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或许天生与地产大佬有缘,先是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充当“白衣骑士”接盘乐视网,现在又传出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在贾跃亭山穷水尽之时,拿出15亿美元支持贾跃亭在美国的造车公司FaradayFuture。
关于许家印入股FF的消息是从今年2月份FF全球供应商峰会之后传出来的,彼时贾跃亭在峰会演讲中高调宣称高达15亿美元的融资。在3月26日恒大集团2017年全年业绩发布会上,有媒体问起恒大是否投资FF时,许家印也没有正面回答,仅微笑了一下就匆匆离场。
到底许家印有没有投资FF呢?《证券日报》记者近日联系上的一名FF内部人士表示,对于传出大手笔投资FF的许家印,FF内部奉行“不肯定,也不否定”,目前已经先后到了3笔钱共计5.5亿美元,尾款还会陆续到账。
长期观察乐视汽车与贾跃亭的资深汽车分析师钟师认为,不排除许家印投资FF可能性,“FF是一个人才与技术都不错的壳公司,15亿美元支持FF产品上市后,投资人会源源不断,甚至FF汽车IPO都会加速”。
4月8日,FF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以3.64亿元低价拍下广州南沙区保税港区一块逾600亩的地块,从土地的面积来看,可以用来建汽车的组装厂。那么,同样是由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汽车德清生产基地怎么办呢?
众所周知,乐视汽车在2016年12月份与2017年4月份分两次共花费4.19亿元拿下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两块土地。此后乐视网陷入危机,贾跃亭再次出走美国,正在建设的乐视生态小镇停摆。德清县政府官网今年2月份披露,包括兆龙线缆项目、乐视生态小镇等5个项目因受到土地、资金等影响而未完成。
德清莫干山高新区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解决乐视汽车项目停摆有两条路,一是等到贾跃亭回国来处理,二是一汽或吉利把整个项目接下来。
一边是德清项目停摆,另一边贾跃亭间接控制的公司在广州拿地。怪不着深交所4月9日对乐视网下发问询函,要求核实说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的关系,说明公司对贾跃亭及其关联方追讨债权已采取的具体措施以及后续计划。
深交所问讯 疑似贾跃亭关联公司拿地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乐视汽车属于乐视控股旗下公司,乐视控股此前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股份,乐视生态是控股公司的生态,乐视网只是组成控股公司生态的一个成员。贾跃亭既是乐视网控股的控股股东,也是乐视网的控股股东。
此前,乐视网证券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回复称,乐视汽车、法乐第未来都属于乐视控股。这也难怪深交所发出监管函,要求乐视网核实说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与睿驰汽车的关系,以及其对睿驰汽车的投资款项、睿驰汽车土地拍卖款项的资金来源。如果几个公司都指向同一老板贾跃亭,凭什么有钱买地,没钱还上市公司债务?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2月12日,睿驰汽车在广州市南沙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亿美元,法定代表人王志刚。王志刚的登记籍贯与贾跃亭老家一致,位于山西省襄汾县汾城北膏腴村。4月8日,该公司以3.64亿元人民币拍下广州某制造业用地。由于睿驰汽车的股东SMARTMOBILITYHOLDINGSLIMITED曾用名为FFHongKongHoldingsLimited(法法汽车生态,后者同为法法汽车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故睿驰汽车与贾跃亭之间的关联引人注目,3.64亿元拿地资金来源亦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
实际上,“法法汽车生态有限公司”也是法法汽车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95%,乐视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剩余5%的股权。由于乐视网高管吴孟任乐视汽车科技的法人。
记者早前了解到,虽然乐视汽车与FF汽车分别布局在中国与美国,但两方团队向来是“团结紧密”,可以说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去年12月份,乐视汽车公司COO高景深在确认FF融资到位的同时,宣布FF将实施中美双主场战略,乐视汽车员工将成为FF中国的员工。
许家印个人 或入股FF
“贾跃亭关联债务太多,这或许就是15亿美元入股FF的投资人不愿浮出水面的原因,”一位不具名证券从业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虽然乐视控股撇清与乐视网的关系,但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爆正式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却是事实,要是确认此时许家印投资FF,无疑会给许家印带来麻烦。
上述证券从业人员表示,恒大集团属于上市公司,入股FF这么大的事需要对外披露,所以许家印以个人名义入股FF的可能性大些。FF曾经也对投资人的身份做出回应称:“投资人身份在公司内部是高度保密的事情,只有不到三五个人的小圈子知道细节。”
FF内部人士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FF内部人员有听说许家印入股,“贾跃亭对内说,投资人要求FF不能公布他的身份,投资方会择机公布”。
对于目前已经到账的5.5亿美元如何使用?该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主要用于FF量产车FF91购买供应商模具、工厂设备,FF计划今年年底在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交付首批FF91,该工厂由轮胎厂改造而来。?
