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与乐视系撇清关系,酷派集团回应为何起诉小米侵犯知识产权。
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累及酷派,酷派在国内手机市场已经没有声音了。
与乐视系撇清关系后,酷派集团有限公司(酷派集团,02369.HK)因起诉小米侵犯知识产权刷了一把存在感,宣告自己还是手机圈的技术“老炮儿”。
在外界看来,新酷派需要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而风头正劲的小米正在紧锣密鼓筹备在香港上市,此时来一场知识产权诉讼无疑是酷派回归的不错方式。
面对蹭小米热度的外界质疑,2月1日酷派集团回应澎湃新闻记者,道出起诉小米的前因后果。
酷派在官方回应中称:公司已经警告在先,分别在2014年1月和2014年3月两次给小米公司发送警告函,就提出的涉嫌侵权的专利与小米进行友善磋商,但小米均采取了忽视态度,公司只能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救济。
“通过知识产权积累确保公司正常开展市场活动,为客户创造价值,促进行业技术创新,并最终让用户享有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活,才是企业技术创新的终极价值。”酷派在官方声明中称。
1月26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本公司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近日就与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通天达通讯电子有限公司以及小米之家商业有限公司深圳第一分公司之间的发明专利权纠纷,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起诉。
酷派诉被告生产、许诺销售、销售侵权产品等行为侵害原告三项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610034034.8名称为“移动通信终端的协同方法及其界面系统”的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210250264.3名称为“终端和应用程序的新事件的处理方法”的发明专利权;及专利号为ZL201210064396.7名称为“终端和应用图标的管理方法”的发明专利权。
酷派寻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生产、许诺销售或销售涉嫌侵害原告发明专利权的行为,但未列出具体求偿金额。
酷派集团副总裁刘铭卓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起诉小米相关公司既有政策上的支持,也有前车之鉴,在警告遭忽视的情况下,公司决定对相关公司提起诉讼。
在酷派集团发布上述公告后的1月29日,小米公共关系部门回应称,酷派集团描述的侵权事实既不明确,所涉及的三件专利的稳定性尚有待商榷。
酷派起诉小米后,手机圈有人指出酷派目的不纯。酷派集团CEO蒋超在某微信群对此评论称,小米总共用了酷派200多项发明专利,但酷派只选其中6项,目的是希望提升中国对知识产权的认识和保护。”我们根本不需要趁小米热度,把自己Low了。”
作为中国手机“中华酷联”四大家之一,酷派集团在互联网时代先后与360公司和乐视合作搞手机,但最终结果是两次合作后酷派失去了在手机圈的位置。尤其是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累及酷派,酷派在国内手机市场已经没有声音了。
如今的酷派已不复“中华酷联”时的光辉。据酷派2017年5月31日披露的未审计年报,2016年,酷派集团实现收入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亿港元,公司总负债为63.7亿港元。
1月1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公司原第一大股东乐视系旗下的LeviewMobileHKLimited已经向威日创投出售了其所持有的所有股份,至此,LeviewMobileHKLimited不再持有酷派集团股份。酷派正式从乐视系中走出来。
蒋超在今年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酷派计划将研发和营销总部搬到美国,短期不追求市场份额,甩掉“库存包袱”减重前行;同时押宝人工智能系统开发。
蒋超还表示:“从中国的工厂文化转向美国高科技文化,对我们来说挑战也很大,但我相信我们还是能转型成功。”
2月1日,针对新酷派的定位,酷派集团在回复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目前,结合产业发展和公司经营策略,酷派集团已经制定了AI发展战略,并在美国组建了AI研究院,逐步实现技术研发人员美国本土化,致力于在AI领域的技术创新和专利布局。
据介绍,酷派的AI研究院主要从事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针对具体的AI应用技术做基础的研发,比如在视频识别、基础算法等领域成立了多个研发小组,同时在AI自我学习技术领域,成立了一个研发神经网络算法的研发团队,专注于该领域的技术创新;二是尽快将自主研发的AI技术产品化,今年8月,酷派集团将推出第一款AI手机,10月,将推出第一款基于AI应用的儿童手表。
除此之外,专利运营也将是酷派今后常态化的业务内容。酷派介绍,公司在智能终端领域用于万余件专利储备,如今是知识产权收获的好时机。
刘铭卓称,将专利作为“资本”运营是酷派集团今后要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比如用专利作价入股进行投资、开展专利质押融资等,但这些运营模式目前仍面临专利价值评估难等诸多问题,亟需业界共同解决。

没有变化的品牌定位,没有改变的经营团队,甚至连产品外观都没有大的改变,但不过短短2年多,西门子家电就从过去众多高端消费群体追捧的品牌,开始沦落到一个“高不成低不就”徒有虚名的大陆货。
