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在一个深邃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一颗石子,激起一圈圈涟漪,最后终究要趋于平静。这些年,乐视的湖中已多次投入巨石,最终都归于平静。今天,又有一颗石子被丢了进来。
1、老贾回来了?
4月8日下午3点,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以3.641亿元拍下广州市南沙区保税港区一块逾600亩的地块。
睿驰汽车是该地块的唯一竞拍方,拍卖时间不足5分钟,以底价拍得。今天拍卖的结局或许早已确定。
睿驰汽车成立于今年2月12日。背景看上去非常简单,主要人员三个,王志刚、丁大巍和吴黎,都没有在其他公司参控股和当高管的经历。
大股东只有一个,SMARTMOBILITYHOLDINGSLIMITED,100%控股睿驰汽车。这个大股东的背景看上去也很简单,在天眼查上能看到的资料就只有参股睿驰汽车这一件事。
怎么,又和贾跃亭扯上关系了呢?
SMARTMOBILITY在香港注册,自然要去香港企业注册处查查,资料显示这个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属于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原来的名称为FFHONGKongHoldingsLimitied,中文名称为法法汽车生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法汽车生态)。
这个法法汽车生态,是2017年3月3日成立的法法汽车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看到这里,能确认法法汽车跟睿驰汽车是兄弟公司了,大股东都是香港公司法法汽车生态。
然后来看看法法汽车法人:王佳伟。他的资料就比较多了,作为法人,有三家企业;作为股东,有11家企业;作为高管,有10家企业,我们截几个大家都比较熟悉他当高管的企业:
此前有媒体报道,贾跃亭曾将其持有的法拉第未来股权转让给了其外甥,其外甥名字音译为:JiaweiWang。
显然,这块地跟贾跃亭有关,虽然他没有回国。 2、他能不能拍这块地?
为何一向高调的贾跃亭,会如此隐密地介入这块地?众所周知,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均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如果一旦证实睿驰汽车幕后是贾跃亭,还能不能买这块地呢?
按照最高院的规定,被执行人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不得有以下消费行为:
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旅游、度假;
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据新浪财经报道,广州南沙开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南沙国土方面尚未拿到睿驰汽车的股权文件,“后续他们会提交材料,里面包括股权关系,现在我们还没拿到。他们一两天内会提交给我们,我们根据这些材料进行审核”。
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是否会影响土地出让结果?对此,该人士回复称,会对地块竞得人的不良记录进行审核,至于是否会影响出让结果,“具体要看公司提交的材料”。地块出让公示条件显示,“网上交易结束后,资格审核结果将在2018年4月12日前确认竞得人资格。”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等9部门曾联合发布《关于在招标投标活动中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通知》,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参加招投标活动,贾跃亭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因此不能直接或间接参与土地使用权竞拍。目前,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等情况尚未公布,该公司能否最终竞拍取得该地块仍有很大变数。
厉律师进一步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3、买这块地想干啥?
