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六天一字跌停,市值蒸发接近54%。股价“腰斩”的乐视网,让巨资接盘的融创,从“白衣骑士”变成了“苦主”。
1月31日开盘后,乐视网连续第六个“一”字跌停,跌停价报于8.15元,市值跌至325.1亿元。相较于复牌之前,如今乐视网的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接近290亿元。持有乐视网3.4亿股的融创,目前浮亏已经达到32.7亿元之巨。
随着乐视危机的不断发酵,孙宏斌的态度变化耐人寻味:从巨资入股时对贾跃亭一路力挺,到人事几经更迭后,乐视网为关联应收款与乐视控股隔空交战,再到孙宏斌本人遗憾流露、“愿赌服输”,这种悄然的变化,不露痕迹而曲尽微妙。
接盘乐视网巨亏,但融创投资乐视却也未必是亏损的买卖。在这一年间,融创与乐视系进行了两笔涉及土地资产的交易,以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以极低的代价,从乐视系手中取得了融创主业必须的庞大土储资源。
股价“腰斩”,融创浮亏过半
乐视网的持续下跌,除了18万名个人投资者之外,最受伤的人,可能就是巨资接盘的“中国好老乡”孙宏斌。截至1月31日,乐视网累计跌幅已经达到47%,融创每股浮亏已经高达9.54元,亏损率接近54%。
2017年1月15日,融创控股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60.41亿元总对价,每股35.39元的价格,接盘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乐视网按10:10转增股本后,嘉睿汇鑫的受让成本约为17.69元/股。对应乐视网1月30的股价,嘉睿汇鑫所持市值约为27.7亿元,浮亏总额达到32.7亿元,已经基本上处于“腰斩”状态。
乐视网的下跌之路,似乎仍然没有到头,如今又迎来业绩巨亏助跌。乐视网1月30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计提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44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35亿元,加上经营性亏损37亿元之后,2017年净利润预计将出现高达116.05亿元至116.1亿元的巨亏,成为已披露业绩数据上市公司中的“亏损王”。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股票开始起停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2017年11月,多家公募基金在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7.8元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到3.91元,仅相当于转增后的25%略高。
按照乐视网转增后的价格计算,复牌后乐视网将会出现13个跌停,才会接近调整后的估值。而复牌6天以来,虽然出现五个连续跌停,但股价仍为复牌前的53%左右。换言之,乐视网可能仍然存在大幅下跌的空间。
可以作为对比的是,热衷于V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生态”布局,有“翻版乐视”之称的ST保千里。加上复牌前一个交易日,截至1月31日,ST保千里已经连续24个交易日跌停,跌幅高达77%左右,近19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除了一系列利空,贾跃亭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也是高悬于乐视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根据1月26日公告,贾跃亭持有的10.24亿股中,已有10.19亿股质押给金融机构。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
根据公开披露,贾跃质押上述股份是在2015年10月。当时,乐视网的股价在50元上下,质押数量为5.07亿股。如果质押率为40%,则对应的质押价格为20元左右。由于乐视网是创业板股票,即质押率为30%,质押价格也在15元左右,转增后则为7.5元左右。据此计算,只要继续出现一个跌停,贾跃亭质押的股份就会爆仓。
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原本为限售股。根据2017年5月27日出台的减持新规,董监高任期届满前离职,在其就任时确定的任期内和任期届满后六个月内,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股份总数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股份。
然而,2017年5月下旬和7月初,贾跃亭已经分别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目前辞职时间早已超过半年,不受上述减持规定的限制。其质押的股份如果爆仓,金融机构可以进行处置。按照1月31日的股价计算,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83.3亿元,占乐视网总市值的四分之一以上。若一旦因为爆仓而被强平,对乐视网股价的冲击可想而知,融创遭受的损失必然更大。
融创态度转向
随着乐视危机持续发酵,并蔓延至乐视网之后,孙宏斌对贾跃亭的态度,也逐步出现转向。