一汽或吉利 有意接盘乐视德清基地
有了资金的FF汽车在美国大干快干,在国内又大肆拿地。先于FF启动的乐视汽车不但被FF吸收国内人员,就连乐视汽车在德清生产基地也处于停摆状态。《证券日报》记者从德清县政府渠道获悉,去年6月份,乐视生态汽车首个冲压车间动工建设还在进行中,直到去年7月份贾跃亭出走美国,该项目开始受到土地、资金等影响而未按进度完成各项建设进度。
可以肯定的是,乐视汽车项目虽然停摆,但并没有转让。3月19日,《国网浙江德清县供电有限公司一周停电通知》有提到,乐视生态汽车有限公司也在停电区域内。
德清莫干山高新区工作人员也确认,乐视汽车项目还在,前期的买地款也给了,但是项目建设没有往前推,“一是等到贾跃亭回国来处理,购买了很多资产;二是一汽或吉利把整个项目接下来”。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已经有多拨国有企业来看过乐视汽车这块地,但出于保密原因不便透露谈判进展情况。

“去年就说了‘舍命狂奔’,今年还是一样。”几天前,盒马首席执行官侯毅宣布盒马在上海和北京开通24小时服务,在谈及未来发展时,他向记者强调了这四个字。
记者注意到,在盒马推出新服务时,有一个细节被很多人忽略:“盒马鲜生”改名了——去除了名称中的“鲜生”二字,只保留了“盒马”。同时改变的还有盒马的宣传口号:从之前的“有盒马购新鲜”改为“鲜美生活”,强调盒马从生鲜新零售品牌升级为社区生活服务品牌。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盒马面对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京东的“7Fresh”,还有各种打着“新零售”或“智慧零售”旗号的新项目。从外在表现看,它们与盒马确实有些类似:有门店经营,也有限时快递;有包装成品,也有现场加工;从深层次的供应链看,这些项目也有变革:B2C的定制消费、大数据的供应方式,都进入日常运营。
在这种“围攻”下,改名后的盒马还有机会吗? 资源利用和深入社区
“关门后,门店就像一个仓库,我只要配备几个拣货员和快递员,就能完成深夜的配送服务,增加的成本是有限的。”侯毅这样解释盒马最新的24小时配送服务。
在记者跟踪采访盒马的过程中,发现资源最大化是盒马一直追求的目标。比如在最开始的选址中,侯毅似乎并不在乎门店到底在什么位置,因为在他眼里,每个门店既是体验店,又可以看做是三公里服务圈的仓库,即便偏僻一点,只要三公里内有需求,那么盒马就有机会。如今的24小时服务,无非是把“仓库”的作用进一步扩大,用有限的人力撬动晚上的仓储功能。“比起便利店的人力物力,我们的成本是低的。”侯毅这么说。
24小时服务整合了盒马的综合资源。据盒马方面介绍,夜间服务除鲜活水产等少数品类外,几乎所有符合消费者夜间需求的品类都会提供,包括现做的夜宵将提供至凌晨1时。针对需求更迫切的消费者,盒马还在夜间提供家庭救急服务,承诺“30分钟内必达”。
据了解,盒马对夜间服务将加收8元配送费,而不是日间服务的“首单免配送费”。但盒马方面认为,市场会为这项服务买单:阿里巴巴的数据显示,在半夜0时至4时登陆淘宝天猫的中国用户超过8000万,其中绝大多数是“80后”。他们中的女性消费者经常熬夜买面膜、买衣服和买包;男性消费者则不睡觉购买内衣内裤、成人用品、纸巾和膨化食品。盒马在开通24小时配送服务前,已经通过阿里系的数据分析了用户需求。“用户的夜间需求是切实存在的,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被压抑,我们释放了这种需求。”侯毅说。
他还觉得,通过增加24小时服务,可以增强盒马与周边社区的粘性,带来更高的回购率:“24小时配送是盒马迈向社区生活中心的重要一步,我们发现新零售不仅可以打通线上线下、还能连接白天黑夜。在不断满足和激发消费者需求的过程中,盒马希望以用户为中心,重构三公里生活区,甚至优化人际关系,实现‘让远亲更近,让近邻更亲’的家庭和邻里关系。”
侯毅笑称,新服务或许能取代便利店:“以前,不同便利店之间互相竞争;但现在,我们有了24小时服务,便利店在夜晚提供的应急消费我们可以覆盖了,何况我们的运营成本比他们更低、提供的产品种类更多、而且有送货上门服务。你说,是不是更有机会?”
