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已经超过半年的乐视网,伤透了A股股民的心,甚至有被套住的股民贡献了“滴蜡复盘”这样的神段子。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至今前途未卜的乐视网,伤害的绝不只是“韭菜”小散们。就连曾经和贾跃亭一起打江山的“肱股老臣”们,也一样被告上公堂。
贾跃亭战友被索赔上亿曾称能把牛皮变成现实
12月4日晚,方正证券发布公告称,在两起重大诉讼案件中,投资者将乐视网股票质押给方正证券用于融资,但未按约定履行债务。方正证券依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要求被执行人尽快偿还公司的融资本金及利息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两起诉讼的主要当事人,竟然分别是乐视前高管和现任高管!
乐视联合创始人,自2004年起便任职乐视高管至今的刘弘先后质押850万乐视网股票,融资1亿元,诉讼涉案金额约1.085亿元。
贾跃亭战友被索赔上亿曾称能把牛皮变成现实
从2008年起任乐视网财务总监,直到今年5月才离职的杨丽杰先后质押616.2万股,融资8000万元,诉讼涉案金额约837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乐视网股票价值的暴跌,显然与质押标的财务状况恶化直接相关。
虽然停牌早已超过半年的乐视网股票,其真实价值以难以估计,但是各家基金公司纷纷给出了“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目标估值。
今年4月14日,乐视网停牌前收盘价为30.68元(除权后为15.33元),但浙商基金对乐视网股票的估值仅有3.89元/股。如果照此计算,刘、杨二人向方正证券质押的股票分别只值6613万元、4794万元,远远不够两人融资的本金。
乐视网股票质押成诉讼焦点
根据方正证券公告,公司对近期累计涉及的诉讼事项进行了统计,诉讼金额合计约为3.17亿元。其中,重大诉讼案件的金额为1.92亿元,主要涉及两宗股票质押执行案。
2016年10月,刘弘与方正证券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协议,刘弘以其持有的65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给方正证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1亿元。
2017年7月初,刘弘与方正证券签订补充质押协议,以其持有的200万股乐视网股票补充质押给方正证券。至此,刘弘向方正证券质押乐视网股票数量合计为850万股。8月25日,乐视网实施10转10,刘弘质押股票数量变为1700万股。
方正证券表示,今年7月下旬,因刘弘质押给公司的全部标的证券均已被法院司法冻结,根据协议,公司有权要求刘弘提前购回,但刘弘、单留欢夫妇未按约定向公司履行债务。公司依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要求被执行人尽快偿还公司的融资本金1亿元及相应的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和质权的全部费用等全部债务。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第二宗案件涉及的质押标的同样为乐视网股票。
2016年6月,杨丽杰与方正证券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协议,杨丽杰以其持有的48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给方正证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8000万元。
2017年3月至7月,杨丽杰与方正证券陆续签订了补充质押协议,自愿以其持有的累计136.2万股乐视网股票补充质押给方正证券。至此,杨丽杰向方正证券质押乐视网股票数量合计为616.2万股(10转10后变更为1232.4万股)。同时,乐视控股作为保证人自愿为杨丽杰的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方正证券表示,2017年11月,因质押标的证券财务状况恶化等原因,公司要求杨丽杰提前购回,但杨丽杰等人均未履行。鉴于此,方正证券依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要求杨丽杰、赵龙、乐视控股尽快偿还公司的融资本金及利息等。
当事人均为乐视重要人物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刘弘与杨丽杰可以说是非常资深的乐视人。
公开资料显示,刘弘为乐视联合创始人之一,在乐视网担任过的职务至少有副董事长、COO和副总经理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出身的刘弘还因此曾被人民网誉为“媒体人转型创业成功的样本”。
刘弘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刻印象,莫过于他对乐视曾经辉煌一时的“互联网生态”概念的坚定信念。
贾跃亭战友被索赔上亿曾称能把牛皮变成现实
2016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上,刘弘表示以BAT为代表的时代已经过去,并默认了有嘉宾提出的TABLE概念。
