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乐视网复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有媒体表示,将在1月23日召开终止重组暨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后,乐视网没有继续停牌的理由,大概率于1月25日复牌。那么,经历了9个多月的停牌,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关系早已从最开始“一见如故”的亲切,到如今频繁“打脸”的尴尬。
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实际上,好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可能是塑料做的。
贾跃亭和孙宏斌,就是这样。从最开始的“一见如故”,到后来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乐视的“烂摊子”,再到孙宏斌对乐视进行大规模调整,实行“去贾跃亭化”,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频频“打脸”贾跃亭,两人的“塑料兄弟情”上演到极致。
36天拍板入股 发布会上“花式互夸”
去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宣布融创入股乐视。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
孙宏斌曾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贾跃亭:“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据了解,两人初次相见,原本是会谈乐视于三里屯一处地产的事情,那时的贾跃亭因为乐视运转的问题变卖房产。不过,令贾跃亭意外的是,孙宏斌的兴趣不仅仅在乐视的房地产上。初次的见面和了解,为以后两人的战略合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孙宏斌所言,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正因如此,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的买卖,双方也只用了36天就拍板了。
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自己去乐视上了一个月的班,乐视对他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高管想见谁见谁,这在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他们双方之间谈价格,也非常简单,孙宏斌表示“都是老贾定的”,自己没什么异议。
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和贾跃亭展开了“花式互夸”。贾跃亭称一直很仰慕孙宏斌,并表示孙宏斌“永不言败的精神也打动了乐视”。而孙宏斌则说“特别认同老贾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稀有的。”
在当时,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贾跃亭远赴美国 孙宏斌接下烂摊
然而,乐视的困境,并未因为孙宏斌的入场而得到缓解。事实上,在2017年的上半年,易到易主、资产冻结、堵门催债……无数负面齐刷刷向乐视扑来,而那个一手创办乐视这个互联网生态帝国的贾跃亭,也选择在此时离场。
去年7月6日,贾跃亭先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将“承担所有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表示,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钱款全部还上。然而,当天晚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实际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7月5日中午(加州时间7月4日晚上),贾跃亭就抵达美国。
而此时,乐视的所有烂摊子,都留给了孙宏斌。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糟糕?其实谁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乐视已经陷入困顿。
以去年7月17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为例。当时的股东大会,主要是为了表决修改公司章程、推进资产重组暨股票延期复牌、以及董事会改组外加补选孙宏斌、梁军、张昭等非独立董事。会议时间很短,只开了15分钟,参加人数也只有四五十人,但会场外面却异常混乱,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而在去年9月,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可以发现,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的孙宏斌,可以说已经心力交瘁。不过,在这个时候,孙宏斌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相当积极正面的。他表示,“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乐视董事会改组 贾与孙关系微妙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很多人都觉得孙宏斌是被贾跃亭彻底坑了,不过,孙宏斌也并非等闲之辈。在贾跃亭出走以后,孙宏斌先是正式当上乐视网董事长,之后便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施“去贾跃亭化”。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贾跃亭与孙宏斌的关系非常微妙。 为什么这么说?
贾跃亭于去年7月6日退出董事会,但当时乐视网并未提请新的董事长议案,只是说改组董事会,新加入孙宏斌、张昭和梁军。也就是说,只是把原来的董事会从五人增加至八人,而梁军和张昭,原本就是乐视系的,融创只有孙宏斌一个人进来了。
而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自己仍然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事实上,贾跃亭虽然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但其还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虽然不具有决策权,但还是有权干涉公司事务。
孙宏斌入主乐视 实施“去贾跃亭化”
不过,在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连发11份人事任命,乐视网班底遭遇大轮换。
8月17日,孙宏斌召开乐视网高管闭门会,制定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
9月27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美其名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
10月25日,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而委员会成员则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事实上,这也被视为乐视“去贾跃亭化”的重要一步。
12月5日,乐视致新正式更名新乐视智家,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随着乐视改革的深入,不少原本乐视的核心高管也纷纷离开。有媒体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乐视已有十余位核心高管离职。
比如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去年8月24日卸任一切职务,他是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位重要“老搭档”。
而去年10月27日,作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乐视网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纷纷递交辞职报告,辞去其在乐视网的职务。之后,乐视网副总经理吴亚州、刘弘(保留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监事吉晓庆、证券事务代表刘文娟等也陆续辞职。
那么,在这些乐视元老辞职之后,是谁接任了他们的位置呢?