对此,很多家电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西门子家电在高端市场上的坠落,主要是面对变化的消费群体85后、90后,以及快速成长的竞争对手卡萨帝、方太等,没有找到自己的突围求变之路。这只是说对了一半,西门子家电并非没有变化,而是一直在变化中没有找到有效的路径。沉迷于过去10多年的高端市场成功领跑通道中,却忽视如何创造新的高端高度。
其实,在一线市场或许就能明白个中原因。西门子家电在高端市场的衰退,并非简单的外部竞争对手变化,消费胃口多变。根本就是自己的创新速度变慢了,创新能力退化了。不少家电同行就搞不明白一件事情,原本定位高端的西门子家电,无论是其冰箱、洗衣机,还是其油烟机、洗碗机等产品,竟然出现从二三千元到二三万元不同的价格区间,这到底是为了扩大市场份额,还是为了提升品牌影响力。
冰箱、洗衣机的价格,从2000多元的低端产品,到5000多的中端产品,还有1万多的高端产品,同时出现在西门子家电的阵营之中。同样,近年来被西门子家电视为战略核心业务的厨电产品,如油烟机、燃气灶,以及洗碗机等产品,其零售价格竟然远低于方太、老板等同行的水平。可以说,西门子家电不再是高端代言人,而成为“忽高忽低”的商业怪物。
可以说,自认为高端家电品牌的西门子,如今在中国家电市场上,不仅连高端品牌的重担都无法肩负起,更重要的是其品牌定位、产品迭代,以及市场推广陷入了一轮“迷失”自我的通道中。问题的症结就在于,作为原本定位高端市场的西门子家电,迫于中国市场竞争的需要,急于做大市场规模,因此选择采取低、中、高等不同层次的产品线和价格体系,从而让不少消费者可以拿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看上去很高端的西门子产品。
过去几年来,西门子家电在中国一线市场上赢得不错的市场份额,保持着冰洗、厨电两大业务的稳步增长。背后的代价却是,从二三千到一两万的西门子家电,却让很多消费者感到困惑,更感受到不一样的产品品质、体验。带来的是,西门子家电产品的口碑和信誉,被大量透支。
最知名的,则是当年为了应对市场低价格竞争,西门子推出了大量定位低端用户的二门冰箱、三门冰箱,出现“门关不严、门自动反弹”等情况,最终遭遇来自知名大V罗永浩的公开维权。这只是西门子家电产品在中国一线市场上价格定位乱局的“冰山一角”。
近几年来,为了应对市场监管政策的需求,西门子家电对于中国市场上的产品采取了商家自主定价的策略。同样的产品在全国建议零售价统一,却出现十几个不同的产品成交价。带来的结果,不只是消费者彻底迷茫了,就连经销商也搞不懂,西门子家电为什么会这么乱。
对于西门子家电来说,当年在中国市场经历了长达10多年的亏损之后,最终在高端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如今,当高端从市场的一块小蛋糕,成为中外同行都在争抢的大蛋糕,西门子家电却迫于市场竞争和规模化经营的压力,失守高端,失去了更加鲜明的品牌定位、产品性格,以及用户的认同感。
不只是中国家电市场变得更加复杂,消费需求更加挑剔,同样西门子家电在中国也变得衰老,跟不上时代变化的步伐和节奏了!

如今在互联网领域,一说到生态,首先带来不好的联想。
说到底,在互联网电视愁云惨淡的2017年,推出超级乐视电视的“骗子”贾乐亭出事了,让互联网电视的生态雪上加霜彻底恶化。
知乎上有个挺可乐又挺形象的调侃——“自己配大豆种子自己种,自己收豆子,然后开一家豆腐坊,磨豆浆,卖豆腐,卖豆芽,再开一家油作坊。乐视管这个就叫生态”。
客观的说,互联网电视可以使用户订制点播内容,不强迫用户定时定点去观看电视台的节目,是互联网时代电视的一大突破,但是围绕着电视内容的互联网生态却不十分健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系统对内容生产的管控有牌照,电视受众最喜爱的娱乐节目一旦不属于完全的公益性,就要按市场规律有版权付费。
冲击传统电视观看模式,刺激低迷的电视消费,中国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功不可没,而先天不足也是明显的。当年的乐视和小米们没生产线,可以找OEM代工。没有播出资质,可以找有牌照的合作。没有资源,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购买版权。乐视的长项是视频、体育和音乐,单靠资源的整合还不能构成完整的互联网生态链。
而致命的问题在于,互联网电视不能像智能手机那样,随时影响干预生活。智能手机的最大拥趸是年轻人,丰富的APP让智能手机变得无所不能。而在中国,电视已经逐渐沦为老年人的消遣,从机顶盒到电视盒子,对年轻人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内容和观看方式没有最根本的改变。
相比于智能手机时代的开创者——苹果,乐视们没有太多的独门秘籍,无论是科技,还是内容,产品量级不够,市场占有率相比整个电视市场依然有限。另一方面,生态链的价值必须要通过优质的服务来体现,电视用户感受不到乐视们的魅力,服务距品牌所宣扬的生态还差很大距离,互联网式的营销雷声大雨点小。乐视的很多会员年费都是购机赠送,一些用户把功能当摆设,即使能够吸引眼球、带来流量的内容也很难形成销售,砸钱买版权的结果是入不敷出。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互联网电视只能使一部分年轻人重新唤起热情,比如体育。也只能使一部分人专注于高清的视听环境,比如最看视听效果的发烧友。而深度生态链的打造需要大规模烧钱,一旦像乐视那样资金链断裂,就会发生雪崩效应。新锐互联网品牌中,超级乐视溃不成军,小米4K靠低价疯狂,微鲸强撑高端,暴风、风行、看尚这些品牌烧钱难以为继。而传统阵营中,领头羊的酷开品牌回归创维不再独立运营,海信的VIDAA、TCL的雷鸟、长虹的CHiQ海尔的mooka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去年以来,高端电视市场上日韩品牌的优势愈发明显,而互联网电视生态愈加恶化是不争的事实。电视作为老百姓生活中唯一一块无法移动的大屏,智能化虽然势不可挡,但是除了追求极致高清的视觉体验,只有用更好的定制化服务体验,用精彩精准的内容和娱乐留住铁杆细分用户,寻求找到关联智能家居建立智慧生活中心等新入口,竞争会更惨烈。
互联网电视的所谓生态系统,本质是属于软件+硬件+服务的范畴。新的一年,互联网电视靠硬件出货、靠软件挣钱的路数不那么好玩,如果单纯沦为资本烧钱的一场游戏,互联网电视的概念离玩坏也就不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