贾跃亭战友被索赔上亿曾称能把牛皮变成现实
同年刘弘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更是为业界留下了“坚信能把牛皮变成现实”的金句。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账号上,刘弘所发的最后一条状态是在6月27日,其微博页面多为与贾跃亭之间的互动。而在今年11月贾跃亭辞去酷派董事长后,便是由刘弘接任。
贾跃亭战友被索赔上亿曾称能把牛皮变成现实
根据乐视网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9月末,刘弘持有公司股票高达1.22亿股,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杨丽杰2008年起担任乐视网财务总监。今年5月21日,乐视网公告称,公司收到杨丽杰提交的辞职申请,杨丽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杨丽杰此后被聘任为乐视控股全球监察及内审副总裁。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杨丽杰持有乐视网股票数量为936.44万股。
乐视网股价估值频遭下调
这两人会陷入这般窘境,显然与乐视网股票估值的暴跌脱不了干系。
记者注意到,虽然乐视网股票自4月下旬以来一直处于停牌中,但市场对其股价却一直有“评估”,且估值持续下降。
总体来看,截至11月末,乐视网股价的估值遭遇三轮下调。
第一轮下调发生在7月份。当时,乐视系被曝出资产遭法院冻结等消息,中邮、嘉实等基金公司给出的估值价格为22.37元。
10月28日,乐视网披露2017年三季报,公司净利润亏损16.52亿元。基金公司开始了新一轮的调价,将乐视网股价的估值普遍调至7.5元/股左右。
今年11月份,贾跃亭、贾跃芳因个人资金、债务问题无法履行借款承诺的消息爆出,关于乐视网造假上市的质疑也兴起,不少基金公司再度集体看空乐视网,他们普遍将乐视网股价的估值调整至低于4元/股水平。其中,浙商基金甚至调整至3.89元/股的新低。
以3.89元/股的估值测算,刘弘与杨丽杰向方正证券用于融资质押的乐视网股份估值分别只有6613万元、4794万元。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获悉,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在内的员工被通知,公司将运作新的股权激励,而此次股权激励背后的推动者,正是上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已快5个月的孙宏斌。
一位接近乐视网的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乐视正在设计新股权激励的方案,不久便会有结果。”
据悉,此次股权激励集中在新乐视体系内,主要针对的是新乐视的高层和技术人员,与贾跃亭在任乐视网董事长时谋划的“人人持股”计划差异明显,但也涉及数千名员工。
在乐视扩张之际,当时的掌门人贾跃亭曾在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推行全员持股方案,而随着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上市体系的一切职务,贾跃亭当初推行全员持股方案也在无形中宣告作废。
“最新的股权激励计划,是新乐视在组织架构逐渐稳定后,为了激励和留住核心人才而推行的一种长期激励机制,一方面希望激励员工创造更多的利润,另一方面也是新掌门人对公司看好表现。”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表示。
实际上,此前贾跃亭在实施“人人持股”计划时,也是有意借助这一计划稳定人心,并且借此网罗大量人才。
2年前,贾跃亭在向乐视全体员工发的一份邮件中表示,乐视控股将拿出原始总股本的50%作为股权激励总量给予员工,且原则上不需要出资购买。
当时有乐视高管对外透露,根据公司的规划,乐视控股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并估算届时市值达到1.7万亿元。而一旦乐视控股上市,乐视员工将可能获得8500亿元的财富。但从目前看,乐视控股几无上市可能。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以实现‘人人持股’,但在孙宏斌进入后,这一计划肯定要作废,而新的股权激烈将与贾跃亭的持股计划完全不同,更有针对性。”
此外,随着资本层面的变动,乐视系高层也出现大规模变更。而那些离职人员,并不在此次新乐视股权激励对象的范围内。
“这次股权激励方案是针对新乐视体系的成员做的,离职人员不在这一范围内。新乐视体系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金融、乐视云。这些公司的核心人员均有可能被授予股权激励,但具体情况还要等方案出来。”上述乐视内部人士透露。

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也算地标性建筑,见证了乐视扩张时期的辉煌。而如今,随着乐视系危机发酵,其或被整体出售。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乐视大厦确正在寻找买家,但出售人或并非乐视控股。且由于该资产被抵押且尚未解押,出售存在极大难度,难寻接盘人。
