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富士康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约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公司整体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在内地还是会长期保持100万人以上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向AI领域转型前,富士康为摆脱“制造化”标签还曾做了一系列的转型尝试,甚至包括布局电商领域,不过最终均以失败告终。那么,此次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是否会转型成功呢?
未来5年内在AI领域投资3.4亿美元
日前,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首先,将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机器人”的AI创新,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其次,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
郭台铭还强调:“在未来五年内,集团将投资100亿新台币,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并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一位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专家还是业内,此前都曾提到“机器换人”的说法,但富士康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并让工人从中解放出来,提升能力后成为操作机器人的人才,公司整体的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频频转型试图“去制造化”
虽然,郭台铭还补充道,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仅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7年新款iPhone系列销量并不理想。根据苹果公司公布的2018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公司共售出7731.6万部iPhone,与去年同期的7829万部相比下滑1%。不仅如此,华尔街日报、日经新闻社及华尔街众多投行等还纷纷作出iPhoneX需求疲软的预期,“苹果公司要求供应商减少今年第一季度iPhoneX产量至2000万部,而iPhoneX减产的直接原因为销售弱于预期。”
而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6.9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对此,外界将其解读为,“富士康受到了苹果的拖累”。
事实上,富士康早已预判到依赖苹果的“隐患”,近年来多次试图转型以达到“去制造化”。而郭台铭也一直反复强调,富士康未来将向“市场销售”的战略方向调整,富士康内部人士也曾表示,电子制造已经到了一个微利时代,鸿海未来会更加注重销售市场的布局。但是“市场销售”究竟会以何种形式出现并未有明确路径。此前,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富士康的渠道扩张,从制造环节向上游的品牌和下游的渠道延伸。
2016年4月2日,鸿海精密宣布以388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4.7亿元)的价格收购夏普,换取夏普66%股权;同年5月,鸿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诺以3.5亿美元买下诺基亚的功能机业务。但即便手握夏普和诺基亚两大老牌手机,富士康在中国手机市场上仍未掀起太大波澜。
再往前追溯,富士康还曾在电商领域开始新的尝试。2013年4月,郭台铭成立了一个B2C电商平台——富连网,并与阿里巴巴的天猫合作,销售富士康生产的“富可视”品牌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视、数码配件等产品。除此之外,富士康还积极布局了万得城、赛博数码、万马奔腾计划、飞虎乐购等业务,但均以失败告终。
那么,如今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能否转型成功呢?对此,上述富士康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提前预测成功率会比较难。但公司会根据公司的目标、方向去努力做。

乐视网去年到底有多惨?直到1月30日晚晒出2017年业绩预告,乐视网巨亏116亿元的惨烈事实才摆在了公众面前。116亿元亏损大窟窿主要包括35亿元对影视版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无形资产的提计减值准备。
“拥有最大的正版影视版权内容库”一直以来都是乐视网引以为傲的竞争优势。记者注意到,即便在乐视网资金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其采购影视版权的脚步都没有停下,18个月时间乐视网影视版权迅猛增长了超40亿元,而目前60亿元账面价值的版权资产面临着逐步减值的风险。
那么,乐视网目前掌握哪些大IP的影视版权?未来影响影视版权减值的因素还有什么变化?对此,乐视网相关人士用一段笼统的公告回应记者,对具体问题未做解答。
影视版权已缩水41亿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无形资产一直是乐视网的重中之重。乐视网公告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网无形资产账面价值达86亿元,占总资产比重约24%。而如此高比例的无形资产,主要就是采购版权所致,影视版权对应金额为64亿元。
