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一份数据,大家关注的点也是各不相同。市场调研机构KantarWorldpanelComTech送出了一份非常有趣的数据,那就是不同品牌智能手机在不同市场市场占比。
我们把目光具体到国内市场,这份数据主要是考察了截至今年10月份的三个月,其中iPhone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增加0.5%,整体占比达到了17.4%,之所以增长不如意,还是iPhoneX没有完全上市,而iPhone8销量不给力所致。
不过随着iPhoneX的全面上市,且供货越来越稳定,苹果靠着它来逆袭基本没有问题,当然国内依然是他们相当重要的一个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10月份的三个月,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前五名分别是,华为、小米、苹果、vivo、OPPO,其占据了总智能机销量的91%,而乐视、酷派、中兴等在国内基本可以忽略了。
最后要提起的就是三星,这家曾稳坐国产智能手机市场老大位置多年的厂商,目前国内市场份额已经跌破了3%,整体份额只有2.2%,想要重新找回昔日的辉煌,难度相当大。

谈到苹果,普通人脑海里会自动浮现出一部精美的iPhone手机,没错,正是这六个字母衍生出一条近乎神话的产业链,风雨十年,经久不衰。
几乎每年都会有分析师跳出来,逻辑清楚、图文并茂、有理有据地说明:苹果马上就不行了。但如你所见,iPhone手机的销量一路走俏,业绩也是高歌猛进;同时,华尔街相当看好苹果市值突破万亿,在最新的财季内,苹果收获颇丰,销售额同比增长12%,达到526亿美元,进而推动自己的股价上涨接近3%。
叹为观止的数字背后,是苹果旗下业务的全面增长,不止于iPhone,事实上,苹果之所以能十年长盛不衰,正得益于其生态圈的理念,构筑起底蕴深厚的根基,于是,iPhone5的外观问题、iPhone7创新乏力、iPhone8电池自膨胀…都没有左右苹果蒸蒸日上的势头,最重要的原因是:生态链的强大根基早已把“咬了一口的苹果”塑造成大海了,偶尔几粒红黑之物,影响微乎其微。
苹果自上世纪90年代就曾连续不断地推出优秀产品,但品牌变得光鲜则是在iPhone大卖以后。事实上,追逐利润是企业最重要的目标之一,赚不到钱,一切都显得不真实,而乔布斯敢于说出“生而改变世界”之类的豪言,大概也是基于其巨大的商业利润,否则,没有出版社会搭理一个“丐帮帮主”。
地球人都知道苹果靠iPhone赚得盆满钵满,有一段时间,业界开始担忧苹果的财源太过依赖智能手机,有着很高的运营风险,但真正的事实是,苹果从来没有满足于单一业务,甚至没有满足于只赚“科技界”的钱。或许是iPhone手机的光芒太耀眼,以至于全世界的企业,包括苹果自己在内,都没有办法推出类似的现象级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苹果那些小众产品不赚钱。
事实上,一些杂碎的业务,不单充当着企业的隐形摇钱树,更在积聚能量,准备成为下一个iPhone,况且,库克向来锱铢必较,他的团队拿走了产业链40%以上的利润,说他们是金钱探测仪一点都不为过,也正因如此,苹果的根基日益稳固。
相关数据显示,Applewatch和无线AirPods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75%,虽然库克在官方财报和公开的会议上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但他略显神秘地告诉《财富》记者,苹果可穿戴设备的收入相当于一家《财富》榜单排名400强位置的企业。查阅相关数据推测,苹果可穿戴产品的收入可能高达67亿美元,要知道Applewatch可始终被业界定义成不温不火的产品。
另外,Applemusic在线流媒体、iCloud存储等服务项目,也创下了历史最佳战绩,销售额达到85亿美元,同比上升34%,按照同样的类比逻辑,苹果的这两项的收入相当于《财富》100强的公司,让人不禁感叹苹果镶钻式的服务。
更加诡异的是,苹果常能在一些衰退的市场逆流而上。iPhone和其他智能手机风靡,影响了一大批科技电子产品的销售,比如台式电脑、笔记本、相机、游戏机和MP3等等。刚开始的时候,台式机和笔记本尚能挣扎,毕竟它们有些智能手机不能取代的功能。随着芯片技术、显示技术和App的发展,智能手机能完成的事情越来越多,家庭、宾馆、日租房都开始取消台式和笔记本电脑。于是,PC市场持续萎靡,这个市场的相关数字几乎全部同“下跌”相关,
但苹果最新的财报显示,苹果的台式和笔记本销售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销售额同比上升25%,达到了72亿美元,或许正如库克所讲,消费者已经适应了iOS系统,他们正逐渐放弃传统PC,选择了更美观、更轻便的iMac和苹果酷炫的笔记本电脑。
可穿戴、台式机、笔记本和流媒体服务,都能带来巨大的利润,也是一些中小企业终生难以企及的业绩,但在苹果整个营收结构中,它们充其量是些杂项业务,如果把苹果的利润比作一棵摇钱树的话,智能手机就是树干和树根,旗下的杂项业务就是树枝,还有一部分的枝枝蔓蔓则来自于库克对整个供应链的统治和锱铢必较,比如他们会参与供应商的流程设置,会提供自己的自动化、测试设备以降低生产成本,也会自主开发数据系统,提供给供应商,至于如何收费或者如何在商业上谈判降低成本,则要看库克的长远布局。
但总得来说,因苹果严酷地统治着供应链,他们能在大面积的领域增加收入,这些隐形的枝枝蔓蔓促成了苹果帝国万世不拔之基,也让库克的财务报表充满了琳琅满目的可能性。
事实上,苹果的杂碎业务之所以不能小觑,除却能帮助苹果赚到可观的收入外,更有可能逐步变成未来的利润明星。世界在变,消费者的需求也在变,在过去的黄金十年,苹果靠硬件,靠iPhone精美的外观和品质攫取了整个智能机市场90%以上的利润,但随着硬件创新乏力,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在软件上做文章,作为全球最大宗的硬件设备商和iOS系统提供者,苹果自然不会固守于硬件。或许,他们早就开始谋划未来,其实早在1995年,乔布斯就预言消费者需要一台能装到口袋里的电脑,也就是智能手机的雏形,12年后iPhone横空出世。
