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索尼现任CEO平井一夫将把掌舵索尼这支沉重的接力棒交给其继任者、身为索尼首席战略官与首席财务官的吉田健一郎,后者曾辅佐平井一夫一起把索尼这艘电子与娱乐集团巨轮从深陷困境中拯救出来,但他今后必须带领索尼和谷歌、三星这样的巨头竞争。
2012年4月,在索尼连续4年出现亏损并经历了史上亏损最严重的财年后,平井一夫接过了执掌索尼的权柄。他将索尼从云端带回现实,驯服了索尼在苹果iPhone手机问世之前作为科技先锋把移动娱乐带给世界衍生出来的自负。在平井一夫的带领下,索尼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取得了史上最好水平的利润,而吉田健一郎在这份努力中扮演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在担任索尼社长兼CEO的第二年,平井一夫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在此之前,索尼通过出售包括房地产和股票在内的资产,实现了五年以来的首次盈利。但更深层次的重组,特别是严重亏损的电视业务的深入重组,已经因此而滞后,索尼面临着再次陷入财务赤字的危险。
彼时,平井一夫发现了当时负责网络服务业务So-net的吉田健一郎的才能。吉田健一郎每个月都要向平井一夫汇报So-net部门的业绩,两人就索尼的总体战略进行讨论时,吉田都会以其改革理念给平井一夫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3年秋,在温泉度假小镇箱根的一家酒店,平井一夫宣布了一条令一屋子索尼高管震惊的消息:吉田健一郎将于当年12月接任索尼首席战略官,此举实际上已把当时的首席战略官齐藤正排挤出局。随着这次人事调整,以及吉田健一郎在次年春被任命为首席财务官,索尼开始了其复兴之旅。
平井一夫告诉这位新任首席战略官,索尼已经不能再推迟解决自身问题了。此后,细节导向的吉田健一郎起草计划,平井一夫制定决策,索尼迅速开始对其不盈利的业务进行重组。
当时,索尼电视业务处于亏损状态,销量腰斩至仅仅1000多万台。三年后,索尼电视业务实现扭亏。另外,索尼还在2014年将Vaio笔记本电脑业务出售给投资基金日本产业合作伙伴,并在2017年把电池业务出售给东京电子制造商村田制作所。同样是在2014年,索尼和另一家日本消费电子公司松下分拆旗下OLED面板生产业务,并将其注入新公司JOLED。
早在20年前,平井一夫被暂时分派到索尼美国公司视频游戏部门时,就展现出了直面问题的能力。首次被调离音乐部门,并非平井一夫期待的结果。但是为了赢得新同事的信任,他请求调到游戏部门,在那里他从头开始,建立了索尼在美国的PlayStation游戏业务。最终,平井一夫成为索尼视频游戏部门的掌舵者。
作为索尼CEO,平井一夫努力向公司灌输一种更现实的观点,这种观点不同于一些人仍然坚守的富有传奇色彩的观点。对此,最明显的体现莫过于索尼在2014年秋决定暂停向股东分红,而这是索尼上市以来的首次。即便是在出现4500亿日元(按当时汇率折算约合41.4亿美元)巨额亏损的2011财年(截止至2012年3月),索尼仍坚持向股东分红,只是对索尼而言,那已是一种无法承担的虚张声势。
索尼以往的领导者均以其领袖魅力闻名于世,包括索尼创始人井深大和盛田昭夫,以及第二代掌门人、光盘的早期推广者大贺典雄,还有后来的出井伸之。1995年被任命为索尼社长的出井伸之,很早就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并宣称索尼的使命是为他将之描述为“数字梦想的孩子”的消费者打造产品和服务。但这样的尝试有时恰恰适得其反,由于结果不及预期,索尼遭遇股价下跌。
当平井一夫从其前任霍华德•斯金格(HowardStringer)手中接过CEO大印时,过度扩张的索尼已经跌落谷底。走出困境的唯一方法便是将索尼瘦身到可控的规模,并对亏损业务进行“止血”。
在委托吉田健一郎对公司进行重组的同时,平井一夫还加深了与包括苹果、视频流媒体服务商Netflix在内的科技领先企业的重要人物的联系。以这种方式提升索尼的形象绝非小小的胜利。
平井一夫改革努力的基石是一种强调并非一次性硬件销售而是持续性收入——比如通过注册用户更新软件或服务获得——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的原型正是他自己帮助建立起来的PlayStation业务。在PlayStation的历史上,其全球累计销量已经达到4亿部。
但在索尼恢复战斗状态的过去六年时间里,像谷歌、亚马逊这样的平台型企业已然成为科技巨擘,韩国电子制造商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几乎是索尼的8倍。要挑战这些巨头,索尼现在才站到起跑线上。对平井一夫的继任者吉田健一郎而言,在他面前任重而道远,首先,他需要为后PlayStation时代制定一个发展计划。