作为乐视的总部大厦,目前乐视系大部分公司若要继续在这里办公,均需要向物业租用。自2016年乐视大厦被抵押出去之后,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系公司,都要租用大厦的场地,定期支付租金,且每家公司自己承担相关费用。
不过,目前乐视大厦内部的乐视系公司也在挪腾。随着两大体系加速分割,乐视上市体系的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在乐视大厦外部的公司正在陆续回归。
14亿元寻买家 售卖人并非乐视控股
日前,有消息称,位于东四环朝阳公园桥东北角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的乐视大厦或将被整体出售,报价14亿元。
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记者:“确实有人向中介委托出售乐视大厦,且是急售,不过房屋还需核验,目前出售人要求中介对其信息保密。”
据了解,乐视大厦是乐视控股的资产,此前曾被抵押,目前尚未解押。
乐视大厦原名为宏城鑫泰大厦,2014年贾跃亭购入后,宏城鑫泰大厦正式更名为乐视大厦。彼时,高速扩张的乐视员工大规模增长,原有办公大楼已无法与乐视扩张和招聘员工的速度相匹配,故贾跃亭旗下乐视控股购置了宏城鑫泰大厦,乐视系公司整体搬入该大楼中。此后,乐视大厦成为乐视集团的总部大楼,隶属于乐视控股。
但由于资金紧张,乐视大厦曾被贾跃亭抵押,不过其目前或陷入多笔债务纠纷之中,亦可能面临被法院查封的风险。
2016年11月份,鉴于易到贷款困难,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这笔资金,仅有1亿元用于易到,其余13亿元都流入了乐视汽车生态之中。
有报道显示,乐视以南京银行为通道将乐视大厦进行了抵押,这笔14亿元贷款资金来自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期限为两年,年利率为8%,总利息为2.24亿元。此外,私募基金恒天财富也曾表示,乐视系列基金不是贾跃亭个人提供的连带保证,而是乐视大厦作为抵押。
不过,《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随着乐视系资金链问题爆发,有多名债权人都瞄准了乐视控股旗下为数不多的资产之一——乐视大厦,该大厦或已陷入多起债务纠纷之中。
“实际上,此次有意出售乐视大厦的也并非是乐视控股,之前乐视控股联合易到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向一家公司贷款了14亿元,目前这家公司认为乐视控股无法偿还这笔贷款,就准备将抵押物出售。且因担心乐视大厦陷入其他纠纷中,该公司出售得非常着急。”一位接近乐视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
不过,乐视大厦要被出售,难度非常大。
一位业内律师表示,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乐视大厦目前仍处在被抵押状态,且尚未解押。抵押期间,抵押人擅自转让抵押物的,转让行为被视为无效。如果该部分资产要被出售,卖方需自行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或买方以首付款的方式替卖方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不过,目前看来贾跃亭已经没有资金偿还这笔款项。”该律师称。
乐视系公司租用乐视大厦 被售后员工如何安置?
目前,乐视上市体系多家公司仍在乐视大厦内办公,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犹在。乐视上市体系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金融、乐视云。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公司有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
据悉,随着乐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的分割,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汽车早已搬离乐视大厦,单独租了办公地方,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尚有为数不多的办公人员在乐视大厦之中。而乐视上市体系的部门正在慢慢回归乐视大厦,其中乐视终端的客服体系在两周前刚刚回到乐视大厦。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乐视大厦已被抵押出去,但日常管理还是由乐视控股负责。乐视系的大部分公司要使用乐视大厦的场地和在大厦办公,均需要向宏城鑫泰物业租用。而如若乐视大厦被出售,那么乐视系公司员工的安置也将成为问题。
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目前乐视大厦的产权隶属控股,不过2016年就被抵押出去了,事实上现在我们只是租用乐视大厦,租金交给宏城鑫泰物业。”对于乐视大厦的出售,其表示:“大厦卖不卖我们不受不影响,我们要么搬家,要么换一个‘房东’续租,主要看租金等因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