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社区周边的老旧便利店改造成天猫小店之后,天猫的新零售瞄准了学子众多的校园。图片 1

当一个企业坏消息已经成为日常的时候,一旦出现一丝好消息都会被无限放大,哪怕这个消息是以讹传讹。
这句话用来形容目前的新乐视智家,恐怕再合适不过。
从2016年末乐视危机爆发开始,几乎所有与乐视相关的新闻都是负面消息。如今看到这两个,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视频资源、互联网电视、会员费换手机,而是“不靠谱”、“欠债”以及“下周回国”……
由于身处乐视旗下,主营互联网电视业务的新乐视智家同样遭受着这样的情况,品牌形象受困、电视销量下滑,坏消息始终伴随其左右。不过,新乐视智家日前爆出了的两条新闻却引人关注,一条利好,一条有些玄机。
一喜一忧,两条新闻传递出迥异信息 先说好消息。
3月30日晚间,乐视网(4.500,-0.22,-4.66%)发布公告称,公司重要子公司新乐视智家近期拟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新乐视智家和腾讯视频双方约定,开展客厅内容合作,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
据悉,《合作协议》的履行期限为3年,协议履行期限届满后,双方均享有优先合作权。这,似乎是否极泰来感觉。
第二条消息,则充满悬疑感。
4月3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新乐视智家的CEO张志伟处在“休假”状态,报道称这是张志伟本人向第一财经所确认的。张志伟是孙宏斌钦点的梁军之后的接班人,也是乐视电视业务的操盘手。他去年9月回归乐视,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EO。如今,公司宣布与腾讯方面紧密合作后,操盘手却已经休假,不得不被外界赋予更多解读。
当新乐视智家与腾讯合作的消息出现后,外界的反应是一致乐观的。乐视的投资者似乎看到希望的曙光,吃瓜群众们则开始猜测腾讯为什么要蹚这趟浑水。甚至有人就此认为,是新乐视智家抱上了腾讯的大腿,有可能就此摆脱泥沼。
不过,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合作,如果结合CEO张志伟休假的现象一起分析,恐怕所谓的利好只是被过分放大了。
久旱逢甘霖?只是一滴水罢了
当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分析这份协议内容会发现,其实二者只是达成了在内容方面的合作。对此,资深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对懂懂笔记表示,“其实这次新乐视智家和腾讯视频方面的合作,如果放到整个家电的大行业中来看,只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合作,二者仅仅是在内容方面达成了一定的协议。”
刘步尘强调,作为资源方腾讯需要一定的平台呈现,而新乐视智家作为电视厂商自然会成为腾讯视频的合作对象之一。不仅仅是乐视,此前腾讯视频跟其他电视厂商也达成过相关的合作。
同时,刘步尘指出,此次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达成合作,侧面也反映出目前乐视网内容资源的匮乏。“毕竟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前,乐视网可是一直以自己内容强大宣称的,乐视电视也一直以乐视网的资源作为一个重要的卖点,由此可见乐视网如今的窘境。”
由此可见,或许是因为乐视系一直负面缠身的原因,这次与腾讯的合作利好程度被过度放大了。虽然,二者合作可能会对乐视电视的销量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绝达不到重返巅峰的地步。毕竟现在限制乐视电视销量的主要原因,绝不是内容,而是乐视这两个字背后的因素。
这一滴水,可能也落不到乐视身上
除了合作本身之外,我们还需要注意的是,此次与腾讯合作的新乐视智家很有可能即将不属于乐视了。
4月3日晚间,乐视网对深交所问询函的相关回复中,有这样一句说明:公司在与金融机构等借款方融资过程中,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股权质押,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将面临可能失去新乐视智家实际控制权的风险。
也就是说,一旦资不抵债,新乐视智家的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将取代乐视网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这家位于天津的企业,正是乐视前任董事长孙宏斌旗下公司,这也就意味着融创系将会就此拿下新乐视智家。
此前,在3月25日的融创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就曾表示融创主要投资的是乐视系三个板块,乐视网、新乐视智家以及乐视影业。其中,孙宏斌透露乐视网目前早已资不抵债,几乎没有抢救的必要。其也为乐视网设定了三条退路,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以及退市。由此可见,孙宏斌对于乐视网早已心灰意冷。
不过,对于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孙宏斌认为还能再抢救一下。据透露,乐创文娱下一步还会增资,目前有不少感兴趣的投资者愿意给融创捧场。而新乐视智家也正在推进融资,据消息称腾讯正在与其接触。如果二者真的在资本层面达成合作,那么对于新乐视智家来说才是真正的久旱逢甘霖吧。但是,目前乐视新智家绝对算不上一个优质资产,腾讯愿不愿意趟这趟浑水,还真不好说。
另外,新乐视智家的“改姓”似乎已经注定。随着CEO张志伟“休假”消息的曝光,外界对于新乐视智家的去向也开始有了多种猜测。
对于外界关于张志伟离职的传闻,刘步尘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回归六个月以来张志伟并没能取得像样的成绩,乐视电视的销量没有任何增长,没有取得成绩也让其倍感失望;二是他本身参与了乐视网和腾讯的合作,对于接下来新乐视智家的“改姓”内幕肯定相当清楚。而不管是姓腾讯还是融创接盘,他的出局都成了必然,所以与其被动出局,不如主动辞职。
结束语
如今,乐视影业已经改姓融创(天津嘉睿持有40.75%的股权),新乐视智家或许也将被孙宏斌收入囊中。对于剩下的乐视网,孙宏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他更不想让手中的乐视影业和新乐视智家与乐视网扯上任何关系。
对于乐视网的未来,刘步尘表示:“孙宏斌的分析并没有错,而且退市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结果。”现在,白花了150亿的孙宏斌想要反掣贾跃亭,不过目前孙宏斌的手中并没有太多的筹码。“所以,乐视网退市就成了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最大打击的方法。”
至于乐视网及其投资者们想要自救,恐怕就只能希望贾跃亭“下周回国”了。毕竟,这个结无论是孙宏斌还是腾讯,都碰不了。

4月3日,雷军头条号下的几条留言引发关注。
有人在小米董事长雷军的头条号下留言称“放弃自己的员工,就地解散河南团队,怎么想的?”,“昨天还在为你的事业奋斗的兄弟姐妹们,今天领到的就是一纸辞退书,考虑过这么多人的感受么?”
