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支付宝官方微博公布的信息显示,从今天起,苹果在中国内地的41家Apple
Store零售店
苹果在中国内地的41家,乐视股价今日直接以跌停价4.34元开盘。正式接入支付宝,并且支持使用花呗。
这也是苹果线下直营店首次接入Applepay之外的第三方移动支付。
除了线下门店支付接入外,支付宝内的Apple专区也同期上线,用户在此可以领取iPhone用户专享福利,进行账号绑定管理,查看苹果应用商店和苹果官方零售店(AppleStore)相关账单等。
此外,近期用户在支付宝内还有机会获得50元苹果官方零售店代金券,使用支付宝在苹果官方零售店消费时享受立减优惠。
近年来,苹果为了争取中国用户,也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符合本地使用习惯的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苹果中国官网和应用商店AppStore已经支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种主流的移动支付方式。
2015年9月,苹果天猫官方旗舰店开始接入花呗;2016年3月,苹果中国官网正式支持微信支付;2016年11月,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接入支付宝;2017年8月,微信支付正式支持AppStore进行选购或订阅AppleMusic。
截至目前,中国已经是苹果的第二大市场,苹果2017财年的报告显示,在苹果448亿美元的总销售额中,中国市场的贡献占到了20%。苹果在全球开设的500家AppleStore零售店,有49家在中国,其中中国内地有41家,是除了其美国本土外,门店最多的市场。

游资风险股秀场
乐视网尽管此前一天已经出现放量,市场上资深的从业者们,却很少有预判,2月8日,乐视会在200亿市值关口,猛烈的打开跌停。
这种K线规律,过往并不鲜见,最为出名的当属徐翔抄底重庆啤酒,但,毕竟时过境迁。
保千里的接力,无疑在“秀技”游资的凶悍。
这一天,有的新股迅速“意外”打开涨停,中小创似乎欢呼,而权重股却一片绿色。颇有仪式感:这更像是游资一直恪守的准则,向渐趋显学的机构配置盘的宣战。
侠客未死,这还是不是那个江湖…… 这是一场心理战。
“情况不会比这更差了”,“希望是最低点买入”,“拿三万块钱,如果起来了,就能翻两倍”,是不少在局者的心态。
2月8日,一路吃下11个跌停的乐视网(300104.SZ)开板的一刻,迎来了一丝曙光。
“我看着它从跌停冲上去的”,杭州一位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4.34元开盘经历短暂跌幅后,2月8日9点36分,乐视网成功撬开跌停板,成交额近20亿元;9点43分,其由跌转涨,涨幅1.45%;到了9点46分,涨幅达7.88%,报5.2元。
当天,乐视网涨5.39%,收5.08元,41.1亿元成交额,换手率达29.06%。
尽管乐视网晚间公告称,“公司5%以上股东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股票”,但置身其中的投资者,显然在释放更多信号。
乐视网的巨大波动,也在引发监管层关注。
2月8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关于切实做好‘乐视网’股票相关风险提示工作的通知”,要求各会员单位“通过多种渠道有效提示客户及时查阅上市公司发布的风险提示及信息披露公告,提醒客户重视相关风险、谨慎投资”。
富贵险中求?