广州市南沙区当初公开挂牌出让这个地块时,除要求是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的企业、项目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美元外,还对项目进度作了诸多要求:
按照竞买规定,自土地移交之日起1个月内动工开发建设,24个月内建成投产。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
这意味着,贾跃亭归国造车的计划再加速。
据腾讯报道,睿驰汽车早在3月即于广州南沙区南沙金融大厦,租下9楼整层约1216平方米的办公室,每年租金加物业费不低于211.5万元。
此外,FF在三月份已经开始大规模招聘。其微信公众号已经连续推出了五期招聘启事,其中涉及北京、上海等200多个岗位。据腾讯财经报道,一位乐视汽车前员工表示,原乐视汽车有限公司目前在职的员工,已经全部被编编至FF中国旗下。FF位于美国加里福尼亚州汉福德市的工厂也在3月底正式开工。
从种种迹象来看,贾跃亭的造车计划似乎在中美两国全线铺开。 2
钱从何来?2018年2月13日,贾跃亭在FF第一届全球供应商大会上宣布,法拉第未来获得15亿美元融资,基本满足IPO之前的股权融资需求,并承诺在2018年底交付第一批量产车。香港商人李泽楷、印度塔塔、泰国石油均否认投资FF,FF真正的投资人一直不愿公开现身。
15亿美元融资,3亿多的买地钱,究竟是何方金主?最新的说法,金主或是许家印。
据腾讯《棱镜》报道,从接近恒大的两位消息人士处获悉,许家印亦或恒大集团此前与贾跃亭就FF投资事宜有过接触,同时并不排除许家印以个人名义投资FF,并帮助FF关联公司睿驰汽车在广州拿地的可能性。恒大方面对上述消息的回应同样值得玩味,一方面没有直接否认,一方面再三表示,“我们确实不太清楚这个事。”
“FF北京上海招聘全面启动,你准备好了吗?为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加入FFamily与我们一起砥砺前行。”FF招聘启事开篇写道。
对于老投资者来说,贾跃亭造车,承载着他们拿回投资的梦想。
贾跃亭,又要干一场大事?抑或,又是一场欲盖弥彰?恐怕需要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3月底苹果手机iOS系统升级,开通了快捷公交卡功能。不少苹果手机用户在搭乘公共交通系统出行时不用携带一卡通,就能凭“机”出行。但近日有乘客发现,搭乘公交车时竟然出现了苹果手机多扣钱的情况。
这名乘客说,前些天他在搭乘851路公交车时,上下车都刷了卡。随后在换乘939路公交车时,上车一刷手机,发现快捷交通卡里直接被扣了3元。这名乘客随后查询了自己的消费记录,他发现,在搭乘851路公交车时,上下车都刷了卡,但是下车刷卡时,并没有扣掉车费。
记者随后发现,使用快捷公交卡被多扣票款的情况并不是个案。有位乘客抱怨说,第一天他用苹果手机里的快捷公交卡搭乘公交车,下车的时候总是出现各种状况。“搭乘第一辆车的时候怎么刷也刷不上,后来终于看到系统扣了一块钱,就下车了。第二次用也是刷不上,刷了两次,直接扣了两块。”乘客表示,车费原本是一元钱,被多扣的一元钱实在没精力折腾了。还有乘客说,他为了图个方便,使了苹果快捷公交卡,结果两天里被多扣了票款。“上下车都刷了卡,记录里也有,为什么还会多扣钱?”
针对使用苹果快捷公交卡被多扣票款的情况,也有乘客分析说,可能是因为下车刷卡时没有成功,导致下次乘车时被多扣了票款。也有乘客在网上贴出自己被多扣票款的经历和消费记录,提醒其他乘客在使用苹果手机快捷公交卡支付时,一定要在下车刷卡的时候看看是否扣了款,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记者以乘客的身份拨打了市政交通一卡通的客服电话。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使用苹果手机快捷交通卡支付时,因为数据传输需要两三秒的时间,因此,使用时应该将手机贴在刷卡机上等待一会儿再拿开,避免数据没有传输过去。如果遇到多扣票款的情况,可以直接拨打客服热线去核实相关信息。此外,下车刷卡时,一定要错开司机换站操作。这是因为司机按下换站按钮时,如果乘客同时刷了一卡通,相当于重新上车刷卡,会被多扣全程的票款。

4月9日,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简称CITE2018)在深圳会展中心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博览会以“智领新生活慧享新时代”为主题,共设置9大特色展馆,从人工智能、新型显示、物联网等多领域,系统性地展示了电子信息产业的领先技术和产品。
作为彩电领域智慧生活的倡导者和引领者,TCL展区涵盖X/C/P系列产品展区、AI体验区、SmartHome体验区、私人影院体验区等,展出的产品包括春季新品X5原色量子点电视、C6新剧院电视、P5超薄新曲面电视,以及X6私人影院、C5都市蓝调电视等诸多精品。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