要新服务,也要新实体
盒马在推新服务的同时,也在实体店的布局上“舍命狂奔”。比如侯毅就对记者说:“如果有好的物业,记得推荐给我们。”而官方消息是,盒马近日与恒大、碧桂园、融创、银泰等国内13家地产开发商签约,共同探索新零售。
换句话说,盒马也意识到仅仅有创新服务并不足以抗衡竞争者,新零售所强调的线上线下联动决定了必须获得足够的线下资源。不过,线下资源正面临不同巨头的争夺,比如在现有的实体商业品牌中,永辉超市、家乐福、万达商业、步步高、海澜之家等就与腾讯达成深度合作关系。
全联房地产商会商业地产研究会会长王永平表示:“现在互联网巨头引领下的新零售业态正在全国快速布局,正在取代传统零售业态成为新的主力店。”
所以,盒马在争夺线下资源时不忘搬出以往的成功案例,请相关地产商“现身说法”。记者注意到,在盒马与13家地产开发商签约现场,出现了盒马全国首家门店金桥店的开发商崇邦集团。该集团副总裁梁美芬表示:“盒马进驻后,我们平均每个月增加三四千名以年轻消费者为主体的新客流,以后崇邦的项目会优先邀请盒马进驻。”
侯毅也直言实体店对新零售的重要性。他说:“只有包括地产商在内新零售产业生态上的合作伙伴一起,才能让新零售取得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发展。”为此,他还表示会积极向地产开发商提供盒马的大数据系统和数字化能力,在社区精准化营销、优化选址和招商、个性化的客户运营等方面帮助商业地产一起实现商业升级。
但有业内人士提醒,从整体看,目前的盒马是“开一家火一家”,不过也存在不同门店冷热不均的现象。比如在上海,一些位于郊区的盒马店的到店客流与市区门店的客流就有不小差距。这说明盒马在实体店的选址上仍有改进空间,或者说需要根据不同的实体店提供不同的服务:“新零售应该是灵活的,是按需供应,而不是标准化、程式化,盒马应该深谙这点,所以在抢地盘的同时,也必须根据不同地区,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从一个盒马到整个阿里
除了本身创新服务并积极与地产商合作外,盒马的另一个竞争手段是强化对供应商的吸引力。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盒马本身的资源,阿里巴巴及其合作伙伴的资源也被用了上去。
波诺卡雪花黑毛牛总裁牛雷说:“进入盒马以来,我要做的就是保证产品备货量,至于怎么营销,完全可以依托盒马和盒马背后的阿里系资源。”他说,波诺卡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加拿大牛肉品牌之一,之前中国市场的进口牛肉以澳大利亚为主,加拿大牛肉要抢市场,需要强势推广。另一方面,消费升级也让中国消费者对牛排的认知正从调味牛排、原切牛排向草饲、谷饲等牛排转变;炖煮类的牛肉则由以往的牛腱、牛腩向更精细化的雪花牛肉片、高等级的牛肉粒转变,波诺卡也想迎合消费升级对品质产品的需求。但品牌擅长的是采购和供应,不擅长营销。好在进入盒马后,他们发现盒马的资源与阿里巴巴的资源是打通的,可以为品牌解决消费普及等问题。
牛雷举例说,波诺卡牛肉前不久参加了天猫超市与易果生鲜共同举办的“猫超厨房”直播活动,“对品牌自己来说,即便有直播的想法,实践起来也有一定的困难。但从盒马到天猫超市、易果生鲜,可以感受到阿里巴巴所有资源的整合利用。”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贸易投资中国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蔡可珏也表示,对供应商来说,盒马及阿里巴巴旗下的其他品牌意味着丰富的资源,尤其对那些试图把握中国消费升级需求的品牌来说,这些资源的利用效率非常高:“一方面是丰富多样的销售渠道,包括盒马、天猫超市、易果生鲜;另一方面是他们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比如消费者对进口商品有‘产地溯源’的要求,而盒马等提供的解决方案中,就有这部分内容。”
与此同时,阿里系的其他品牌也与盒马联手,从不同角度扩大阿里巴巴新零售的价值。易果生鲜是其中之一。
3月底,来自四川省石棉县的黄果柑同时进入盒马和易果销售。易果生鲜副总裁周辉说:“帮助黄果柑走出石棉,是易果‘兴农+扶贫’战略具体实施。”他表示,此前那些贫困地区的农产品很难进入一二线城市,但通过易果生鲜的平台以及盒马、天猫超市、苏宁易购等合作伙伴,这些地区的农产品可以同时通过多个渠道供应,大大缩短了生鲜产品从原产地到消费者手中的直线距离。
新零售带来的供应链改革也进一步服务这些地区的农产品生产者。比如,就黄果柑而言,易果生鲜在四川当地建设产地仓,完善物流冷链基础设施,将天猫、苏宁、盒马等渠道平台采集到的销售数据反馈至上游生产端,辅导农户种植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黄果柑产品。
周辉觉得,盒马只是阿里巴巴新零售的一个渠道,而新零售的根本目标是赋能更多的生产者和经营者。所以,易果一方面通过源头直采、市场采买、上游合作和资本注入等方式对接上游的农业生产,加大对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各地的采购;另一方面也通过各种渠道推广这些产品,为全国逾50个城市、2万多个终端提供包括商品、物流、质检、代运营等整体生鲜解决方案,把新零售的利好带给更多的生产者和经营者。

在“4·14”乐迷节前夕,新乐视智家的CEO张志伟“休假”了。刚刚与腾讯视频宣布合作不久的乐视电视业务,在迎来转机之际,却又出现操盘手可能更替的信号。
“4·14”乐迷节是乐视电视年度最大的营销节点之一。作为乐视电视业务的操盘手,张志伟4月3日下午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自己“目前休假中”。
