求的消费者作了分流,电商正在蓬勃发展中。那么,实体经济的数据如何呢?我们来看看去年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彩电上半年线上渠道同比增长64%,而线下渠道其中大连锁下降7.5%,百货商店下降16%,超市下降13.1%。不仅如此,我国两大家电卖场也透露今年的盈亏情况未达理想。
近几年,实体经济的确不断走着下坡路,销量方面也在不断下滑,但是这不意味着止步,而是改革、蜕变与进步。
走出阴霾,苏宁打造线下&线上共同体验格局
在暗访中,这一点让笔者感同身受:在选购家电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个疑虑“买电器之前总想知道这玩意实际长什么样子,到底好不好用?尽管网购很方便,但是就像网购衣服一样,总是很害怕买错东西,于是我们都喜欢先在实体店看看、摸摸,再从网上下单”。
这个疑虑萌生后,笔者直接想到了苏宁易购。从2009年开始,苏宁由传统线下零售向兼顾线上线下的互联网零售转型。苏宁的转型过程分为两个阶段:2009年到2012年做的主要是线上的探索;从2013年开始,才进入线上线下的全面融合阶段。
针对消费者痛点,苏宁为用户筛选符合其需求的产品,例如用户在购物车内7天未付款的数据,形成用户画像,并根据用户所在的地址,把他推送到对应的门店、对应的品牌(比如,某品牌的销售人员会接到这个推送,随即会向用户询问是否需要到店体验该产品)。
据苏宁的工作人员介绍,这种方式目前已经带来了30%的转化率,其中有三分之二的用户选择了线上,有三分之一用户选择了门店。而到店用户的客单价,是线上浏览时的2.5倍,也就是说,用户在线下亲身体验了产品后,往往具有更强的消费意愿,也更愿意为高单价的商品买单。
线上&线下,不是敌人而是盟友
据苏宁官方公布数据显示,“双11”当日苏宁线上线下全渠道成交总额增长163%,物流发货及时率提升至98.7%。苏宁以线下&线上结合的方式,已经成功为自己打造成为中国三大家电电商巨头之一。不仅是苏宁的线下&线上,最近京东与阿里巴巴也在不断布局线下渠道,可以预见未来的电商大战将会更多地在线下出现。
总结: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实体经济是否真的应该说再见,实体店面是否真的没法玩了。其实不然,以太平洋数码广场倒闭为例,它的没落是时代的必然,因为它们没有迎合时代的发展,将电商的优势与传统零售业的优势结合在一起。
在当前,用户的需求已经从找得到产品转变成了找得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商品,在这种情况下,将商品置于不同的场景之中,通过用户在这些场景当中进行产品体验,改变传统时代用户产品体验仅仅只是图片体验的方式,从而促进更大的转化。
从这个逻辑上来看,阿里巴巴和京东对于线下大型商超的布局似乎有了更加深远的意义。通过将在线上已经试验得非常成熟的作品应用到线下的实体商超当中,不仅能够让用户在线下商超进行现场体验,还能够将便捷的支付、超强的新技术应用在线下的商超当中。
某些实体店铺的停运、倒闭,不代表这部分人会因此陷入窘况,一个时代的终结,不代表曾经的体制就是错的。相信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只要将线下与线下很好地结合,随着新零售的逐步落地,未来电商大战的战场将会从线上逐步转移到线下。
太平洋电脑城的结业不是行业的终结,而是开端。在笔者看来,以家电行业为例,实体经济不仅不会从起泯灭,还会往新的开端重新出发,越来越好。

创维也要造车了?日前,在传统的黑电、黑电多元化扩张道路上,迟迟未能取得规模化突破的创维,要通过收购大股东黄宏生的汽车业务,谋求营收规模的增长。但是,汽车业务到底能否托起创维集团的千亿梦呢,还是一个未知数?
彩电业务押宝OLED未果;强化机顶盒业务链、切入智慧家庭领域见效不大;转型多元化进军汽车业务未上正轨;2017年上半年巨亏1.89亿港元的创维,再次加快向新能源汽车的布局。然而,这并不会挽救创维低迷的主业市场和业绩。
11月27日晚间,创维数码公告称,拟收购控股股东黄宏生或其控股公司持有的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权益。目前双方对于这一收购仍处于初步磋商的阶段,公司尚未与黄宏生就潜在收购事项订立正式协议。
开沃汽车是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出狱、退出创维集团经营后,于2011年后启动的一次转型之作。据其官网资料,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以大、中、轻型客车,乘用车及相关零部件的制造与销售为主体,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领军企业。截至2016年底,公司总资产78.38亿元,净资产14.29亿元。
关于此次收购事宜,创维数码公告显示,公司将与黄宏生就一个潜在收购事项进入初步磋商,由创维数码收购黄宏生或由其控股公司持有的开沃汽车。此磋商可能涉及潜在收购的条款,包括交易代价,收购结构及其它先决条件。
从家电跨界进入汽车领域,并不是创维首次尝试。早在2016年格力电器造车便引发行业关注。从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带领格力突然宣布发布对银隆新能源汽车的收购,最终被股东大会否决。然后董明珠再次出奇不异“个人投资银隆新能源”,成为这家公司第二大股东。可以说,家电企业造车在互联网时代,因为新能源汽车机会拐点的到来,受到了资本热捧,却遭遇市场的艰难行走。
其实早在2年前,创维就已经基于自身在消费电子产业的资源和优势,开始布局汽车前端市场。于2015年7月,创维数字通过收购创维集团旗下深圳创维数字持有创维汽车电子100%股权,期望从智能车载终端、行车安全辅助产品、智能交通辅助系统等获得发展的持续动力。但是整合业务后,如何优化调整业务结构并获得收益,创维显然没有找到好的方法。
其实促使创维如此决策的,不单单是转型的勇气,更多透着一些无奈。随着上游屏体涨价吞噬品牌彩电利润,以及国内市场饱和带来的激烈市场竞争,创维业绩大幅度下滑。创维数码近日披露的中期业绩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止的6个月,集团毛利较去年同期下跌4.8个百分点;业务甚至亏损1.89亿港元。