富士康IPO上会在即:排队只用2周别人通常好几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企业的富士康,本次A股IPO上市非常地“抢时间”。2015年3月6日成立的本次IPO上市的主体,还有1个月就满3年,不过仍然是通过“特批”方式在未满3年的情况下申报。
我们再来看看IPO的流程,通常是上报预披露、反馈、预披露更新、发审会、核发批文。其中主要的流程在预披露、反馈到预披露更新这个阶段。
富士康从招股申报之时就显出了与众不同,后续流程也是很快。
2月1日招股书申报稿上报,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招股书预披露更新。券商投行人士分析,招股书预披露到预披露更新,目前通常的要7、8个月的时间,这也是IPO排队的主要时间,而富士康2周就完成了,中间还隔了个春节。
上述投行人士认为,招股书预披露更新后,预计富士康将很快上发审会,过会的话就是例行拿批文、发行上市,都能在很短时间完成。快的一两个月就完成了,3、4月份就可能上市。
以今日上市的泰永长征为例,该公司于2017年12月29日更新预披露,然后几天后即今年1月5日上发审会,1月26日拿到批文,今日上市,从更新预披露到上市,不到2个月的时间,这中间还经历元旦和春节长假。
对于富士康IPO流程的快速高效,根据财新等媒体报道,富士康是走的即报即审的特殊通道。“多位接近证监会人士称,富士康IPO走的是即报即审的特殊通道。”
富士康的快速上市,或许可以为A股引入一批独角兽企业上市提供借鉴参照。分析人士认为,未来A股将致力于培育一批自己的“独角兽”科技公司,资本市场的发行上市制度要向新经济靠拢,而一些境外上市的科技巨头的回归也成为可能。
在今年年初的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上,会议要求“以服务国家战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

笔记本产品并不是华为消费者业务的强项所在,但其一直把苹果、微软等品牌作为追赶对象,还在2018年MWC大会前夕推出了一款全新的笔记本产品。

图片 1

巴塞罗那当地时间2月25日,华为发布了最新一代的MateBook系列笔记本电脑。和去年一下推出三款新品不同,今年华为的产品节奏稍显谨慎,问世的新款笔记本产品只有一款——MateBookXPro
高屏占比是这款笔记本产品的最大卖点所在。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发布会现场介绍称,MateBookXPro配备了13.9英寸的可触控显示屏,屏占比达到了91%,比MateBookX的屏占比要高出3%。根据华为方面此前的预告,这也可以算是一款“全面屏笔记本”。
屏占比的提高,意味着MateBookXPro需要在其他方面进行一些调整。例如这款产品的摄像头不像其它笔记本一样设置在屏幕的上方或者下方,而是集成在键盘之下,用户可以通过敲击键盘上F6和F7之间的启动键,来弹出内嵌的摄像头。
和上一代MateBookX类似,MateBookXPro所针对的也是高端商务人群。除了高屏占比之外,这款产品采用了一体全金属机身,重量为1.33kg,机身最厚处为14.6mm。这意味着MateBookXPro无论是机身重量还是厚度,都要高于上一代产品。
配置方面,MateBookXPro配备英特尔i5以及i7处理器、NVIDIAGeForceMX150显卡;另外,机身中还搭载了4个扬声器,支持杜比全景声音响系统。
MateBookXPro的起售价为1499欧元(约合11669元人民币),今年第二季度将会在国内市场和部分海外市场上市。考虑到上一代MateBookX在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售价分别为6988元和1399欧元起,判断这款新品在国内市场的最终售价仍将低于海外市场价格,
除笔记本之外,华为还在这次发布会上推出了MediaPadM5系列的平板产品,其中包括两种大小屏幕的MediaPadM5以及配备了手写笔的MediaPadM5Pro。该系列产品全部搭载了麒麟960处理器。
华为是在两年前的MWC展会上正式推出MateBook系列产品。这被视为华为在笔记本市场挑战苹果和微软的重要武器。
不过,产品推出后市场的反响并不理想。2017年6月初,台湾《电子时报》披露称,MateBook产品上市以来的出货量为70万台,相比于最初100万台的目标有不小的差距。
对此,华为消费者业务COO万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并没有把MateBook当作是自身的第一代笔记本,而只是一款实验性质较强的产品。
他表示,从公司内部的角度来看,2017年6月发布的MateBook系列产品才算是华为“真正的第一代笔记本”,但他没有透露相关产品的销售数据,称笔记本的销量达到了内部的预期。
从整个行业来看,华为在笔记本领域也不算主流玩家。
市场调研机构TrendForce发布的《2017年笔记本电脑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笔记本电脑市场小幅增长,从1.61亿台增加到1.65亿台;惠普、联想和戴尔成为笔记本电脑市场前三名,三家公司基本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排在后面的还有苹果、华硕、宏碁。华为还是属于“Others”的类别。这也许是华为笔记本产品更新节奏有所放缓的原因。
对于华为的消费者业务而言,在手机已经相对成功的情况下,它们确实没有必要在笔记本或者平板产品上过度发力。在某种程度上看,这些产品还需要给手机产品的发展做好辅助。
万颷此前曾表示,在华为的众多终端产品中,智能手机无疑是重中之重,其他产品则起着丰富生态的作用。而在这次的发布会上,余承东重点演示了华为平板产品的一项功能:用户可在平板电脑上进行文档编辑,再把编辑好的内容发送到笔记本上,实现互通。
在万颷看来,经历过此前的积累之后,华为现在已经对笔记本行业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因此会在细节方便不断改进,例如做到一个账号打通不同设备,来实现不同平台之间的互动。
这基本上是围绕商务场景来进行布局。此前,余承东曾经表示,华为消费者业务未来的新战略之一就是打造全场景的智能生活体验,为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相应的智能硬件。
从这个角度看,华为笔记本以及平板的性质更像是智能硬件,主要为用户在工作领域提供更多的便捷,而不是用来攻城掠地。可以预见的是,华为笔记本未来仍会保持一个偏小众的市场形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