随后有消息报道称,小米于3月30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该团队40多名员工中,大约80%的员工遭到辞退,其中包括部分刚刚递交转正申请的员工。
不过,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是有部分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但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据小米方面统计,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
河南营销团队23名员工被辞
据报道,2018年3月29号晚上5点多,有多名小米河南员工收到一条来自小米部门主管的工作通知,要求他们于3月30日赶到郑州办事处开会,会议主题是“月度会议和人才盘点”。30号赶到郑州后,他们被分别叫进办公室,签署了一份“离职协议”,协议给他们每个人提出了赔偿金额。
“我们29号晚上收到通知开会,30号上午去开会就被辞退了,中间没有任何消息。”一名被辞退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据多名被辞员工向媒体介绍,他们于2017年10月前后,与小米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约,双方的合约将会终止于2020年。但2018年3月30号,这40余名员工中的30多位,突然就接到了小米的辞退信。根据一名被辞员工的说法,剩下的十几名员工,将放在第二批次被辞退,目前辞退消息还未到。
对此,小米方面向《证券日报》记者回复称,这是很正常的工作梳理流程。“我们去年对河南市场进行深耕,所以在河南划分了网格主管来进行正常的经营作业,而且经过我们考核部分员工通过了试用期转正了,他们给我们河南团队注入了新鲜血液,我们十分欢迎他们加入小米这个大家庭。但是很遗憾也有部分不符合我们要求的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我们感谢他们的付出并给出了补偿。”
此外,小米方面还强调,经过核实得知,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
小米还否认了河南团队解散,“目前,我们的河南团队不仅没有解散,而且相比去年之前队伍更庞大,我们在河南的市场渗透也比去年之前更深更广。我们始终欢迎有识之士加入小米,目前小米的业务拓展十分迅速,我们还需要大量优秀的人才。”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称。
大会战时大量招人开店
尽管小米宣称被辞人员系考核未达到转正要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小米此番风波缘起,要倒带回2017年7月份开始的“河南大会战”。
去年8月底,雷军到河南各地走访,引发了颇多关注。
雷军此次走访,还宣布了小米已经开启了河南大会战。雷军此前表示,小米要做的是新零售,因为电商只占商品零售总额的10%,到今天为止90%的人买东西还是在线下买。
有分析指出,小米提出的新零售模式,从根本上采用了OPPO、vivo的线下体系,和OV类似,现阶段小米线下体系的建设分为五个层级,分别是小米之家旗舰店、小米之家、小米之家专卖店、县级授权店和小米小店。其中小米之家旗舰店已经在深圳万象城开始试营业,小米之家专卖店是以共建联营的形式由小米来输出管理,县级授权店是合作伙伴建设运营小米之家的形式,小米小店则是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让米粉和用户加入其中,用于覆盖县乡市场以实现产品和口碑传播。
在小米的规划中,每一个县都会设立小米之家,而在每一个乡镇将开设小米小店。目前以河南为试点,划分为150个网格,每一个乡镇都要开设小米小店。
2017年9月份,小米在河南成立了一个线下代理团队,试图通过网格化管理销售经营。被辞员工称,小米分三批招募了40多名员工,招聘活动一直持续到10月底结束。“当初是河南大会战,所有人听到消息都争相加入了小米团队,半年转正期,结果转正前就被辞掉了。”
“由于大会战当时大量招人开店,我听到的情况是现在网格主管这一层级有裁员,我们是市区一级,没受影响,他们是面向县乡客户。”有小米在河南地区的核心客户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线下渠道是场硬仗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认为,这是小米线下渠道改革在经过半年实践后,觉得层级设置不太合理,需要调整优化。“毕竟小米做线下渠道,很多事情都要改革,还要尝试创新。作为试点,所有事情都是从河南先开始。”
据了解,河南的小米小店现在已经达到了1万多家。
“小米在河南快速布局线下渠道的时候设立了网格主管、城市经理的服务体系,但布局结束后,目前看,从网格主管到城市经理再往上面的信息反馈有效性变差了。为了信息反馈得及时,客户服务的提升,就将整个体系清减了,变得更加有效率。实际上就是将网格主管这个层面取消,现在就用城市经理这个层面直接服务客户。”有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如果最终小米河南地区全部取消网格主管,说明现实情况与当初设想有差距。
线下市场对从线上转线下的小米来说是场硬仗,新零售更是助力其IPO的时髦概念,可以说,这是一场小米只能胜不能败的硬仗。对于其竞争对手OPPO和vivo铁板一块的线下渠道,目前还没有看到小米能撬动的迹象。
有分析指出,目前看来,无论是出货量主要是低端红米手机的手机产品线还是小米生态链中的其它产品,单台利润都不足够支撑起线下渠道的巨大投入,因此小米的新零售,缺少了最根本的高利润的硬件产品来支撑,由此看来,小米的新零售还有一段路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