当前汽车电子确实正处在高速发展期,在未来汽车销量将保持5%以上的增长的形势下,汽车整车电子化程度预计会实现超30%的增速,可谓前景广阔。但是从家电跨界汽车,有效价值和利润空间如何打造,还未可知。创维发力汽车业务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想借此拯救低迷的市场,怕是难以如愿。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品牌,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在彩电的严寒中,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彩电企业必争的重要领地。近日,TCL多媒体进一步向海外发起攻势。
阿根廷当地时间11月28日,TCL联手阿根廷家电业巨头RADIOVICTORIA,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签约成立合资公司,双方投资总规模为1.5亿美元,将从事电视、空调、手机及小家电等产品的生产与分销。
根据11月30日TCL多媒体发布的公告,合资公司共有两家,分别为RVF及Sontec,而TCL多媒体将认购两者各15%的股份。借订立认购协议,TCL欲改变其在阿根廷市场的参与模式,由相对被动的策略伙伴的角色,变成在合资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东,继而帮助TCL扩大南美市场销量。
新的合资公司是TCL继去年与巴西SEMP成立合资公司后在拉丁美洲建立的第二处根据地。在TCL看来,这是其国际化战略的新里程碑,将进一步增强TCL旗下家电业务的盈利能力。
进军阿根廷
事实上,RV与TCL的合作始于2004年,迄今已有13年的历史,是TCL在海外合作时间最长的品牌代理客户之一。TCL方面表示,此次合资,将依托TCL产业垂直一体化能力与RV在阿根廷的生产制造及渠道开拓能力,助力TCL品牌在阿根廷乃至周边国家的快速发展。按照合资公司的规划,预计三年内电视机产品在阿根廷国内的市场份额将达到25%。
据了解,RV公司成立于1947年,是阿根廷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三大龙头之一。其总部及分销中心设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阿根廷南部免税区火地岛拥有一家占地面积约23000平方米的家电产品组装工厂,享有各项税务优惠政策。RV公司在阿根廷合作的零售渠道有2000多家,售后服务网络遍布全国。2008年,其在智利成立分公司,并开始在南美其它国家开展业务。
早在2016年10月,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就会见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并且表示期待TCL与阿根廷伙伴联合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发展。彼时,李东生就回应称:“TCL将通过直接投资当地生产和供应链的方式,继续扩大TCL品牌产品在阿根廷市场的销售。”
事实上,自进入阿根廷市场,TCL就瞄准了中高端产品市场,其生产线包括液晶电视、冰箱、空调等产品。其中,TCL电视的年销量已经从2004年的不到2万台增长至2016年的数十万台。
如今,TCL开始进一步拓展阿根廷市场。据悉,由于阿根廷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外国电子消费产品和家用电器品牌需要缴付大额税务征收,所以和本地品牌相比,国外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相对较小。此前TCL只是通过RV进行业务经营,RV是TCL品牌在阿根廷的独家代理,在成立合资公司后TCL将获取更多话语权。
在本地化上,TCL已经成为了阿根廷热门球队罗萨里奥中央队的合作伙伴,双方将在今年12月展开一系列赞助合作。
鏖战海外市场
在TCL多媒体首席财务官王轶看来:“阿根廷为南美洲重要市场,当地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也具有庞大的增长潜力。对其邻近国家如智利、秘鲁及哥伦比亚有较强品牌影响力。RV在本地拥有广泛的销售及售后网络,成立合资企业将有利于更好的扎根本地市场,降低税务成本,提升我们在阿根廷的知名度及扩大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南美洲的市场地位。”
据悉,TCL分别在东南亚、欧洲、中北美、南美、中东及非洲市场均设有业务据点。以巴西为例,2016年7月,TCL集团与巴西家电龙头SEMP宣布成立合资公司。
“今年TCL在巴西的合作进展顺利,增速很快,所以也想在阿根廷进行效仿,”奥维云网资深分析师易贤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来看,在中国品牌中,TCL在巴西占比最高,海信在阿根廷运作得最好。”
由于南美市场中海外品牌占有率低,TCL、海信等均有增长空间。易贤兢告诉记者:“TCL的电视业务之前在海外以代工为主,今年以来发力拓展品牌,已在海外设立了不少分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TCL销售液晶电视1647.6万台,同比增长10.5%。受益于品牌推广和渠道拓展,海外市场销量同比大幅提升29.5%,其中北美市场销量同比大幅增长97.4%。九月,TCL在北美市场份额由六月份的10.4%大幅提升至17.1%,市场排名跃居第二。易贤兢分析道,TCL在北美的佳绩与此前收购墨西哥三洋工厂有关,性价比优势使得TCL销量猛增。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而寻求新兴海外市场的同时,彩电企业们仍面临薄利润、高成本的难题。如何在海外市场提升品牌溢价、推广自有品牌,国内彩电企业们还需要精耕细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