2月8日的龙虎榜显示,中泰证券德州三八中路营业部以1.36亿元买入乐视网,占总成交的3.32%。此外,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买入8858万元,海通证券丽水城东路营业部买入4731万元,华鑫证券广州大道中营业部买入3972万元,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买入3194万元。
与此同时,两机构席位卖出2.06亿元,此外,广发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海通证券上海建国西路营业部、山西证券太原府西街营业部合计卖出3.43亿元。
事实上,试探性信号已在2月7日释放。
“明天估计能打开,今天有大量抄底盘进来”,2月8日,不少乐视网投资者回忆2月7日晚间的交流提到。
就在一天前,乐视网收下全天82万多手天量成交,有近4亿元试图撬板。
4亿元,相当于乐视网1月24日复牌后总成交额的八成(乐视网复牌后的11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额达5.13亿元)。
7日买入前五位中,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营业部买入1447万元,成为唯一买入超千万的席位,兴业证券杭州清泰街营业部、海通证券杭州文化路营业部也分别拿下超500万元大单。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证券杭州龙井路是中兴通讯大股东、杭州牛散孙惠刚所在之处,此外,牛散章建平也是浙江人。
“昨天杭州这边营业部大举买入,是不是说明他们觉得在这个点上安全了,资金都准备到位了?”上述杭州机构人士也有疑问。
不可否认,这场被全民围观的资金狂奔中,一种最普遍的心态与“赌”有关。
乐视网的股吧经历了异常热闹的一天,不乏股民纷纷留言“富贵险中求,感谢乐视网,让我搭上顺风车!今天全仓杀入”,“跌停板成功抄底5万股,亲们祝福我吧”,“拼了4.82元,小妹的嫁妆追进来了”。
一家大型券商销售人员刘涛2月8日透露,“我的不少客户买了乐视”。
“就是赌啊,拿三万块钱,等到3块、4块的时候,我就买进,大不了这个股退市,但是如果它起来了,那可能三万就变成十万,翻了两倍。”刘涛分析,“复牌那天15块,现在成本5块,基本上短期套利没问题。”
2月8日,一位财经博主也在微博上称,“今天跌停的时候我也买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不好,取决于价格”,他的言论如同一颗石子,激起万千水花。
对11个跌停后回升的趋势判断,加上孙宏斌的背书,让不少资金冲了进去。
硬币的另一面是,2月8日当天,乐视网将有2.13亿股限售股解禁,占其总股本5.35%,分别涉及2016年8月参与乐视网定增的3家机构——中邮创业基金、嘉实基金、财通基金以及牛散章建平。
以45.01元/股的定增价(复权后为22.5元/股)和7日收盘价4.82元推算,这4家股东合计账面浮亏高达37.66亿元。
别样的投资者
火中取栗,刀口舔血,除去这些字眼,也有一些乐视网投资者心情别样。
上海一家公司投资总监王雨视之为一个观察市场的好机会,“我就买了1手,想着买了可能会关注下走势,没买的话,平时不太注意,就打算一直放着”。
在他看来,乐视网的未来取决于“孙宏斌怎么运作,乐视本来拿着一手好牌,自己打烂了,现在光靠散户不行,机构还是希望其能翻身的”。
这场“心理战”中,还有一个非典型的群体——媒体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不少媒体人选择2月8日象征性买入100股,为了16天之后的乐视网股东大会。
2月23日,北京市房山区涞宝路十渡世界地质公园内云泽山庄国际会议中心,乐视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在此进行,股权登记日正是2月9日。
在2014-2015年期间买过乐视网的北京创投人士张晓提到,“当时我以70多元买入,那时候乐视网刚刚跌破100元,有人说可以重回100块,我觉得有机会就进了”,不过,几个月之后,他以40多元退出。
“它一直躺在我的自选股里面,每天去看看,直到乐视停牌,我还在关注”,尽管略有遗憾,但是张晓此后再没有买入乐视网。
对于乐视网2月8日的表现,他保持相对审慎,“还是有人觉得乐视的盘子有得利用,可以从里面捞一笔,但是我觉得没什么戏,目前来看,乐视网可能并不是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可能更多上升到资本运作的层面”。
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乐视网的巨大波动,正引发监管层关注。
而其经营层面的千头万绪,还得从头梳理。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的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56.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2017年其预计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116.1亿元。
一个好消息是,乐视网开始还钱了。
2月6日晚间,青雨传媒(832698.OC)公告称,已收到乐视网相关方协议款项1.55亿元,占此次协议金额87.29%。
“当时欣泰电气都要退市了,还是有不少资金火中取栗,这更多是一种投机行为,从我的角度,我认为它在三板很难变现。从大的趋势来看,资金开始回归理性,乐视网的估值也应该回归合理区间”,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乐视股价今日直接以跌停价4.34元开盘,连续第十二个跌停,随后股价开始反弹,一度涨到5.21元,大涨8.1%,成交金额超过了27亿元。
今日乐视网解禁2.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35%。此次获得限售股解禁的,是2016年8月参与乐视网定增的三家机构中邮基金、嘉实基金、财通基金以及牛散章建平所持股份。
同时昨日乐视网宣布,员工持股计划也因为公司基本面变化以及乐视控股未履行差额补足义务,被迫提前终止。该员工持股计划的市值从5.1亿元暴跌至1.06亿元,浮亏达到4.05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