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艾瑞咨询最新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预计达6.1万亿元,较去年增长29.6%,增速回暖。
艾瑞表示,2017年是线上线下融合的实践年,线上对线下的数据赋能以及线下对线上的导流作用初见成效,稳定发展的网络购物迎来新的发展活力。
在中国网络购物市场规模结构中,2017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中B2C市场交易规模预计为3.6万亿元,在中国整体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中的占比达到60.0%,较2015年提高4.8个百分点;从增速来看,2017年B2C网络购物市场增长40.9%,远超C2C市场15.7%的增速。
本年度过后,B2C市场占比仍将持续增加。随着网购市场的成熟,产品品质及服务水平逐渐成为影响用户网购决策的重要原因,未来这一诉求将推动B2C市场继续高速发展,成为网购行业的主要推动力。而C2C市场具有体量大、品类齐全的特征,满足长尾市场的需求,未来规模也会持续增长。
2017年,中国移动购物在整体网络购物交易规模中占比预计达81.3%,较2016年增长4.6%。2017年中国移动购物市场交易规模预计达4.9万亿元,同比增长37.4%,增速逐渐放缓但仍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移动端渗透率进一步提升,移动网购已成为最主流的网购方式。艾瑞分析认为,智能手机和无线网络的普及、移动端碎片化的特点及更加符合消费场景化的特性,使用户不断向移动端转移。全渠道融合的浪潮之下,购物场景变得多元化、碎片化,用户线下的消费行为通过移动端得以数据化,全渠道、系统化、纵深化的数据能为零售所有环节提供指导,帮助企业提高运营效率、实现精准营销。
艾瑞分析认为,在中国零售市场线上线下加速融合的大趋势下,消费场景日益多元和分散,逐步构建起全渠道零售网络。移动端作为连接线上、线下消费场景的核心途径,得以进一步渗透发展。

“东莞没有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360董事长周鸿祎的心里显然不太痛快,那时候是2015年的8月,360刚刚与酷派旗下的电商品牌达成入股合作,但没过多久,乐视却成功入股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所谓的“爱情见证”被资本游戏撕得粉碎,当外界问起周鸿祎怎么看“一女二嫁”时,他干脆表示,自己只想做好手机,“谁可以帮我我就对谁好,谁妨碍我做我就干谁”。
但外界还没有等到三方在手机上一决胜负,如今的乐视已经走向了崩盘,而酷派元气大伤后,“撇清”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酷派当下接盘者最希望完成的事情。在近日酷派的公告中,乐视系的刘弘由目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由梁兆基接任;同时梁兆基、梁锐和林霆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吴伟雄获任非执行董事。
刘弘卸任董事会主席仅留任非执行董事,意味着乐视系基本撤离酷派董事会。再加上此前不断出清的乐视股权,两年多时间,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之间的“旧情”也算是一点都不剩了。
现实总比故事更加令人意想不到,谁还能想起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追梦者,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场“资本赌局”的最大输家。
犹记得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不少线下手机店的加盟商家都还在相信乐视的“生态化反”故事,供应商们也在期待乐视成为第二个小米,甚至连华为这样的公司,内部也不得不警惕资本助力下的乐视系。
当贾跃亭公开“炮轰”苹果、三星、华为“搏傻”时,华为轮值CEO隔空回击“昨天SpacX回收火箭成功,今天乐视开始大放厥词。真正的创新靠的是科技,不是哗众取宠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可能是最贵的。”双方的隔空喊话,在今天看来有些讽刺。
当然,乐视并不是唯一的输家,作为一家25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接受乐视入股后,甚至放出了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目标。可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仅有几十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资本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但也许这不能怪某个管理者。当时的市场环境对于传统手机厂商来说并不好过。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老老实实做手机的人赚不到钱,但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
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虽然说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但这时候,酷派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许老周应该庆幸360并没有被置身于这场乐视“漩涡”中,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渠道商还是合作伙伴抑或是供应链厂商,乐视所引发的行业地震仍在继续,“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越发明显的今天仍然在被无限放大、继续蔓延。

新风机的风头大、盛频频曝光也就这一两年的事情。在消费升级下,对品质生活的追求让消费者对空气品质的要求也直线上升,空净产品不断升级。因此,有需求自然就有革新,作为空气净化器产品升级版的新风系统,成为市场“新宠”。
何谓新风系统?有人说新风系统就是大型的空气净化器,其实不然。新风系统是一种由换气机、管道等组成的空气循环处理系统。简而言之,新风系统就是在不开窗的情况之下,新风进来,污风出去,让房间保持清新的空气。相对于空气净化器只是室内的“死循环”,新风机则是解决家庭这个大环境与室外的持续循环。不只是净化室内空气,还要提升室内空气的含氧量。
与空净器产品的内循环相比,新风系统是外循环,而且除了除霾功能,新风系统的关键功效在于通风换气。和自然通风相比,它的换气量大,换气有进有排,科学换气。同时,应用新风系统还能有效控制室内空气湿度,在秋冬季节不会出现发霉和细菌滋生等情况。
所以新风系统并不是空气净化器的替代品,而是互补的不同需求满足。由此也吸引了不少企业的积极布局。除了美的、格力、海尔、松下等家电企业,还有一些互联网和创业型企业,要进入新风系统行业。新风机的品牌从去年不足50家,短时间内激进至1000多家。可以说,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块大肥肉。
新风系统的市场正快速打开,且前景喜人。数据显示,到2020年,中国新风市场规模或将达到500亿元。因为相较欧美高达90%的普及率,中国2%的普及率成长空间巨大。而且据中怡康消费者调研数据显示,85.3%的受访者听说过新风系统,70.4%的受访者对新风有一定了解,更有95.9%的受访者有意愿进一步深入了解,并有54%的受访者打算在未来1-2年内,为自己家庭购买新风的意愿。
随着市场的逐渐打开,相关的政策和规则也逐渐规范。从《新风净化机》标准到《婴幼儿室内空气质量分级标准》,仅仅2017年就有7项有关校园新风建设的标准和政策发布。特别是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正式发布国家标准《通风系统用空气净化装置》,对新风系统的净化效率、风量测试值、净化性能、噪声实测值等做出明确规定,将于2018年6月实施。
可以说,相比空气净化器市场,新风系统的产业更显稚嫩。任何行业发展之初的鱼龙混杂、价格混乱、规范缺失等现象,新风也难以绕开。如果想快速成长为行业主流,认知、行业规范、企业推进等均必不可少。我们也期待着新风系统的早日引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