据了解,在梁军离职一个半月后的12月15日,乐视网宣布,来自融创的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同时,她还是乐视网如今的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刘淑青在去年年初,融创中国入股乐视网时,只是天津嘉睿在乐视网的委派董事。而去年8月,刘淑青就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去年10月,新乐视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刘淑青被任命为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如今,她已经成为乐视新任CEO和法定代表人了。
而其他董事会成员,目前只剩乐视影业的张昭和刘弘两位乐视元老。而在高管名单中,刘淑青作为总经理掌舵,乐视人员金杰、谭殊、袁斌作为副总裁。
可以发现,截至目前,孙宏斌基本完成对乐视网的高管人事洗牌。
对于这样的洗牌,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诠释得很到位。他表示,乐视的旧部分为三派:一类是叫死忠派、一类跪舔派、一类骑墙派。孙宏斌第一步先把原来贾跃亭的死忠派都清洗出去了;第二步把跪舔派收留下来予以重任;第三步对于骑墙派的态度,就是到骑墙派发现自己不能够得到孙宏斌的重用以后也就离开了。
孙频繁打脸贾 双方剑拔弩张
如今,完成乐视人事洗牌的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剑拔弩张了。在今年1月以来,孙宏斌已经成为董事长的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打脸”贾跃亭,“塑料兄弟情”愈演愈烈。
比如1月2日,贾跃亭回应北京证监局通告,称其会尽责解决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沟通形成债务解决意向,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资金和以资产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不过,当天晚上,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解决方案。
另外,1月19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注意到有部分网络媒体报道了《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在文章中,甘薇表示,老贾个人还替公司担保了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但乐视网表示,在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仅为14.17亿元,再次“打脸”贾跃亭和甘薇。
事实上,除了“打脸”,孙宏斌与贾跃亭如今关系非常尴尬。据了解,目前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如今,乐视网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有限公司、Faraday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也就是说,如今,孙宏斌和乐视网也成为了讨债方,站在了贾跃亭的对立面。
未来关系如何? “塑料兄弟情”或将继续
目前,对于孙宏斌来讲,“去贾跃亭化”已经进入最后一步,那就是贾跃亭本人。贾跃亭目前仍然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权。
而更尴尬的是,贾跃亭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事实上,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1月19日,乐视网表示,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一事,因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另外,上市公司乐视网更名一事,也遭遇折戟。
刘兴亮表示,在之后,乐视在处理国内资产的过程中,贾跃亭和孙宏斌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拉锯的过程。两个人的情谊当然也是有的,但利益才是从头到尾的主角。
也就是说,贾跃亭和孙宏斌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或许还会继续。

外媒AppleInsider发文称,根据供应链的统计数据,iPhoneX的市场需求渐渐疲软,所以2018年的订单将会减少。并且随着今年三部全面屏iPhone和可能出现的iPhoneSE2的发布,iPhoneX将会在秋天就正式停产,成为第一部寿命仅有一年的旗舰iPhone。
报告来自凯基证券分析师郭明錤,他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iPhoneX的预计出货量仅有1800万部,甚至郭明錤还表示iPhoneX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和影响力并不如之前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大,主要原因是iPhoneX的“刘海”使很多人难以接受,所以反而选择了屏幕差不多大、机身却大了一圈的iPhone8Plus。
但是从数据上看,iPhoneX的销量不可能不优秀,毕竟之前各个渠道的数据都显示,iPhoneX不仅称霸各大销售榜单,也打破了此前几年的iPhone销量纪录。所以小编自己觉得,业界对iPhoneX不满意主要还是因为它的销量没有达到发布前的预期,毕竟大幅升级的iPhoneX,销量的进步幅度却没有甩开几年前在外观上“原地踏步”的iPhone6s/7,这显然是不能让市场满意的。
不过凯基证券表示,他们仍然“对苹果和iPhone的供应链持积极评价”,但是这仅仅是因为苹果的老款设备出人意料的受欢迎,今年iPhone7/6s甚至是6系列都有着十分优秀的表现。
郭明錤对iPhoneX的不看好也不仅限于销量上,大家都知道,苹果过去并没有所谓的高中低档,每年新机发布之后,旧机型就自动降级为中端、低端机了。但是今年,苹果打算在发布新iPhone之后就停产iPhoneX,这也是苹果首次放弃“老款机型保留一年”这一模式。
这里小编猜测,或许苹果打算加快未来iPhone的迭代速度了,不过也有可能是OLED的产能无法支撑两代产品共同生产。郭明錤的观点获取更偏向于前者,他认为在明年屏幕更大、更成熟的iPhoneXPlus和廉价版iPhoneX发布之后,苹果竞争力将明显提高,届时苹果“真正的超级周期”将会到来。

