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的尾声,魅族没有像很多人所期待的那样推出一款搭载全面屏的新手机,反而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架构和人员调整
12月11日,魅族在内部下发了调整公司架构和高管职责的通知。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份所获得的通知信息中看到,在组织架构方面,魅族新成立了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此前,魅族内部设有海外营销部,这次调整也把魅族的海外业务合并到了一级事业部之中。
高管调整方面,最重要的调整应该算新高管戚为民的加入。通知显示,戚为民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CFO一职,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直接向公司CEO黄章汇报。
这意味着,除了公司现任总裁兼COO白永祥外,协助黄章管理公司事务的高管又多了一位。两位高管中,白永祥将侧重协助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戚为民将管理职能支持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戚为民曾经在多家企业担任财务总监等职务。2014年12月26日起,戚为民担任天音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直至今年5月卸任。
去年10月,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2亿元投资魅族,获取后者0.655%的股权。后续公告显示,魅族在2015年初到2016年中的一年半时间内,合计亏损超过13亿元。
而在今年,魅族一改前一年合计发布14款机型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7月发布的旗舰机型魅族PRO7上。但是这款机型在市场上的反响同样一般,可以预见的是,今年魅族的财务表现未必会比上一年有所改善。
在这种情况下,引入外来的高管协助打理公司财务状况,提升运营效率,也似乎成为了魅族明年的重点工作。
除了节流之外,海外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两个新部门的成立,也显示出了魅族希望从其他渠道获取更多收入来源的决心。
海外事业部从魅族原有的海外业务脱胎而来,今年年初,魅族方面透露,海外市场在2016年合计销售出了200万台手机,在东南亚、东欧都有不错的销售表现;之后,它们希望进一步在西欧市场发展。
界面新闻记者也了解到,在目前国内市场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魅族方面也有意在往后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在这次调整后,魅族副总裁郭万喜将负责海外事业部,直接向黄章汇报。
配件事业部方面,扛起大旗的将会是此前负责Flyme事业部的魅族高级副总裁杨颜,他同时还会掌管电商事业部。包括Pingwest在内的媒体报道称,Flyme已经能够实现不错的营收,盈利甚至能够达到10亿元级别。选择让杨颜掌管这几个事业群,除了希望整合Flyme系统以及电商、配件业务外,魅族方面可能也看中了他创造营收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Pingwest提到,此前魅族的电商、配件业务主要是由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来负责。而在今天早上,李楠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提到,配件部门重要性上升后,希望能够拿出更多的产品丰富线上线下零售点;未来专卖店能否进军Shoppingmall,丰富的产品至关重要;魅蓝会和配件事业部紧密合作。
这并不是魅族近期来的第一次重要人事变动。上个月,有消息传出,称由于PRO7销售不佳,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将离职;他所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离职。9月份,负责销售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也离开了公司。
在这次调整后,除了掌管海外事业部外,郭万喜还将接过魅族事业部副总裁一职,负责销售工作。往后,郭万喜将承担魅族产品在海内外市场的销售工作。至于今年上半年加盟魅族的前华为终端CMO杨柘,在这次调整后担任的是魅族公司CMO以及总参谋的角色。
可以说,魅族今年在手机市场上并不活跃。尽管PRO7被寄予了厚望,但其最大的设计特色“背后画屏”,在全面屏冒起之后多少显得有些鸡肋。而并不成功的联发科芯片配上偏高的价格,也让一些忠实的魅族粉丝感到不满。各种因素的结果是,PRO7在上市半年后售价直线下挫,许多手机也遭受了无人问津的命运。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对于魅族而言,PRO7更加像是一款过渡性的产品,黄章复出后,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旗舰机型;也许等到明年摆脱联发科后,魅族才会迎来真正的翻身空间。
从这次调整也可以看出,魅族内部似乎也在试图纠正近年的一系列错误。引进财务高管、建立新的事业部,以及让公司老将主管销售业务,都是为了改善财务状况;至于在PRO7这次试验中走了弯路的一些高管们,都逐渐让路,而是让黄章本人重新掌握魅族的未来走向。
无论如何,2018年也许将会是魅族最后的机会。目前来看,魅族和魅蓝两个品牌将分开运营,前者主攻高端市场,后者主打年轻市场。就连logo,两个品牌之间也会凸显区别。一份魅族内部的公告显示,12月19日起,魅蓝品牌将会采用新的logo设计,当中包含“魅蓝青年良品”字样。
至于魅族品牌,将会继续承载着黄章打造梦想机的野心。目前网上的各路信息显示,黄章本人已经确定,魅族品牌2018年的旗舰机型将会被命名为“15PLUS”;有网友甚至在微博上已经晒出了自己预定这款手机的订单。用户的信心还在,就看黄章出山后能否扭转乾坤了。

2015年吴晓波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被疯狂刷屏。于是,一篇本意探讨中国制造品质升级的文章,却无意间让事件的配角智能马桶盖名声大噪。然而,细观近三年智能马桶盖市场的发展轨迹,虽然整体保持了上升态势,但增长幅度不及预期。那么,目前阻碍智能马桶盖爆发式增长的主要症结在哪里呢?
笔者认为有以下四个方面: 产品安装和使用环境受限制
马桶周围无电源设置,在环境上限制了智能马桶盖的普及。智能马桶盖是电器产品,厕所有电才可以使用。很多家庭在装修时都没有预留插座,需要进行重新布线,造成工程的繁琐,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观。
消费理念和习惯还有待培育
智能马桶盖虽然在日本普及率非常高,但在我国的消费者来说仍需要较长时间的理念和使用习惯的培育。智能马桶盖价格高于普通马桶盖,很多消费者对于是否花重金打造厕所产生怀疑,尤其是改变自己多年来的如厕习惯,更是极为谨慎。智能马桶盖作为体验感极强、使用黏性较高的品类,目前最有效的传播方式是人际之间的口碑传播,造成整体的推广节奏较为缓慢。
规范体系缺位,性能仍需完善
对于智能马桶盖安全隐患的舆论声音层出不穷。2017年4月24日,国家质检总局官网通报2016年电子商务智能马桶盖产品质量国家监督专项抽查情况。报告显示,29家企业生产的30批次产品,不合格产品检出率为50%。智能马桶盖水加热、暖风烘干、坐圈加热等功能模块间通过多条电路、水路连接,常处潮湿环境,如果结构和接地措施、连接线等不合格,就埋下了用电隐患。
另外,电子坐便器的生产没有统一行业标准,企业执行混乱。有些企业参考普通马桶的生产标准,有些遵循部分家电行业的标准。所幸,电子坐便器执行3C认证已经受到了多方面关注。
家电品牌阵营参与力度需要加大
据中怡康线上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前11月电子坐便器(含智能马桶盖和智能一体机)线上市场在销品牌数量240个,其中大部分品牌为卫浴类品牌,家电品牌中以松下、海尔为代表,小米也于今年携新品步入智能马桶盖领域。
智能马桶盖作为智能卫浴的关键组成部分,其核心的电子功能设置是家电企业的长项,但整体来看,家电品牌对于智能马桶盖的关注度不够,参与力度不强,也是造成整个品类声量不能持续维持、未能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原因之一。

台湾证交所13日消息,鸿海精密董事会通过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提案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