即便在近两年“内外交困”,乐视网也从未放弃对影视版权的“买买买”。2016年底,乐视网影视版权账面原值从约61亿元增长至80亿元。到2017年6月底,乐视网影视版权账面原值增长至104.78亿元。
不难发现,在2015年底至2017年上半年的18个月时间,乐视网影视版权迅猛增长了超40亿元,而这段时间也正是乐视危机持续发酵的过程。至2017年6月底,这些影视版权账面价值为63.7亿元,缩水了41亿元。
从2017年度预计减值来看,在未来几年内,这些账面价值超过60亿元的影视版权还将继续减值,成为乐视网业绩的“地雷”。
事实上,影视版权一直是乐视网的核心优质资产,在业内人士眼中,乐视视频当初能够跻身国内“四大视频网站”之一并一时风头无两,手握大量版权是决定性因素。对此乐视网也表示,为了保持公司在内容上竞争力增加用户粘性,公司持续增加投入购买影视版权。
不过,“如果购买的版权不能及时商业变现,或随着影视剧更新速度加快,无形资产便立马减值,影响公司经营现金的流入。”乐视网公告称。
视频网站购买的影视剧版权变现就是指版权分销、广告招商、付费会员等。按照减值测试参数,影响乐视网影视版权资产减值因素包括,未来的广告、会员及分销收入和版权可用年限等。
那么,乐视网的减值版权资产具体原因是影视分销不出去了?广告商不青睐乐视网了?版权到期时间逼近?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上述乐视网内部人士,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回应。
一个可供参考的因素是网站流量。记者注意到,乐视视频访客数等关键指标已经出现了下滑的态势。2016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日均VV3.9亿。到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日均UV接近5700万,峰值超过7800万;日均VV数为3.2亿。这两组数据意味着乐视网的观众流失,看的人越来越少。
内容优势不再已成“掉队者”
在网络视听行业,视频网站“自制+采购版权”已经成为平台标配,在自制内容上乐视此前做出了一番成绩,乐漾影视自制的《太子妃升职记》的爆红影响了当时的网剧市场,贾跃亭妻子甘薇成为媒体口中的“中国网剧教母”。
内容自制也成为乐视网的重要战略之一,2017年6月底,贾跃亭还表示希望张昭带领乐视在内容自制方面取得绝对地位。在乐视网2015年、2016年的相关财报中,乐视均大篇幅展示了其在自制剧方面的成绩。如2015年年报中,乐视网表示自制剧《太子妃升职记》以精彩内容吸引了诸多付费会员,带来优异流量变现。2016年还展示了几部收视率优异的自制剧。
但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对报告期自制内容方面的成绩几乎只字不提。公司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分众自制”,但对于具体的自制内容的项目名称和进展也未谈及。
一位视频行业从业者向记者分析称,乐视网此前确实有不少优质自制内容,但随着其他视频网站自制内容的崛起,本身受到危机影响的乐视想在自制剧上再有建树就太难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该人士评论道,“我也是乐视视频会员,你看看现在乐视视频都是些什么剧,不是老剧就是小剧,对观众根本没有吸引力。”
互联网分析师刘步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则直言,当乐视整体往上走的时候,不管是买剧还是自制都没问题。但现在乐视资金困难,乐视视频内容已没有什么优势,加上乐视电视表现不好,乐视已经掉队。

最近LG手机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2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得到相关人士的确认,LG手机其实早已放弃中国市场的耕耘。尽管不是第一次退出,但LG手机每次落寞离场的原因却不尽相同:故步自封,不紧跟市场潮流。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手机的崛起更是进一步压缩了LG手机在国内的生存空间,未来就算卷土重来,恐怕这些分食者已经将整个市场占领。
兵败中国
据外媒报道,LG电子近日宣布,由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该公司相关部门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将正式退出中国市场,但其他部门将继续留在中国,不发生任何改变。另外来自《中国经营报》的报道称,一位LG北京办事处代表坦陈“手机业务退出中国了”。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接近LG电子中国的相关人士,对方透露,LG官方并没有宣布这个消息,但LG手机确实早就退出了中国市场。
目前,LG手机的身影在电商平台已经很少能够见到。在LG手机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内的8个产品中,只有一款是手机,也就是LG电子为中国市场提供的最后一款手机——G5SE,其他产品都是手机套和耳机等,这款手机产品在北京地区显示无货;而在LG天猫官方旗舰店和国美网上商城中却连这惟一一款手机都没有,产品分类中主要是洗衣机、电视和冰箱。
虽然苏宁易购线上平台上有4款该品牌的手机产品,包括LGQ6+、LGG6+、LGV30+和LGV10,但这些产品都出自一家叫做“香港BP数码小电海外专营店”的店铺,属于苏宁易购的“海外购”业务。不过可以看到,这些产品只有个位数的用户评价。
而在实体门店,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基本上看不到LG手机的专柜和产品。在一家手机专卖店,一名导购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最起码有两三年的时间没见过LG手机了,也很少听到这个品牌相关的消息,几乎没有消费者会主动问起。”还有一名消费者直言:“现在国外的品牌只知道苹果和三星,国内的手机品牌倒是知道得比较多,LG已经是历史了。”