经历了互联网洗礼的传统行业开始逐渐走出阴霾重新走向转型之路。其中,苏宁更是实现了从实体的电器行业转型发展互联网再到线上线下一起发展的蜕变。尤其是为了突显智慧零售,苏宁不惜将A股上市公司名字由“苏宁云商”改为公司品牌名“苏宁易购”。
对于公司向智慧零售的转型,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时代的变革,新兴产业都会成为传统行业。前几年,互联网经济兴起,连锁实体被称为传统行业,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拥抱实体经济。”
传统行业“触网”不忘本质
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在实体店受到互联网冲击大规模关店之后,传统行业为转型刮起了一波“触网”风潮。
以苏宁为例,公司2013年将名称从“苏宁电器”改为“苏宁云商”,也是“触网”的一种方式,这代表着公司将原有线下的资源和能力拓
展到线上,开展数据化的运营,即将线下互联网化,成为“云商”。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苏宁的“触网”无疑是成功的,尤其是苏宁于2015年和阿里结盟之后,线上交易增速迅猛。2017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苏宁易购线上平台实体商品交易总规模为807.25亿元,同比增长55.64%。
事实上,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多家传统行业的过程中发现,并不是所有实体企业能够像苏宁一样成功触网的。
一位互联网公司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现在很多传统企业都想向互联网方向转型,但是,真正实现转型的传统企业很少,大多数企业是为了在网上倾销库存。”
也许有的传统企业将未来的希望都寄托于互联网上,但是,张近东却认为互联网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不再是新兴行业,而是已经步入了传统行业一列。
“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想我们的发展一定可以给行业带来信心。在互联网汹涌来袭之后,我们很多企业在转型过程中,恰恰容易忽视自己的核心优势,被互联网牵着鼻子走,一味追求风口。但是实践证明,靠抢占风口造概念是不可能一劳永逸的,靠资本输血的企业更是不可持续的。市场终究会偏爱有内功、有底蕴、有盈利模式的企业。”
“转型要转变思想,拥抱互联网,但同时也要有清晰的认知和判断,抓住零售业万变不离其宗的本质——商品经营和用户服务,用互联网的手段将这些能力凝聚在共享的云平台上,建立一种能够适应这种快速迭代、且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张近东如是说。
今年挑战两万亿元交易规模
在苏宁的互联网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又再次转变发展战略,就是通过将融合后的互联网技术反哺线下,不断改造和优化线下业务流程和零售资源,并逐步将线上线下多渠道、多业态统一为全场景互联网零售“苏宁易购”。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强调要着力调整‘虚实’结构,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实体企业如果不积极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转型升级、提升运营效率,很可能就会被淘汰;互联网企业如果不与实体企业融合,就会丧失立足之本,同样没有未来。所以,很多企业探寻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模式,总体而言,目前正处于摸索阶段。”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央提出去库存、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要解决长期以来的供需矛盾。这看似是制造业的问题,而智慧零售企业也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张近东对智慧零售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近期,张近东举行了郑重的签约宣誓仪式,苏宁各产业、大区、事业部、公司的领导在苏宁智慧零售版图中盖上印信,将在2018年共同挑战两万亿元的交易规模。
其中,早在2017年12月29日,苏宁100家互联网门店在全国同时开业,元旦三天,开业门店总数达到112家,这其中包括了云店、县镇店、精选店、红孩子母婴店、小店、苏鲜生超市、体育店等多个业态。
“2018年,我们提出来智慧零售要像3D打印机一样,在全国各地快速复制出各种零售业态,实现新开5000店的宏伟目标。”张近东如是说。
智慧零售赶超国际水准
可以说,在零售领域,苏宁是最早提出智慧零售概念的公司,也是率先践行者,奠定了行业领先态势。而这种优势不仅仅是在国内,即使是在国际市场上也属于领先进行实践的企业。
“在前几天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上,全球首个登录CES的无人店就是苏宁创新的BIU店,引发了全球瞩目。”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当得知苏宁半年开了5家无人店,外国同行很惊讶。说他们尝试无人店已经3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应用落地。”
据了解,苏宁在展会上展现的刷脸支付、颜值机、AR购物等新鲜玩法引爆体验热潮,有来自美国、巴西、日本、中东、欧洲等地20多个企业考察团来参观体验,法国巴黎银行董事长亲自带队,德国一家公司就带了10个考察团来访,展会期间绑脸达到18000多人次,颜值互动达到7500多人次。
“客观而言,前沿技术的研发,中国可能不是最强的,但是在落地和商用方面,中国一定是有优势的。”张近东如是说。
张近东表示,我们已经建立起了一整套智慧零售的解决方案,真正成为全球智慧零售的引领者和行业标杆。我们有更大的能力为供应商提供全方位的零售服务解决方案,能更好地帮助中国制造构建价值、塑造品牌,带动更多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同时,为中国最广泛的中小零售商赋能,带动他们转型升级并努力成为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推动者。
据了解,近日,苏宁刚刚调整了新产业生态构成,确立了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协同发展的格局,助力苏宁智慧零售的极速发展。
“目前行业竞争的格局已经逐步从企业间竞争转向产业生态圈的竞争,而这正是苏宁近些年来在布局的事情。”张近东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