在2017年1月15日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高调表示,对乐视的管理团队高度认同,敬佩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在乐视的业务、管理层面,孙宏斌也表示认,称经过一个多月全方位、高强度的尽调之后,他认为乐视的战略、策略都是对的,甚至声称“一个多月的尽调,比贾还了解乐视网”。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在上海的2017年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再次公开表示,贾跃亭还是公司核心,负责公司产品、战略。即便在贾跃亭辞职后,孙宏斌仍在社交媒体对其力挺,称其“仍有好牌”。此后,孙宏斌又称,无意于乐视的控股权。直到被选举为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孙宏斌还声称乐视网是小生意,不愿意担任此职。
即便到了贾跃亭赴美不归的2017年9月,孙宏斌仍然声称,贾跃亭“是一个很厚道的人”,是中国少有的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前瞻性的人,并指责“攻击贾跃亭的专家的嘴脸,他们连老贾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到了2018年,孙宏斌的态度终于转向。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对贾跃亭之妻甘薇替“公司”担保100多亿的说法呛声,澄清贾跃亭及乐视控股等实际为乐视网担保总额为14.17亿元。两天后,乐视网再次公告,坚称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该公司的应还应收账款为75亿元,而非乐视控股所称的60亿元。
而孙宏斌也显示了与此前不同的态度。在1月23日的重组说明会上,被重提对于投资乐视网会否遗憾时,孙宏斌留下了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的说法。乐视网同时还表示,融创方面尚未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
独家合作的土地交易
一边力挺贾跃亭,一边紧锣密鼓地进行资产交易,这是融创进入乐视之后的另一面。交易的资产,则主要集中在股权、土地等方面,时间跨度为2017年3月至2017年11月,其中部分交易尚未完成。
根据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披露,嘉睿汇鑫受让乐视影业股权比例为15%,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8.38%。而到2017年7月的一则公告则表明,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21%股权。由此,嘉睿汇鑫持股比例增加6%。
天眼查信息显示,继2017年4月之后,乐视影业又在当年10月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股东数量由46名减少到45名,一家有限合伙基金退出了乐视影业股东行列,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比上次变动时减少了6.57%。
那么,嘉睿汇鑫新增的乐视影业6%股权,究竟来自何处,又有多少是受让自乐视控股,交易发生于何时,以及价格如何?双方迄今没有正式披露。
融创巨资进入乐视后,就有分析认为,乐视系最大的筹码,就是土地储备,融创之所以不惜巨资投资乐视,看中的就是乐视系的巨大土储。而融创进入乐视之后,双方确实进行了不少交易。尽管接盘乐视网股权巨亏,但从融创的地产主业角度来看,与贾跃亭的交易,孙宏斌不仅没有吃亏,反而可能颇有收益。
融创中国2017年8月31日公告显示,当年3月,其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持有的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0%股权,以及上海隆视各50%股权。
披露信息显示,上海隆视项目的主要开发为办公用途,占地面积1.58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6.1万平方米;重庆乐视界主要从事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的龙兴项目,项目占地面积25.4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基39.92万平方米,可售面积35.61万平方米。根据媒体报道,重庆乐视界上述项目的拿地价为4.21亿元,而融创仅以一半的价格,就拿走了50%股权。
更为重要的是,融创中国还在公告中称,将成为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将在地产产业(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同时天津嘉睿汇鑫将就乐视系的其他股份拥有优先投资权。虽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巨额浮亏,但如果考虑到上述土地交易,融创并不吃亏。
融创还计划通过提供借款的方式,将贾跃亭及其其他企业名下的其他资产,掌控在自己手中。2017年11月16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嘉睿汇鑫与乐视致新、乐视网订立一份借款协议,嘉睿汇鑫有条件向乐视致新提供借款人民币5亿元。
作为借款先决条件,乐视致新应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5亿元;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贷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2亿元。两天后,乐视网也披露了相关信息。1月30日晚间,乐视网在风险提示中提及上述担保的风险,但未明确披露借款是否已经发生。

日前,WitsView公布了2018年全球品牌液晶电视出货量的相关数据,据统计,2017年全球液晶电视出货量2.1亿台,同比下降4.1%,2018年下滑趋势将扭转,预计出货2.18亿台,同比增长3.9%。同时也预测了2018年全球彩电品牌的占比状况,在下表中,我们不难看出,全球总体格局并没有什么大变化,但仔细看来,排名第五的索尼很可能被取代。