在一次财务会议上,库克坦言相当看好增强现实技术(Augmentreality)的前景,通过智能手机摄像头和屏幕,增强现实技术可以把数字影像叠加到真实世界中,它不同于虚拟现实(Virtualreality),需要带上大大的头盔来感受虚拟化的世界。
库克透露,苹果应用商店目前有1000款增强现实App,但不太清楚有多少消费者在使用,但他坚信增强现实技术会更加突出人的作用,应用场景非常广泛,苹果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就能把这项技术发扬光大,正如苹果在2008年推出Appstore,随后10年将其壮大的过程。
其实,库克的预测基本准确,况且,这项技术已经到了公开谈论的阶段,就足以证明苹果早就有了试验阶段的产品,且具备绝对优势,不害怕让竞争对手知晓。在可预见的未来,增强现实会依托于手机变得无处不在,进而颠覆电视直播、视讯会议、城市监控等领域,大大推进万物联网和5G/6G的进程,在预测增强现实技术方面,笔者和库克的观点一致,而苹果未来业务中势必要包含该项目;此外,流媒体、云端存储等服务也将成为苹果未来的赚钱利器,这些尚在襁褓中的杂碎业务,正在苹果重金的自滋养下快速成长,在不久的将来,有望成为新的摇钱巨树。
任何事都有其背后的逻辑,特别是在“赚钱”这件事儿上,更不会不清不楚,苹果的盈利能力,十年长盛不衰,看似偶然,实则是坚持努力、锱铢必较的结果。

在今年7月初,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飞赴美国,称将解决“所面临的最现实问题”-为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以下简称“FF”)寻求新一轮融资,推动FF91最快实现量产上市后,时隔5个月,备受关注的FF融资情况似乎迎来了新的进展。
根据日前相关媒体报道,贾跃亭的律师团队正在香港起草该公司A轮融资的投资协议。该笔投资目前处于“意向已定,但字没签,资金没到账”的阶段。
对此,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虽说投资意向已经有了,但在资金尚未到账之前,一切都还不是定数。
同时,在融资结果尚未确定的情况下,FF创始人及核心管理团队出走的现象再次发生。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创始团队成员、设计副总裁RichardKim目前已递交辞呈。
作为法拉第未来首款量产车型FF91的主要造型设计师,若RichardKim离职的消息属实,则意味着FF高管团队将仅剩三人。
对此,上述分析师认为,FF正在迅速空壳化,目前面临的考验是“巨大的”。
融资资金尚未到账
12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的律师团队目前正在香港起草公司A轮融资的投资协议,但并未透露投资人的身份,以及本轮融资的估值。
截至发稿,贾跃亭及FF方面均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事实上,记者注意到,自11月14日在微博上转发了FF91电动车路试视频后,贾跃亭再未公开发声。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份,FF融资的消息就频频见诸报端,贾跃亭多次在美国和香港等地接洽投资人,其中不乏全球知名企业和机构。
11月份,更是有消息称FF获得了印度塔塔集团9亿美元的融资,占股10%。虽然之后证实该投资并不存在,但法拉第未来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的A轮融资正在进行,有消息会第一时间宣布。
而法拉第未来的融资结果,显然将直接关系到其首款量产车型FF91能否按计划实现量产交付。有多位投资人向记者表示,FF的融资应该已经进入到了融资定调和收尾阶段,“相信会很快”。
对于此次的融资情况,有FF内部人士表示“这次融资进展对外保密非常严格,公司内部知情者屈指可数”,在他看来“这次谈成的可能性非常大”。但也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资金尚未到账之前,一切都还不是定数。
FF91设计师离职 而除了融资问题,FF高层管理团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本周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首款量产车型FF91的主要设计师RichardKim已经提交了辞呈。截至目前,法拉第未来暂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在其官网的高管信息中,RichardKim依然在列。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加入法拉第未来之前,RichardKim曾在大众集团加利福尼亚设计中心带领奥迪、宾利、保时捷特殊设计团队。2008年,RichardKim曾是宝马i团队的首席设计师之一,曾设计出宝马i3,并为宝马i8和i8Spyder进行过概念设计,资历深厚。
而若离职消息属实,则意味着FF的高管团队将仅剩三人,分别是研发与工程高级副总裁NickSampson、全球制造高级副总裁DagReckhorn和动力系统副总裁PeterSavagian。
在此前FF官网上所列出的高管成员名单中,CFOStefanKrause和CTOUlrichKranz在11月份被“开除”;除此之外,在8月份,法拉第未来的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Cherry离职;10月份,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Wessner离职。
也因此,有媒体称“法拉第未来正在变成一家空壳公司”。上述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在人员流失方面,法拉第未来面临着巨大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