不过,张志伟表示,4·14乐迷节项目已经安排完了,按照计划推进。而对于张志伟将辞职的传闻,乐视相关人士回应道,没听说过此事。
乐视电视发展路径或现“分歧”
张志伟是“孙宏斌时代”使乐视电视重回正常运营轨道的关键人物。乐视爆发资金链风波之后,时任乐视销售渠道“乐帕”负责人的张志伟曾在2017年短暂离开过乐视。在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之后,2017年9月,张志伟回归乐视,接替梁军,成为乐视电视业务新的操盘手,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EO。不久,梁军于当年11月辞任乐视网CEO。
为了摆脱“贾跃亭时代”的阴影,2017年12月,乐视网宣布,其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张志伟回归乐视后,与乐视电视的核心供应商召开闭门会议,利用融创借给乐视的资金,重新理顺乐视电视的供应链、售后服务等支持体系。
没想到,回归乐视仅半年多的时间,张志伟却在4·14乐迷节前“休假”。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张志伟与乐视网总经理兼代理董事长刘淑青在经营思路上略有一些差别,孙宏斌很自然只能选择刘淑青。而张志伟请“休假”已是两周前发生的事。
一位曾经销乐视电视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一周前听到张志伟“休假”的消息。
2018年3月14日,乐视网公告透露,孙宏斌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孙宏斌旗下融创中国“嫡系人马”出身的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在产生新任董事长之前,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刘淑青做财务出身,去年被孙宏斌派驻乐视网,负责风险控制,去年12月被任命为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在今年2月23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电视仍是乐视家庭娱乐战略的核心,将收缩不良资产板块。
3月30日,乐视网宣布,其控股40.31%的新乐视智家公司,近期拟与腾讯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合作期为三年。
这对仍处于恢复期的乐视电视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将丰富内容资源,增加吸引力。对此,有业内人士预计,腾讯有可能将参与新乐视智家的新一轮融资。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腾讯不一定会入股,这次双方只是基于电视机内容运营合作,毕竟腾讯已是TCL旗下互联网电视子品牌雷鸟的第二大股东,还与多家彩电厂合作,并不缺智能电视的入口。
互联网电视品牌寻找新模式
今年,彩电市场继续朝消费升级的方向发展,市场增量不大,机会在于产品更新换代。过往习惯打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声势明显减弱。
奥维云网显示事业部研究副总监揭美娟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互联网品牌依靠低价优势进入市场,低价模式使其在2017年面临资本和成本的双重压力。2018年随着电视面板价格回落,成本压力逐渐缓解,但在之前“买内容、送硬件”的运营模式被推翻后,还没有建立新的模式,资本仍然保持谨慎。2018年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发展限制条件仍然存在,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做出差异化产品是最重要的突围机会点。
事实上,2016年乐视超级电视年度销量冲到接近600万台,主要凭“买会员、送硬件”的促销手段,但是当年乐视的电视业务也亏损了约6亿元。而2017年乐视网预亏116亿元,更意味着“硬件不赚钱”模式的终结。如何用新的手法,重新刺激销量,是一个考验。
中怡康消费电子事业部总经理彭显东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房地产市场疲软,9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手机、平板电脑等分流了人们看电视的时间,综合因素导致中国电视市场未来几年将相对稳定,规模不会有大的增长。“市场没有增量,传统品牌压力大,更何况新品牌呢?”
彭显东认为,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第二重压力是面板价格的快速波动。它们一般找代工厂生产,受面板价格波动的冲击更大,而传统品牌从采购、制造到销售有整个链条来消化。
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第三重压力在消费端,随着消费升级,中产阶层更趋向买中高端产品,而90后等新一代消费者又被手机等其他显示设备分流。彭显东说,小米、暴风最近又拼低价,但小米电视以性价比冲量之后,今后也将面临像小米手机一样重塑品牌溢价的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