在WitsView的预测中,除了三星是负增长以外,LG、TCL、海信、索尼、夏普2018年都将仍然是增长状态,国产双雄TCL和海信大踏步前进,逐步拉开与第五索尼的差距,而为什么说索尼有可能被踢出全球前五呢?看看夏普恐怖的增长率吧,接近30%,届时预计与索尼的市场占比也仅仅差0.2%,也就是说夏普再多卖一点点,就可以轻松把索尼踢出前五,而索尼的增长仅仅是0.05%,近乎停滞状态。
是什么原因让机构如此不看好索尼?是市场不好吗?显然不是,近日来各大数据监测机构给出的预测都是2018年彩电市场一片大好,上游面板也将进入一个降价区间,正是出货好时机,而且最大的市场中国正处于消费升级期,彩电换购的需求也在进一步加大,因此索尼不被看好的原因显然不是市场大环境。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索尼飘了。
要知道,2017年虽然彩电整体不好过,但索尼的业绩却非常不错,日前,索尼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曾预计,在截至2018年3月31日财年结束,索尼公司运营利润将达到6300亿日元,将打破20年前创下的5260亿日元的最高纪录。如此明显的复苏态势,为何不被机构看好?我们先从索尼自身找原因。
为什么说它飘?在月初刚结束的美国CES上,索尼推出了OLED新品A8F,与去年CES上大放异彩的A1不同,A8F并没有取得多大的反响,暂且都不用跟别人比,比自家的A1,A8F甚至都不能算得上是升级版,仅仅是简单换了个底座和背板,其他所有的技术指标相比去年的A1都没有多大的提升,AcousticSurface是2017年在A1上就已经有的技术,此次最多算得上是小修小补,而且几乎今年所有展出OLED电视的品牌都有AS,索尼不再是那个onlyone。
再相比其他OLED品牌,LGD展出了可伸缩的OLED电视,甚至可以轻松改变屏幕观看比例,真正将OLED的柔性特质展现出来,与之相比,A8F黯然失色。
再说画质,相比A1,A8F仍然采用X1Extreme处理器,只是新增支持HDR10以及DolbyVision,仍然也没有实质性的进步,令人捧腹的是,索尼还表示将通过固件更新的方式,为老款OLED电视机型增加DolbyVision的支持。划重点,意思就是今年多的这两个技术通过简单的软件升级就可以完成,甚至都不算硬件升级。
以往的索尼,无论业绩好与坏,都能够拿出令人拍案的黑科技产品,不得不说,今年的索尼真的飘了,而且不再是那么追求技术极致的大法了,按索尼一贯的规律,A8F从型号上就大致可以判断出其定位低于A1,也可以理解为索尼发现A1非常受欢迎后,推出更便宜的A8F来抢占更多的OLED市场,用冲销量的产品来作为旗舰机型展示技术,真的很不索尼。
如果说2017年的A1以及Z9D分别可以代表OLED和液晶电视的画质颠峰的话,那在2018年,肯定是不可能了,因为8K出现了,4K画质即便再巅峰,也无法跟8K相比,不是一个维度。夏普、LG等都已经推出了8K分辨率的产品,LG更是将OLED的分辨率也提升到8K,夏普更是在2017年年中就推出了量产的8K产品,相比他们,索尼已经不再是画质巅峰的代表。
而同为液晶电视,量子点这两年的进步有目共睹,在全球前五的品牌中,有三个品牌都是量子点阵营,而且国产品牌TCL凭借量子点电视在北美市场也取得了市场第二的地位,可以说,目前量子点在色彩等方面的技术指标已经不输于OLED,也不输于索尼,据悉,量子点技术目前正在由光致发光进化到电致发光,即通电即可发光,而且这一进程的时间可能就在短短的3年内,届时自发光对OLED来说,就并不能算是特性了,而且印刷显示技术的进步,也能让液晶面板拥有柔性特质。与国产品牌的大踏步前进,技术的突飞猛进相比,索尼真的固步自封了。
索尼近两年的固步自封还体现在一方面,就是对智能化的慢热甚至蔑视,尤其是AI的采用,全球最顶级的科技公司诸如苹果、谷歌等,国内的BAT等,市值无不在索尼之上,都在全面拥抱AI,彩电领域国产品牌和韩系品牌也都在积极采用AI技术联动整个家庭互联网,索尼在这方面又一次体现了日本企业的固执,我们来看看索尼的智能还停留在哪一步,据了解,索尼2018年所有的电视新品运行了AndroidTV系统,支持GoogleAssistant语音助手,用户可以通过索尼电视遥控器上的按钮一键激活。
国产品牌长虹已经进入到了声纹识别的阶段,索尼才刚开始用遥控器语音操控,这是国产品牌3年前就开始玩的,如果说以前索尼还能够用专注于画质来回避这个问题,那么在现在这个连公交车都是AI控制的年代,索尼真的不认为自己在彩电领域的技术已经落后了吗?
完全缺乏看点的2018新品,索尼拿什么去和优势越来越大的国产双雄抗衡,又如何不被紧紧追赶的野心勃勃的夏普超越,当OLED真正进入普及期时,索尼确定争得过LG和本土的创维?业绩才刚好了一年的索尼电视,还没有飘的资本啊。

想当年与雷军定下10亿赌约,董明珠可谓豪气万丈,还带领格力进入了智能手机领域,不过连续三款寸产品都波澜不惊,已经很久没有格力手机的消息。
而据最新曝料,卖不动的格力手机再次使出了另类杀招,强迫格力供应商采购,不然就不给结货款。
据一位格力供应商曝料,格力已经明确要求供应商采购格力手机,数量根据客户大小确定,而作为乙方的供应商对这种要求都是不敢直接拒绝的,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讨价还价少买一些,不能因为这点小钱就丢掉大合同。
据悉,格力此次强卖的是格力手机2代,发布于2016年5月,目前售价仍然高达3599元,而且供应商被迫采购也无优惠价,依然维持原价。
至于格力手机买回去是不是会用,供应商明确表示不会,而是内部消化处理,而按原价是肯定卖不出去的,只能降价到1000多元。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格力内部强推自家手机了,2017年初就有曝料显示,格力电器发布内部通知,要求员工必须使用格力手机。
董明珠对此的回应也非常直接:“我就一句话,就是强制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员工有什么理由不用我的手机,你对自己的产品都没有信心,凭什么让市场认可?”
而在近日又有报道称,董明珠入股的银隆也曾多次用格力手机等实物进行抵账,并且都是按原价计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