数据显示,在全球手机销量下滑的情况下,2017年LG手机销量为5590万部,与2016年基本持平,仍然是苹果、三星之外全球销量第三的外国品牌。虽然没有LG官方提供的中国市场2017年的销售数据,但是据估算2016年全年LG手机销量仅为16万部,而当年中国智能手机总销量有4.8亿部。LG手机2017年最重要的旗舰机在中国未推出,包括2017年上半年推出的LGG6和下半年推出的V30。
“其实,LG手机并不是第一次退出中国市场。”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表示,早在3G时代的2012年,LG手机中国区就大幅裁员,称等待4G时代的到来。根据当时的报道,LG在2011年就将北京手机研发部门与其位于青岛、烟台的手机生产工厂合并,原有的北京手机研发部门取消,该部门合同到期的员工先后收到了“不再续约”的通知。此外,LG手机业务在中国的多个办事处陆续有员工接到裁员的通知,主要涉及销售以及管理部门。
错失良机
导致LG手机退出中国市场的最直接因素,无疑是财报上令人寒心的数字。
根据LG电子最新公布的2017财年四季度财报,LG电子2017年四季度营收为17万亿韩元(约合10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营业利润为3669亿韩元(约合21.94亿元人民币),同比扭亏为盈。但此番LG能强势扭亏为盈主要靠的是旗下的OLED电视等家电业务,LG手机业务表现低迷。据了解,LG移动部门2017年四季度亏损约1.92亿美元。
业内认为,LG手机之所以在中国市场表现不佳,根本原因在于故步自封,没有随着市场潮流做出改变,导致最后被淘汰。
康钊指出,LG手机在中国市场的第一次退出,就是因为当时在中国智能手机方面推出滞后,没赶上中国的智能手机大爆发,最大的转折点在于2010年。“LG手机的研发决定权在LG电子韩国总部,根据LG电子总部对于中国市场的研发预期,2009年规划2010年产品时曾判断,在中国功能手机仍将占主导。所以就这样错过了黄金发展期。后来,进入到中国的4G时代,LG手机也确实卷土重来,但该公司的投入非常少,平常基本看不到LG手机的销售人员和产品,大部分为电商渠道,而且没有在中国投放最好的产品,这就注定了该公司的落败。”
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分析认为,LG作为一个老牌韩国企业,在中国市场一直都经历着水土不服的情况,不管是人员管理还是生产过程,该公司都没有做到位。“尽管LG手机的产品质量很好,但在技术和功能方面却跟不上市场的趋势,不管双摄、大屏、全面屏还是AI功能,LG都没有真正重点推出过,依然固守自己当年的旧技术,而国内的手机厂商,包括华为、OPPO、vivo还有小米,在引领潮流的关键技术方面一步都不曾慢下来,甚至苹果、三星这样的手机巨头都时刻把握着市场的脉搏。”
在他看来,手机作为电子类快消品,每年的技术点和关注点都不一样,变化速度快,LG显然没有在这方面下大功夫,无论是中国市场的渠道还是品牌影响力,该品牌都做得差强人意。
此外,刘启诚表示,国产手机中很多品牌都覆盖了手机市场的高中低端,各个市场都有发力,就算是苹果、三星也不敢懈怠,但LG手机在中国市场本来就发展得没有太大起色,又固守自己的高端市场,难免会被市场抛弃。
“从外观设计上,LG手机找不到消费者真正喜欢的那种感觉,系统也不好用。”还有业内人士点评道,“LG手机近年来没有重大技术创新,尤其是没有自己的芯片,同时由于产量、销量不够大,很难构筑产业链优势。因此,其高端机渐渐失去竞争力”。
复兴无期
实际上LG不仅仅是完全退出中国市场,根据韩媒的消息,LG将会逐渐取消高端手机业务,也就是说未来V系列和G系列手机将不复存在。但放弃高端手机的开发意味着壮士断腕的决心,从此LG将与高端手机的形象无缘。
至于LG手机会否再次重返中国市场,刘启诚持有怀疑的态度。他认为,LG手机重返中国市场的可能性很小,在中国手机市场,除了苹果和三星,大量的市场份额都被国产品牌所占据,而这些企业对于市场的风向反应都很快,竞争非常激烈。
康钊则猜测称:“未来,LG手机小规模回归中国市场的可能性随时存在,但不会有太大出路,因为该公司在移动业务方面不舍得投入,而做手机是需要大规模资金投入的,因此很难得到回报。”
在国产手机厂商步步崛起的大环境下,LG想要再回来争得一方天地难上加难,事实上,该品牌被迫退出中国市场,也是因为国内手机厂商已将其市场空间挤压掉。就国内而言,苹果、三星、华为牢牢占据了高端手机市场,同时OPPO、vivo等国产品牌夺取了3000元价格段,另外,小米、一加等互联网品牌则拿下了发烧友市场。
不仅在国内市场,国产手机品牌这两年在海外市场也“混得风生水起”。截至2017年3月底的2016-2017财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小米、OPPO、vivo在印度的销售额大幅增长至2252.7亿卢比(约合226亿元人民币)。其中,vivo较上一财年销售额增长6倍左右,小米和OPPO增长近8倍。在东南亚,出海的中国手机品牌同样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2017年三季度,OPPO以17.2%的市场占有率在东南亚市场位列第二,紧随其后的则是vivo,市场份额为4.6%。
幸运的是,放眼全球,LG依旧是全球前十的智能手机厂商,并且在北美、拉丁美洲等地依旧保持着不错的市场份额。但在2017年,LG的数款手机陷入重启门,被美国用户发起集体诉讼。尽管不久前LG已经和用户达成和解,并给出了赔偿方案,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LG高端产品的品牌形象。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LG手机落败就像过去的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品牌,虽然经历过辉煌,一旦被时代抛下,就很难东山再起。不光是LG,苹果等外资品牌如今也是今夕不比往日,尽管2017年依然是手机市场的增长年,但苹果在主流品牌中的增幅最低。“国产手机品牌就像源源不断的泉水,流过每个国家和地区,留给其他品牌的空间越来越小,而这些品牌也要随时警惕着被淹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